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74章 番外【庹灵韵.那个脑残粉】23

    驻防之家就是专门给驻防的家属住的大院儿,存在驻地里面,环境一般般,都是集体装修的,满足基本住宿需求就行,想要有多奢华的装修,那是不可能的。

    庹灵韵完没有一点意见,她只是有些担心的看着绪泽,咬唇问道

    “那我的工作怎么办呀?”

    “我会给索菲亚打电话,先把那部驻防电影档期提前,其余的能推的就推,能延后的就延后。”

    与庹灵韵说着,绪泽带她进了一处居民楼,楼下几个堂客正在空地上带孩子,见着庹灵韵,一个个的站直了,死命盯着庹灵韵看,又不敢上前搭讪。

    其实关于绪泽和庹灵韵的关系,大概一直都是庹灵韵自认为的,绪泽对她的新鲜感过了,就会跟她分手拜拜了。

    但绪泽都已经把人带到驻防之家了,那肯定就是家属待遇了,等庹灵韵安顿下来没俩小时,几乎整个驻地都知道了,绪泽和庹灵韵要结婚了的事情。

    到了第二天早上,隔壁驻地也都得到了消息,不等庹灵韵起床,秦予希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庹灵韵的脑袋晕晕沉沉的应了她几句,就听得秦予希在电话那头问道

    “婚期定到什么时候?”

    “什么婚期?”

    她茫然的坐在床上,看着这套大约才80个平米大小的两居室,不知道秦予希到底在说些什么。

    在没有工作的时候,庹灵韵向来比较随性,所以一直是睡到自然醒的。

    刚刚她在被秦予希电话叫醒的时候,就在卧室里找了一圈儿绪泽,他已经去训练了。

    “虽说遇上这种糟心事,谁的心情都不会太好,但婚姻是大事,你和绪泽还是要早点把婚期定下来,索菲亚那边也好早些给你安排好假期。”

    手机那头,秦予希的声音有些叹息,她最近接了个大工程,hlw那边的一个大导演要来华夏拍一部具有华夏魔幻元素的电影。

    所以她这段时间,程都在忙这个角色特效造型的工作。

    等她知道庹灵韵收到断手一事的时候,已经是并着庹灵韵和绪泽的要结婚了,两个一起收到的消息了

    如今已经是俩孩子妈了的秦予希,完没有当年被屠寨时候的心理阴影,她的心态简直好到爆棚,笑着对庹灵韵说道

    “你说你拍了那么多恐怖片,怎么连只手都怕?我听子涵说,有人看到你昨天的脸,白得跟一张纸似的。”

    庹灵韵一只手拿着手机,手机开了免提,靠在床头,另一只手的手指在玩着肩头的发丝,对秦予希说道

    “我又不像你,予希姐你可是血浆导演钟爱的王牌特效化妆师,说不定就是因为这个,他们觉着吓唬不着你,所以才把那只手寄给我的呢。”

    “埃~~”

    秦予希在电话那头,拖了个长长的尾音,笑道

    “说不定还真是这样的。”

    然后,她嗔道

    “我跟你说东呢,你就跟我说西,我现在可不是在跟你说那只断手的事儿,我是问你和绪泽的婚期呢。”

    “哪儿来的婚期?”

    庹灵韵起身来,一边和秦予希煲电话粥,一边在这套两居室里走来走去,

    “我就一个戏子,绪泽什么人?我想都没想过。”

    这套两居室,应该是驻地分给绪泽的房子,装修属于简装,一个主卧一个侧卧,一个一点点大的洗手间和厨房,还有一个用来晒衣服的阳台。

    衣柜在卧室,里面就放了几件绪泽的换洗制服,他的便服都在庹灵韵的别墅里面了。

    看样子绪泽不经常住在这里,侧卧里堆满了一箱一箱的杂物,连床都没有,主卧倒是有床有被子,不过都是绪泽平日中午午休时候睡的。

    自从他和庹灵韵在一起后,除非晚上要忙到很晚,才会在这套房子里睡觉,否则都是回去睡的。

    “你呀你呀,总是这么没有自信。”

    秦予希被庹灵韵的这个不自信的态度气着了,不想跟庹灵韵废话,直接道

    “我就这么跟你说吧,你觉得一个驻防,特别是爬到绪泽这个位子上的驻防,有几个能在作风问题上,陪着你这么闹?你和绪泽今年的动静儿不小吧,甭管他是怎么跟你在一起的,我可以说,他这是陪上了身家性命在跟你闹绯闻,你呢?怎么着?几年之后拍拍屁股就想走人?你问过为你堵上名誉的绪泽吗?”

    她的话说得有点儿严厉,但是句句见血的戳在庹灵韵的心上,她愣住了,顺着秦予希的话想了想,的确,能有几个绪泽,陪着她这么闹?

    华夏是很注重驻防形象的,绪泽跟她的绯闻传得满天飞,如果他不能跟她结婚,明面上对他的影响真的很坏。

    说实话,如果她是领导,庹灵韵也不愿意用一个在作风问题上,闹得满城风雨的人。

    人们总是会觉得一个人的作风有问题,那么为人多少也会不可靠,绪泽先是和庹灵韵的绯闻传得网都是,后来又和庹灵韵公然出现在祈家。

    他如果不跟庹灵韵走到最后,甚至,跟庹灵韵来个恋爱长跑,就是谈那么十几年的恋爱不结婚,都是对自身形象不利的。

    挂了秦予希的电话,庹灵韵又一次因为认知上的问题,陷入了困顿。

    她蜷缩在客厅简陋的布沙发上,单手撑着额头,将落在脸颊上的长发给拨到了脑后,苦恼得不得了。

    也不知那个素山余孽的案子破了没有,她现在住在这个驻防之家里面,对绪泽的形象,又是很大的影响。

    所以等绪泽回来,要不要和他深入浅出的谈一谈?

    庹灵韵心中有些烦,拿出手机来开始看网上的新闻。

    她本来是想看她和绪泽的绯闻。

    结果发现网上也不知道是谁走漏了风声,网上铺天盖地都在传庹灵韵收到断手威胁的消息。

    甚至还有很多好事者,将当年的那宗屠寨惨案翻了出来,在网路上肆无忌惮的讨论着。

    他们各抒己见,关注的人一多,各自所站的角度就特别的刁钻,有的正常的人还好,对幸存者都是一种同情的态度,并表达了自己对侩子手的严厉谴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