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387章 1.276 大臣戮死(1/2)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视频广告!

    谓“矢在弦上,不可不发”。

    事已至此,骑虎难下。太傅杨彪,言中深意,不言自明:天子既已西去,党争可休矣。

    然王允却未置一语。

    天子既车驾出行,必走官道。且大河南岸,各处港津,皆为卫将军曹孟德所控。唯西出兖州,方有敖仓港,最为便利。料想。天子车驾,或入敖仓,或西行虎牢。

    甄都西距敖仓七百里。车行需二日。然盖海首舰,半日足矣。

    “太保,太保,太保……”曹党齐聚偏殿,急声呼唤。又唯恐惊扰,加重病情。谨小慎微,又心急如焚。生死一线,群龙无首。党争之害,尤胜前后两次,党锢之祸。轻则家破人亡,重则身死族灭。岂无焚心之急。

    功夫不负有心人。

    众人千呼万唤,曹太保终悠悠转醒。

    “太保安否?”便有心腹,榻下求问。

    曹太保,艰难开口:“速告我儿。”

    “喏。”另有心腹,急去传命。盖海腹中,亦有斗舰。赴贳泽水砦,旦夕可至。

    “船行何方?”曹太保又问。

    “正溯河而上。”心腹答曰。

    “天子……去矣。”曹太保口鼻血溢。又昏死过去。

    一众党羽,顿时手忙脚乱。

    “诸君少安。”便有心腹,厉声言道:“吴越相恶,尚能同舟而济。况你我党人乎?”

    谓“一语惊醒梦中人”。众人纷纷自醒。正当同仇敌忾,共度时艰。岂能自乱阵脚,不攻自破。

    “诸位,速去正殿。”位列九卿之心腹,正是前太尉,南阳樊陵。此人乃献计史侯,水淹南阳之罪魁祸首。后因罪免官,位居三公不足一月。沦为京师笑柄。更令家门蒙羞,声名直坠。追随朝廷东迁,自投曹嵩门下。谄媚侍主,甘为驱策。今又位列九卿。

    “时,大尉张颢、司徒樊陵、大鸿胪郭防、太仆曹陵、大司农冯方,并与宦竖相姻私,公行货赂”,“(樊陵)灵帝时,以谄事宦人为司徒”。以上诸人,皆出黄门。除冯方,今为蓟王外舅,另攀高枝外。余下诸人中老而不死者,皆委身曹嵩门下。

    另有如,前光禄勋伟璋、前长水校尉赵玹、前屯骑校尉盖升等,被蔡邕疏称“国蠹”之奸佞小人,亦纷纷来附,充填曹嵩羽翼。

    去年冬,十月。太史望气,言当有大臣戮死者。时甄下便起风闻。或言,乃应上公之争,王太师,曹太保之中,必有“戮死者”。

    如今再思。曹党如何能不,人心惶惶。

    盖海虽是曹孟德座舰。然王太师胜券在握。曹太保吐血昏厥。上公之争,高下立判。为家门老小计。此时,焉敢违命。

    贳泽水砦。

    月黑风高,群鸦惊夜。

    便有盖海斗舰,疾驰入营。送来曹太保口音。

    曹孟德,方知事大。

    主簿程昱,亦追悔莫及:“必是陈宫之谋。”

    “文若,岂能无觉。”曹孟德强压心头怒气。

    “明公,速去。”程昱当机立断:“迟恐不及。”

    “善!”曹孟德亦醒悟。车行一日,不过三百里。盖海昼夜三千里。论水运之便,远非车马可及。甄都至敖仓,足近七百里。至虎牢关,又多二十余里。毋论折向敖仓,亦或是直驱虎牢,足需二日。天子身娇体贵,岂能日夜兼程。如此,尚余一日,当可转圜。

    心念至此,生机一线。曹孟德当机立断,乘盖海斗舰,连夜出发。奔赴敖仓港。

    恭送斗舰远去,程昱一时杂陈五味:“文若当知也。”

    甄都,御史中丞,兼领甄都令荀彧府邸。

    因扼守甄都,兹事体大。故曹太保,未携荀彧,同游东流水上。自西门归府。荀彧便于后院,抚琴自娱。日暮,家中老小,出游归来。荀彧入室相见,依依惜别。

    忽闻盖海西去,并未同返。

    电光石火,荀彧已想通一切。

    翌日鸡鸣。曹孟德舟入雷泽卫将军水砦。快马入城,遣荀彧来见。

    主臣相见,无需多言。曹孟德开门见山:“不其侯伏完设谋,阳安长公主携六子一女,劫天子西去。文若以为,该当如何。”

    “卑不谋尊。”荀彧已有定计:“王太师既命盖海西去,其中必有深意。明公宜当同去。”

    “去往何处。”

    “滎阳敖仓。”

    “虎牢又当如何。”曹孟德又问。

    “虎牢关,为司州牧所辖。不若敖仓港,来去自由。”荀彧早已窥破:“吕布、陈宫伴驾。又岂愿分大功于黄琬。”

    古往今来,从龙、劝进之下,当属护驾大功。若能将天子,安然护入八关。吕布、陈宫,必受圣眷。更加助王太师总朝政。于党派之内,亦得重用。故必走水路,以全首功。

    曹孟德茅塞顿开,涣然冰释:“随我同行。”

    “敢不从命。”荀彧此时已知,天子西去,非出太师之意。若伏完一意孤行,天子亦蒙在鼓里。故暂消死志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刘备的日常》更新?安装爱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