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9 我送你回去

    草丛中的那一截手臂,与现实中的那一根人骨画面交织着,让秦予希的内心产生了极大的恐惧。

    她的眼中,看见了祁子涵的脸,他就在一片黑暗里,从外面的自由世界里走进来,看着她,眼中充满了担忧。

    “祁…祁先生???”

    秦予希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又恍惚中觉得记忆产生了一丝错乱,她低下了头,晃了晃脑袋,20年后,唯一一个肯相信她没有杀人的人,就是那位国际刑警了。

    可是一个是国际刑警,一个却是东山驻军,这风牛马不相及的两个行业,是一个人吗?

    她充满了错乱与怀疑,祁子涵却是将她往身后一拨,宽慰道:

    “没事,你别怕,我看看这是什么?”

    说着,祁子涵就走了上去,就着依稀的月光,单膝蹲在地上,从腰侧悬挂着的军用包里拿出了一块干净的手帕,包起了那根人骨头,就着阳光,皱眉看道:

    “像是人的小腿骨,年头很长了,会不会是小动物,从坟地里刨出来的?”

    山里的土族人,一直以来都是土葬,界山那么大,乱七八糟的到处葬,有的人家屋后就是葬了先人的坟地,所以坟地离了土族人的寨子其实很近。

    也有一些动物,会爬进年久失修的坟地里,往外叼东西,但是叼出人骨来,秦予希长这么大,还是第一次见。

    她就着月光,看了看那根人骨,摇头,抖着声调道:

    “大概吧,晚上太黑了,看不清。”

    她不是专业的法医,所以就着月光看,根本不知道这根人腿骨是新鲜的还是年代久远的,但是身为特效化妆师,对于人体骨骼的研究,还是必须的功课。

    只是秦予希自身尚且一堆的麻烦,现在也无暇顾及其他,只能随意点了点头,心思就飘远了。

    “太晚了,这山上太黑,我送你回去。”

    祁子涵以为秦予希语气中的颤音,是因为害怕,他理解一个姑娘家大半夜的,在这种夜黑风高的地方,发现了人骨的恐惧,所以自然以为这个秦予希在害怕。

    而秦予希因为心中有些理不开的疑问,也没反对,只是点了点头,跟在祁子涵的身边,打算下山。

    实际上她从小在山里长大,胆子大的很,也没觉得这夜太黑,林太密的,有什么可怕的。

    看着祁子涵将腿骨用手帕包了起来,放进了身侧的小包里,她张了张嘴,黑布鞋踩着石头铺的小路,问道:

    “你要把这根腿骨带回去?”

    “回头看看,是哪家山民的祖坟被刨了,好还给人家。”

    身穿军装的祁子涵走在前面,替秦予希伸手挥开了小路边的茅草,然后待秦予希走下来,他又转身在前面带路。

    多亏了夜幕来临,遮掩了他脸上的紧张,但若是靠他太近,就会听见他那如雷一般鼓动的心跳。

    身后的秦予希跟着他,她没有再说话,他也不好再继续说下去。

    到了小溪边,祁子涵抬脚踩在一块石头上,转身,手指动了动,对身后跟着的秦予希说道:

    “小心,有水。”

    溪里自然有水的,秦予希抬脚跳上了溪中的一块石头,笑看了祁子涵一眼,问道: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回东山去?”

    他低头,转身去了另一块石头上,又回头看她,没说话。

    好吧,他们不熟。秦予希也没觉得有什么,直接踩在了前方的石头上,两人就这么一个在前面走,然后回头看她,一个跟在后面,慢慢的过了溪。

    过了溪之后,再走一段路,往下走一条小路,就到了秦予希外婆家的房子。

    前面的祁子涵停下了脚步,转头去看她,他的身侧有一片竹林,竹叶在风中哗哗的响着,

    “到了,我就送到这里了。”

    “哦,好。”

    秦予希点点头,擦过祁子涵的肩,往外婆的吊脚楼走,然后回头,澄澈的双眼,看着祁子涵,说道:

    “谢谢。”

    “不用谢。”

    祁子涵站在如勾的月光中,冲她笑了,笑容朗朗,透着一股干净与率性,然后看着她转过头去,背影没入了小路尽头,打开了院子的后门,回了家去。

    家中外婆点了灯,正坐在灯下纳鞋底,见她回来,才是皱眉问道:

    “怎得去了那么久?”

    “不小心在石头上睡着了。”

    秦予希在门边找到了电绳,拉开了电灯,对外婆说道:

    “外婆,以后到了晚上,把电灯打开,敞亮些,别点煤油灯了,都什么年代了。”

    这几年的政策好了,东山驻军点没少给他们这个寨子福利,不但给寨子里装了座机,虽然座机被族长霸在了自己家,还给寨子里家家户户拉了电线,电费也是驻军点给包了的。

    但是在大山里生活了一辈子的陈玉莲,心思非常的单纯,总觉得自己用了电,就是给国家添了麻烦,听说电费也很贵,所以轻易舍不得照电灯。

    而对于20年后的秦予希来说,这个观念就不太一样了,虽然寨子里的电费是驻军点承包了的,但是也不存在给国家添麻烦这样的想法,用点子电,就给国家添麻烦了啊?

    最多,等东山的驻军进寨子里来,多给他们点儿萝卜白菜和蛇药,不就扯平了?

    “哎,刺眼。”

    陈玉莲抠抠索索的,赶紧吹灭了桌上的煤油灯,将手里纳着的鞋底儿给放在了桌子上,起身,去了吊脚楼楼下的厨房,用托盘端了饭菜上来。

    吊脚楼都是木质的,现在寨子里的人,用的都是柴火烧饭,没可能将厨房设置在二楼,所以就在猪圈边上,盖了个单独的小屋子,用来当厨房,而秦予希家的猪圈,则堆了柴禾。

    陈玉莲踩着自己做的布鞋上了楼,脚步柔柔绵绵的,推开了木门进来,将饭菜放在桌子上,对秦予希说道:

    “你白天心情不好,就这么出去了,我心里头担心的很,又怕不让你去,你会发脾气,晚上迟迟不回来,我心想着,再不回,一会儿我得喊六爷一起,找找你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