设置

关灯

第六千六百九十五章:吞火

    可要翻盘谈何容易?

    在鬼道的绝对力量面前,我们不过是四个渺小的人类,我的鬼道在这里完全没有用,至于六道业火别看我能够控制,但这只是法术裹挟,并非是运用它的内核,以它主动幻化出各式各样的攻击来攻击敌人,对方肯定是知道这点。

    仙山是熏香炉,香是至尊的六道记忆和气运,而焚烧一切的则是六道业火,现在唯有打六道业火的主意了,因为只有这东西才是可抗衡这器灵的存在。

    想到这,我深吸一口气,把手掌摊开,六道业火顷刻间就落入了我的手中!

    “你要干什么?”器灵凝眉问道。

    “当然是要自散修为回归一念,这总得给点时间吧?”我反问道。

    器灵看了一眼六道业火,眼睛半眯下来,它要是不打这六道业火的主意是不可能的,这东西是不灭之炎,又是将一切业力焚烧之火,我能够运用得如此纯熟,她要彻底干掉我必须绕过六道业火,可现在她肯定是做不到的,如果不是有海师兄和言师兄他们在,我在这里近乎于无敌。

    但现在却被逼近如此田地,不得不说对方算计太厉害,拥有了外婆的记忆,她也拥有了远超一般仙家的计算和预算能力。

    “一天……不是要挣扎一下么?”海师兄顿时是一脸无语。

    “师兄,没办法了!必须我先来……”我一边说着,另一只手却把之前外婆变出来的至尊娃娃从袖子里放了出来,那器灵看乐一眼这东西,瞳孔不由一缩:“你到底想干什么?这是六道传承,你难道以为用这业火来威胁我烧了六道传承,我就会让你们离开么?”

    “不行么?”我笑着问道。

    “呵呵,传承这等事物,不过是随着年岁历练而来,即便是你烧了它又与我何干?恐怕至尊经历这么漫长岁月转生回来,也有不亚于当年的六道道统传承了,而即便是弱一些又如何?不是还有鬼婆我么?你想要让我乖乖就范,可以歇了,烧吧。”器灵伸出手示意请我自便,竟毫不犹豫。

    “是么……不过,你真以为我是这么想的么?你且看看这是什么?”我暗道果然一般的方式是没法子了,不过我想的肯定不会是要少了这娃娃。

    很快,那六道娃娃从闭着双眼忽然间睁开了眼睛,这一幕,把器灵吓得脸色苍白起来,甚至双膝一软,甚至欲要五体投地,但她最终只是身体抖了下,就咬牙切齿的说道:“你敢控制六道至尊的传承!?但那又有什么用?难不成你还真以为把这传承祭出来,本尊就会倒头就拜,俯首称臣么?你这么做,只会是侮辱至尊!为仙不齿!”

    “那倒不至于,我还没那么天真,至于侮辱什么的,我想她或许更想给你个教训,而并非是觉得受到了侮辱,你且看好了。”我冷冷一笑,旋即直接控制着六道娃娃去接触这六道业火!

    “你!”器灵惊得眼睛都瞪大了,不过下一刻,那六道娃娃碰触业火的手并没有被点着,而是直接接触上了火焰,并且开始让这火焰噌的一声猛烈燃烧起来!

    “如何?你控制万千鬼物,我却只需要一个六道娃娃就够了!”我暗道果然赌对了!

    别看这六道娃娃只有巴掌大,但用鬼道的方式控制她来驱火,简直是厉害无比,那六道业火本就是她道统的一部分,此刻她就像是有了灵魂一般,我激活了她一道意识,立即让她把这些六道业火运用了起来!

    轰隆!

    一道道的流火疯狂往那器灵扑过去,就连那器灵都必须得后退避开,看的海师兄嘴巴都能塞下拳头了:“一天,你简直是太鬼马了!好玩多了,你怎么就想到这招的?”

    “这……这会不会不妥呀……那是不是至尊?你控制了至尊娃娃呀……”弃娘惊讶道。

    而这时候,言师兄却不知道什么时候醒过来了,还一巴掌拍开了海师兄的手,说道:“拎着我作甚?海老叔,你趁着我晕过去,要干什么?”

    “难不成还抱着你?”海师兄哭笑不得,但还是被兴奋冲昏了头,说道:“你赶紧看,一天逆风翻盘了!”

    “哦……嗯?”言师兄顿时回过神来,此刻,那至尊娃娃控制六道业火疯狂的烧掠这里的鬼物,无论是多大头的鬼兽,在她的红莲业火下都不过是大小不同的柴禾罢了,这和我的裹挟完全不同,而是赋予了六道火焰意识,它不但可以飞窜出去,还能引燃爆裂,这可比我的控制高明百倍!

    这些业火被分成了数百股,简直是如万剑爆发,一群鬼物被至尊娃娃引火斗得是不敢靠近,远远的等在外面,看器灵该怎么办。

    我当然不会等那器灵反应过来才准备脱离这轮回海,我还没胆子大得在对方主场造次,要知道那可是外婆级的器灵。

    心中一想到外婆,我心中万分悲哀,外婆怎么能给一个分魂吞了,我终究难以接受。

    “海师兄,我们快脱离!到了外面,她能控制的鬼物就不多了!”我急忙一边说着,一边顺道把言师兄拉起来,而弃娘也很快跟上,我们朝着海面极速飞行。

    至于至尊娃娃始终被我控制着,在后面不断的用业火攻击器灵和追逐过来的鬼物。

    那器灵却没有善罢甘休,一边避开这些业火,一边冷冷说道:“你以为靠控制至尊娃娃就能够控制了业火来应对这里的一切了么?却不想想,业火在这里怎么逗留了如此漫长岁月的!或者这里的鬼物没办法对付你,但却不代表本尊不行!”

    我倒吸一口冷气,海师兄这时候却还觉得吃瓜不嫌事大,说道:“一天,她说的不无道理呀,我们赶紧想办法,能解业火的办法,她肯定是知道的。”

    “我没有办法了!”我一脸无语的说道,言师兄轻哼一声,说道:“你信她忽悠,要是她能对付这业火,我把火吃了!”

    而这时候,海师兄看了一眼后方,扭头说道:“言阿肆……看来你该表演吞火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