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8 人的骨头

    此是深山,四下无人,秦予希仰面躺在了身后的大石头上,曲折一条腿,晃荡着另一条腿,手里把玩着黑色的bb机,想着这玩意儿哪儿来的?

    好像是她爸爸换了个手机,所以淘汰了下来送她的,前几年父母做生意,赚了些钱,所以买了个贼贵的手机,这玩意儿就给了秦予希,然后父母的厂子立马倒闭,家里至今还欠着几万块的外债。

    就是在此时,手里的bb机突然“滴滴”的响了起来,躺在石头上的秦予希觉得新鲜,看了眼bb机上的电话号码,有些熟悉,又想不起这是谁的座机号,反正不是她父母的呢。

    她爸妈的手机电话号码,从现在,到未来20年后,都不会换,所以好记的很。

    那,也不急着回吧。

    于是秦予希弯了弯唇,侧身打了个呵欠,将bb机放在身侧,躺在大石头上,晒着太阳,吹着山风,昏昏欲睡。

    同一时间,省城的一家大户型出租房里,画了一通宵设计图的杜书墨皱着眉头,站在座机边上,等了很久很久,都没有等到秦予希的电话回复过来。

    他心中不禁有些不耐烦了,仿若这才是想起来,秦予希似乎已经有好几天没与他说过话了。

    以前那个每天都要给他打个电话,回穷乡僻壤的山里之前,千叮咛万嘱咐,一定要联系她,每次他call她,都会极速回个电话过来,每一次电话,都要缠着他吧啦吧啦的女孩儿,这几天转性子了?

    有同样熬了通宵的朋友,从杜书墨的身边走过,然后杜书墨拉住了身边这位合租的朋友,一边等着秦予希的电话,一边闲聊道:

    “江枫怎么了?听说都回来好几天了,几年没见,怎么也不出来找我们玩儿?”

    江枫是他们一个镇上的同学,与杜书墨秦予希都熟悉,特别是杜书墨,从小学开始,初中、高中都与江枫同班,不过杜书墨后来去了省城读大学,江枫则因为父母的生意扩大,去了省城,最后出了国。

    听说江枫最近才是回来,但一个旧友都没联系,要不是杜书洁一直暗恋江枫,一直在关注江枫的消息,估计杜书墨和他的这群朋友,都不知道江枫回国了的事。

    “忙吧,你也知道,他刚回国,在国外的时候,他那老子就禁止他与国内联系。”

    “可他现在,也禁止与外界联系?而且他注册了邮箱,我要关联他,他竟然没反应。”

    杜书墨有些不懂了,他还想问问江枫,关于出国的事儿呢。

    禁止与外界联系,杜书墨想得通,江枫家里有钱,他家家风严格,还在镇上的时候,他父母就不允许他随意乱交朋友。

    怎么这么大了,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大家都陆陆续续的到了省城打拼,江枫的父母还是这样?

    然后说起电子邮箱的事情,他们这群朋友,从小玩大的,到了省城,接触了计算机后,都赶时髦弄了个电子邮箱互相关联,听说江枫在国外早就有了电子邮箱,但回国后,谁都没联系,也没关联邮箱……这个杜书墨就有些想不通了。

    “我听你妹妹杜书洁说,江枫这几天都在南大门桥下打球,每天下午都打,要不一会儿我们直接过去吧。”

    有个男人,也是和杜书墨一起合租的朋友,他们大多同一年毕业,一起来省城打拼创业,这男人理着那种时下相当流行的娃娃头,头一偏,对杜书墨说道:

    “以前他跟你感情不错,没准儿是不知道你的邮箱,别想太多。”

    杜书墨淡然点头,他当然不想太多,他得天独厚,女朋友又黏糊,他是大学生,他毕业时,各门学业优秀,老师评价良好,前途无量,想那么多做什么?

    这边同样没有想太多的秦予希,却是直接躺在石头上,晒着下午西下的太阳睡着了,完全忘记了要给bb机上的电话号码回电话的事儿。

    大山中,下午的风带着些许的凉意,山风吹着山上的树木,不知道睡了多久的秦予希,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然后坐起身来,双手撑在石头上,昂头,任凭山风卷着她的长发。

    她则看着脚下潺潺的溪水,看着落入东山的那一轮红色的落日,静静的发呆。

    许久之后,秦予希才是想起来,自己在睡着之前,好像是要去找小时候发现的那一处山洞一汪泉水……

    于是秦予希又背起了画夹,跨上了趣÷阁袋,捡起bb机往趣÷阁袋里随意一丢,抬脚就在山林中搜寻了起来。

    树枝繁茂,林荫密布,她走走停停,然后有些累了,就坐在了一处嶙峋的石头上,想着差不多得趁着天黑之前下山了。

    实际上,她从小在山中长大,闭着眼睛都能下山,只是此时是盛夏,山中蛇虫鼠蚁不少,天黑了之后,这些动物频繁出没,最好不要离开小路太远,而且她迟迟不归,外婆会担心她是不是又想不开,跑到山中去自杀了。

    如是想着,秦予希眼睛一瞟,见着草丛中一只动物蹿了出来,她便捡起地上的树枝顺手打了过去,那动物叫了一声,丢下一截白白的骨头,极速跑了。

    “啊!!!”

    秦予希瞧着那截被丢在草丛中的白骨头,脑中迅速闪过自己在20年后,从草丛中拽出了一截人臂的场景,吓得闭上了眼睛,尖叫一声,往后极速退了好几步。

    却是撞上了一人,她猛的回头,惊魂未定的冲身后的人打道:

    “啊,走开,走开!”

    “别怕,别怕。”

    沉沉的,带着些许稳定人心的稳重,秦予希撞上的男人,伸手,握住了秦予希打过来的拳头,解释道:

    “我是祁子涵,祁子涵,东山上的驻军。”

    “祁…子涵。”

    秦予希浑身都在冒着冷汗,双手被男人握住,她摇头,情绪上有些激动,语气就急了,

    “人,人的骨头,人的骨头……”

    夜色如水的林中,月光穿过树叶,依稀照在了秦予希的脸上,她抬头,脸上的表情是惊恐的,不是因为看见人的骨头,而是想起了她上辈子的遭遇。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