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72章 番外【庹灵韵.那个脑残粉】21

    “灵子!”

    绪泽霍的起身,脸一下就白了,直接推开椅子,大步往外走。

    等绪泽带着两个驻防回到家的时候,别墅已经被安检围了。

    他板着脸一路走往家里走,一名安检跟在他的身边,一路向他汇报着情况。

    包裹里是一只人手,由一个男人送到了庹灵韵的别墅里。

    人手中还抓着一张纸条,纸条上是四个字。

    “什么叫做血债血还?”

    绪泽进了别墅,拧眉问安检,他女人是得罪谁了?还是疯狂的粉丝搞的恶作剧?

    恶作剧也么必要弄一只真手寄给庹灵韵吧?这行为已经称不上是疯狂了,而是变态所为!

    “我们初步估计,可能是十年前的界山寨屠寨一案的后续报复。”

    安检手里拿着一个证物袋,里面装着的,就是寄给庹灵韵的那只断手里,抓着的那张字条。

    绪泽看了一眼,这个“血债血偿”四个字下面,还有邻国文字写了一行小字。

    安检在他身边说道

    “这行小字的意思大概也是在说要血债血偿的意思。”

    “送包裹的人抓到了吗?”

    绪泽扫了这字条一眼,脸色铁青,血债血偿,当年庹灵韵经历的那一场惨无人道的屠寨,她作为幸存者,需要她偿还什么?

    “有眉目了,正在排查。”

    安检拧眉,当年界山寨的屠寨惨案,已经被编写进了安检学校的教科书,因为界山寨对于华夏国的特殊历史意义,也因为这场屠杀,几乎已经算得上是一场国宝保卫战了。

    所以每个从安检学校毕业的人,都知道这场屠杀,也知道庹灵韵就是这场屠杀下的幸存者。

    绪泽自从迷上庹灵韵之后,也让人给他调阅过当年界山寨屠寨一案的部卷宗。

    如果是有后续报复,估计就跟那个叫素山的邻国雇佣兵有关了。

    他直接进了客厅,左右望了一眼,问身边的安检,

    “人呢?”

    他的女人呢?

    安检为他的气势所慑,指了指后院,说道

    “我们正在给她录口供,根据程序,我们需要再详细的询问她一遍当年的屠杀案,所以”

    “卷宗上没有吗?”

    绪泽突然暴怒的转身,看着安检厉声道

    “你们是怎么从安检学校毕业的?还用得着重新问?”

    以前他没有和庹灵韵在一起,所以一直跟别人一样,觉得在媒体面前温柔大方,阳光开朗的庹灵韵,已经完没有了当年被屠寨的阴影。

    可是没有人知道,庹灵韵只要压力稍微大一些些,她就会整夜整夜的睡不着,就算是睡着了,也会被噩梦惊醒。

    她是这样努力的活着,似乎已将年少时经历的种种磨难忘却。

    可是绪泽知道,在庹灵韵的内心深处,她一直没有忘过。

    想起每当午夜,好好的睡在他身边的庹灵韵,会突然睁开眼睛,浑身僵硬抽搐,绪泽心中便是一阵阵的心痛。

    每每到了那个时候,绪泽才会发现,尽管他有权有势,但其实他什么也做不了,面对她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恐惧,绪泽连问都不敢问。

    因为她一直都在选择刻意的遗忘,忘掉被人端着枪,在后面追赶的可怕经历,忘掉深山中的那座寨子,曾被人血腥的屠寨。

    所以这些安检如今又在做什么?绪泽都不敢再次翻起庹灵韵内心的恐惧,这些安检凭什么?

    他穿着制服,怒气冲冲的走到后院,见到的便是他的女人双手抱膝,蜷缩在后院的藤椅里,面色苍白的叙述着当年。

    坐在庹灵韵对面的是一个年轻小安检,显然,刚刚从安检学校毕业没多久,问话的方式显得很直白而又残忍。

    “他们一共杀了几个人?”

    “这些被害人跟你都是什么关系?”

    “你还记得他们的脸吗?”

    “当时你多大?还对你做了别的什么吗?”

    “你为什么会活下来的?这些年有没有收到过类似的威胁?”

    问题一个接着一个,宛若炸弹一般,一颗一颗的丢在庹灵韵的身上,轰得她手脚冰凉,面色发白。

    她更紧的抱住了自己,视线下垂,浑身细颤着,开始回忆曾经的那一场屠杀。

    “我的身边有很多人,大家一开始只是在往山上爬,后来我听到身后有枪声,我怀里抱着一个孩子,偏头一看,叔公死在了我的身边,对,受害者里,其中一个是我的叔公,他推了我一把,血喷出来,溅了我半张脸”

    她说着的时候,伸手,摸了摸自己的脸颊,仿佛上面还有滚烫的血般。

    寨子里的人,多少都有些沾亲带故的,所以要问当年死的那些人,都是庹灵韵的什么人,大部分都是她的亲戚,远的近的,都是从小看着她长大的。

    她突然哭了起来,摇头哽咽道

    “我,我想拉住叔公,但我还抱着一个孩子,他就在我身边中了枪,我伸手去拽他,但是没有拽住,他就这么软软的从山上滚了下去我,我还看到很多人,都从我身边滚了下去,予希姐让我快跑,我就只能拼命的跑,我我我”

    绪泽大步过来,未等庹灵韵和那个小安检反应过来,他弯腰,将庹灵韵从藤椅上抱了起来。

    小安检并不认识来者是谁,他立即起身,冲绪泽怒道

    “你干什么?我正在问话!”

    “问你麻痹!!!”

    绪泽骂了一句粗话,死死的瞪了一眼那小安检,抱着庹灵韵转身走了。

    那小安检被绪泽的眼神吓了一跳,那双眼睛,简直跟一头凶神恶煞的狼一般。

    充满了威胁感。

    这一刻,小安检丝毫不怀疑,他若是当着绪泽把人带走,绪泽就该扑上来咬断他的脖子了。

    “我没事的。”

    庹灵韵被绪泽抱进了车子里,放在副驾驶座上,她的脸依旧苍白没有血色,整个人压根儿就没什么精神。

    男人替她系好安带,俯身在她上方却没有退离开去,只是伸手,摸了摸她的头顶,低声道

    “没事了,我在这里,以后不会再发生那些不好的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