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9 力挽狂澜

    祁子涵立即起身,将手里姑娘的衣服和猪皮鞋,放进了秦予希的背篓里,又掏了一叠钱放在了鞋子里,低声交代道:

    “我们要集合了,我先走了,你想买什么,自己去买。”

    “哎?你的衣服和鞋。”

    “送你了。”

    “啊?送我,不是送春……”

    秦予希的话还没说完,祁子涵就宛若一头猎豹般,冲进了林子。

    她不敢置信的低头看着背篓里放着的鞋和衣服,还有鞋子里的钱,这钱一块钱一张,足足有20块。

    这,这是来自一个差点儿被蛇咬死了的,兵哥的报恩吗?是这个意思吗?

    秦予希一脸的纠结,拿着鞋子里的钱,想了好久好久,她当然没那么清高,想着要把这个钱,充满了矫情的给人家退回去,她只是在想,她能用这20块钱,做点儿什么?

    明艳的阳光中,小小的屋檐下,秦予希起身,背上背篓,就去了集上的邮局。

    没错,邮局,华国邮局网店遍布天下,只要有人的地方,就有华国邮局,山中边民们,通个信,邮递个包裹什么的,集上的邮局网店都能办到。

    因为今天赶集,集上的人很多,很多山民都在这里寄信取包裹,秦予希到了邮局里,问了问现在邮送给包裹去帝都的价格,那营业员看了她一眼,递给了她一张单子,让她填写,18.8块。

    算是非常贵的了,现在的邮票都还才5分钱一张呢,一个省外包裹,18.8块钱,这是天价。

    肯定是集上的邮局乱喊的价。

    不过秦予希也懒得跟人讨价还价了,免得耽误了正事儿,她找来了桌面上免费的信纸,给帝都国际非物质文化保护组织写了一封英文信,言辞恳切的描述了这里的文化与即将到来的拆迁命运。

    因为国际非物的人,大多都是一些歪果仁,虽然在帝都,但很多人只怕都看不太明白中文。

    写好了英文信,秦予希便将她买来的竹筒水壶连同英文信一起,装进了邮局里的包裹,用中英两遍语言,填写好了单据上的地址,递给了邮局营业员,交了钱,背着背篓走出了集上邮局。

    从这个偏僻的深山里,发一份写给国际友人的邮件去帝都,也不知道要在路上漂泊多久,很有可能,根本就不会寄出去省,就会丢失在路上。

    所以秦予希选择了寄送竹筒水壶,这样在路上不太那么容易损坏。

    国际非物质文化保护组织,秦予希非常的熟悉,作为一个跟着剧组到处跑的特效化妆师,秦予希经常会在一些奇怪的犄角旮旯里,碰到非物的人。

    一来二去的就对这个组织熟悉了,也经常会感叹自己从小长大的地方,被随之而来的这场拆迁破坏得体无完肤。

    说起拆迁,倒也不是什么国家的政策,而是国内某大公司,与邻国某大公司一起合资,看中了这片秀丽的山水风光,而进行的大肆开发。

    美丽的吊脚楼被推平,土族寨子里的老人们被遣散,那些手工艺品便随着寨子的解散,渐渐无人再做。

    旅游区是被开发了起来,殊不知,山水风光是美,但山民们从古早遗留下来的非物质文化,更是美得惊心动魄。

    可惜在现在,这些在未来会绽放无上光辉的小玩意儿,被时下的年轻人,是如此的不屑一顾,甚至嫌弃进了尘埃里。

    秦予希想要力挽狂澜,凭自己这小小的蝴蝶翅膀,做些力所能及的事情,保住她的亿万家产!

    只是英文信和竹筒水壶是被寄了出去,秦予希却也没做过多的奢望,这个包裹能不能寄到非物组织的手里。

    她走出邮局的时候,想了想,还真是要等到去了省城之后再想办法,说不定省城也会有非物组织呢?

    如此一想,又是心宽,便也没将自己寄出去的这个竹筒水壶和英文信当成一回事儿。

    倒是盘算着,自己欠了祁子涵20块钱的事,到底该怎么还?

    她决定还是要给祁子涵做点儿什么,满足这20块钱巨款的物价。

    做些什么呢?秦予希一边想着,一边往集上刘聋子牛肉面馆走去,逛了一上午,她早就饿了,却是没看到那根,说好了只看一场录像的春妮回来,只有陈玉莲和六爷坐在背篓上等着她。

    “怎么买了这么些?”

    陈玉莲见秦予希走了过来,起身接过她背后的背篓,一看,全都是些土得掉渣的小玩意儿,还有一盏煤油灯,但是这样的煤油灯,她们家早已经有了。

    但一见秦予希那张充满了无辜的脸,陈玉莲虽然肉疼,却不忍责怪更多,只能说道:

    “算了算了,我予希心情不好,买些什么随你了,但是以后可不能这么随便乱花钱了,你看看你都买了些什么不中用的东西呀,六爷已经叫了三碗面我们就在外头吃。”

    刘聋子牛肉面馆的面,可是集上的唯一一家面馆,因为是唯一,所以每到赶集的时候,生意是相当的不错。

    像是此时,已经临近中午了,牛肉面馆里已是人头攒动,小小的面馆墙都是乌黑的,没有电扇也没有空调,个个都是汗流浃背的在等着吃面。

    像陈玉莲他们这样,等在外头,坐在背篓上的还有好几个人。

    秦予希也学着外婆坐在背篓上,等六爷去刘聋子那里取了面,端着面闻了闻,这是记忆中的味道。

    从此以后,无论她走过多少地方,吃过多少地方的面条,都没有刘聋子下的牛肉面那么的令人回味,那么的令人垂涎三尺。

    “明天庹桂花家杀猪,予希你想吃点儿什么?”

    陈玉莲一边吃面,一边询问秦予希的意见,寨子里哪户人家杀猪,对于整个寨子来说都是个大事,特别是帮了忙,去置办宴席的人,还能免费提点儿猪物什回去。

    将一碗牛肉面吃得干干净净的秦予希,端着空碗想了想,

    “猪皮吧,我想用猪皮做个面具。”

    祁子涵的20块钱,换一张国内顶级特效化妆师亲手操刀的猪皮面具,超值!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