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11 这叫艺术

    “真有你这样说的好,就好了。”

    陈玉莲充满了宠溺的捏了一把秦予希的鼻子,山里的姑娘皮肤就是好,陈玉莲50来岁了,那皮肤看起来都很嫩,人也不显老,秦予希充分遗传到了陈玉莲的优点,皮肤就算是脂粉未施,都好的过份。

    祖孙两人说笑着,到了深夜,秦予希跑到堂屋后面洗了澡,就直接滚回了卧室睡觉,这大山里,一到了晚上就有些凉意,不用开电扇,还得盖床被子,不然晚上会被冻醒。

    她一个人睡在床上,无聊的滚着,又翻了翻棉絮下面,扯出了一根稻草来,觉得甚是稀奇,想起来她这穷困潦倒的家里,根本就没有席梦思,棉絮下面都是铺的稻草。

    秦予希便是躺在宽大的古床上,玩着手里的稻草,想着今天发生的所有事情。

    人骨她倒是没在意,但是那个祁子涵兵哥哥,让她有些上心,怕是她的记忆产生了错乱的原因,她总觉得这个兵哥哥,跟20年后,要为她翻案的国际刑警有些相似。

    莫非就是一个人?

    想着想着,她就睡着了,一觉睡到第二天早上,秦予希照常起床洗脸刷牙吃早饭,还在堂屋里吃稀饭的时候,放在趣÷阁袋里的bb机,嗡嗡的响了。

    她一手拿着碗,一手去翻桌子上放着的趣÷阁袋,将bb机拿出来一看,又是与昨晚同样的一个座机号码。

    这一时半会儿的,秦予希也没得座机回过去,她便按了按bb机上面的历史消息,发现从今天早上开始,这同一个座机号码,给她打了三次bb机。

    是不是有什么急事啊?是她父母吗?但是她父母有急事找她,不会直接给寨子里打座机吗?寨子里的人可热心了,有人打电话过来,他们会立即来人帮忙叫陈玉莲接电话的。

    所以一直抓着她的bb机使劲儿call,是个什么鬼?

    连着这一个,对方已经call了她四五回!秦予希又不是对方肚子里的蛔虫,不知道对方想表达的是什么意思。

    然后…还来不及等秦予希细想,耳际就听到有人在篱笆外面,急匆匆的喊她,

    “予希,予希啊,你有电话,快点儿,快去接。”

    “谁啊?”

    秦予希擦着嘴打开了门,拿着bb机出了门,趴在木头的栏杆上一看,来喊她的是庹嫲嫲家的春妮,那个考上了大学的春妮。

    说起春妮,可真正儿是握了一手人生的好牌,大学毕业,拆迁后家里又有些钱财,不过最后被她及她的家人,把这一手好牌搅和得稀巴烂的。

    秦予希笑着走下了楼梯,自寨子拆迁后,她就没再见过春妮这个人了,她与春妮也没有什么新仇旧怨,只能说将来各自走的路不同,勉强算是多年未见,偶尔一见,甚是怀念的感觉。

    “我也不知道啊,是个男的。”

    春妮抿唇笑,她穿着与秦予希不同,典型的城里人装扮,短袖的体恤衫,牛仔裤子,见秦予希走下来,便道:

    “你怎么穿成这样儿啊,好土。”

    “挺好看的啊。”

    不觉得自己很土,反而觉得自己很有国际范儿的秦予希,在原地转了个圈圈,打开了篱笆上的木门走了出去,挂上了木门上的铁丝钩子,跟着春妮去了族长家。

    她外婆每天早上天不亮,做完了早饭后,就跟着六爷去山上砍柴放羊去了,六爷家养了些羊,还养了几条很凶残的猎狗。

    所以她家跟六爷家,就是没人,也不用上锁,只要有人想进陈玉莲和六爷的家,六爷院子里的猎狗就会冲出来裂出獠牙咬人。

    还真有人被咬过,不过这大山里来来去去就这么几户人家,除了东山驻军,也没什么新鲜人往寨子里来,所以六爷的猎狗,咬人的次数很少。

    “好看什么啊,现在城里人,谁会穿成这样啊?”

    春妮一路走,一路捂嘴笑话着秦予希,这土族的衣服,虽然绣的花好看,但是现在外头都不流行手工刺绣了,听说现在都是机器绣品,而且也没人穿这种民族服饰在镇上晃悠。

    秦予希这一身儿出去,跟个老婆婆一样,浑身都是股年代久远的韵味。

    “你不懂,这叫艺术。”

    不管春妮怎么笑话她,秦予希我行我素,她的审美观,与这个年代的人,有着很大的不同,说她土就土呗,她自己知道这是艺术就行了。

    艺术家,都是特立独行,不被世人理解滴!

    两人很快就走到了族长家里,电话就放在族长家的院子里,被族长当宝贝一样,盖了庙给这部橙黄色的座机。

    秦予希进去的时候,还与坐在院子里搓麻绳的族长打了声招呼,

    “族长好。”

    “哎,好。”

    族长叼着旱烟袋,穿着的也是土族衣服,头上抱着黑色的包巾,他的包巾比寨子里的其余人显得大一些,这是权威的象征。

    然后秦予希就走到小庙前面,拿起了案上供着的座机听筒。

    她原以为是什么重要的人物,于是跟着春妮一起过来,却是在接起了听筒的时候,发现对方已经挂断了。

    究竟是什么鬼?在现在这个手机还不发达的年代,打个电话多困难啊,真是几分钟都等不了,直接把电话挂了?

    秦予希有些怀疑对方的耐心,便也是将座机的听筒给放了回去,转过身来,刚想与一脸好奇望着她的春妮说话。

    此时手里的bb机又震动了,对方又在call她,同样的座机号码。

    这时,秦予希才是想起来,妈呀,这个座机号码她熟啊,不就是20年前,杜书墨租住的房子里的那台座机???因为爱得太过深刻,所以尽管过了20年,秦予希都还能想起来。

    也因为这段感情太过伤痛,很多东西,秦予希都在选择刻意的忘记。

    原本以为是别人,却是发现一直在call她的,是杜书墨的电话号码,秦予希皱了下眉头,低头站在原地,想了很久,没回座机。

    当年杜书墨做的决绝,怕她纠缠他,不光光换了邮箱企鹅号,还换了电话号码,一副与她断绝彻底的姿态,现在这个座机号码,在秦予希的记忆中,其实早就已经因为手机的普及,而打不通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