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7 祁子涵

    “我不难过呢,大学能上很好,不上,也是挺好的,多出来几年,多工作几年,也少给家里添些负担。”

    秦予希笑得宽心,她真没觉得自己考不上大学,就该在家要死要活的,上辈子她也只是在家哭了几天,就收拾东西去了省城。

    复读,对她们家来说,经济压力也不小,再供一年,如果又没考上,岂不是又浪费了一年的好时光?

    所以关于这些炫耀这些隐隐的嘲弄,秦予希觉得,也不必因为庹桂花的几句话,而心理难受,这时代早已在大山之外变了,大学并不是一扇龙门,不一定上了大学,才会成龙成凤。

    像她,如果能进个化妆学校,走上辈子的老路,也挺好的。

    只是现在这个年代,有化妆学校吗?

    应该,也快有了吧。

    秦予希这样一说,便是目光深远了起来,她径自想着自己的事情,旁人就以为她被庹桂花的炫耀给刺激到了,那庹桂花满脸都是不赞同,又带着些隐隐满意的神情,正待以一个胜利者的姿态安慰秦予希几句。

    溪边的祁子涵就皱了眉头,开口道:

    “复读三年才考上大学,这人的智商也是让人捉急,还不如不考了,反正外面的世界海阔天空,人生要飞黄腾达,也不一定非得上大学。”

    “就是,我们涵哥就挺好的,年纪轻轻独当一面,不也没上过大学吗?”

    有个兵哥附和着祁子涵,见秦予希站在小路上,回过了头来,便是宛若推销般,拍着胸脯又说道:

    “不是我夸,我们涵哥在队里,各项体能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那片原始密林里,窜来窜去的,猛如虎,捷如豹,今后肯定能升上去。”

    哦…秦予希点点头,表示自己兴致缺缺不想购买,然后看了那个面上有些羞意的涵哥一眼,又回头去看庹桂花。

    庹桂花被这几个兵哥讽刺了一顿,顿时脸上就有些不好看了,又不好找兵哥的麻烦,这年头看见个当兵的都怕,见秦予希看过来,便有些撒气的意思,瞪眼道:

    “虽然这话是没错,什么条条大路什么马的,但能考上大学,往后出来就是高人一等,予希,也不是嫲嫲说你,你要么还是准备复读,要么报个什么计算机班儿的,省城据说都有这个班儿了,以后需要大把会计算机的人才,打文件需要这个。”

    “嗯,我不用报,我会打字,也会打文件。”

    秦予希实在是不想在庹桂花身上浪费时间,风景如此之好,何必在这里叽叽歪歪,不如上山走走?

    她便是撇下了还待再说的庹桂花,背着画夹绕过了两位嫲嫲,直接往山上去了。

    那几个兵哥见秦予希已经走了,便也无心逗留在这里,三三两两的离开了溪水边,往东山走。

    庹桂花背着背篓,和同伴继续回家,一路上,颇是忿忿不平,

    “这个秦予希,可真是越大越爱说谎了,以前陈嫲嫲总说她家予希成绩多好多好,考个大学肯定没问题啊,这下自打脸了吧。”

    她的同伴姓吴,一脸宽慰,“理解一下吧,你也实在是太不会说话了,不知道予希从小脸皮薄,这下高考一落榜,天天在家哭,今天好不容易出来走走,你又何必在她面前,说你家春妮的事儿呢?”

    “我就是要说,过几天我家杀猪,还准备请客呢,明天我就到陈嫲嫲家里去请她。”

    庹桂花还在为兵哥刺她的事儿,心中愤怒,又道:

    “秦予希还说自己会计算机会打字??好假,这个孩子就是活得太骄傲,全给陈嫲嫲惯的。”

    如果说春妮在他们寨子里,是个还算长得周正的姑娘,秦予希就是这座寨子里的一道风景,从小到大,人人都说陈玉莲家的秦予希漂亮,她漂亮不在外表,而在内里,那是一种有气质的漂亮。

    年轻一辈儿的姑娘们,也是酸气的很,这寨花落难,谁不是准备在看秦予希的笑话,就秦予希躲在家里哭的三天时间里,她高考落榜的事儿,整座寨子,包括南下务工的年轻人们,全都传遍了。

    一座寨子才百来户人,虽然人口不多,但对于这些生活在这里一辈子的人来说,这就是一件天大的事儿了,估计能被人足足说上大半年!

    远去的几个兵哥,刚刚走到东山的山脚下,祁子涵便将手里买来的蛇药,往战友的怀里一递,道:

    “你们先回去,我还有点事儿。”

    “涵哥是去偷看那个秦予希?”

    有人脸上充满了戏谑的表情,众人开始起哄了起来,在驻地里,来自五湖四海,几乎所有的兵们,都知道祁子涵暗恋山脚下的一个姑娘,服役三年,每回只要到了寒暑假,祁子涵都要借着买蛇药的名义,隔三差五的往山下寨子里跑。

    要出驻地,其实不是那么的简单,每回出来的人数量有限,但是大家为了照顾到祁子涵的一片痴心,大多自愿让出外出名额,让祁子涵去山下寨子里买蛇药。

    只是祁子涵自己不承认,别人说他是去看秦予希,他偏要与人争辩一番,说自己就只是去买蛇药,但人家要他待在驻地里,不要在寒暑假期间下山,他又支支吾吾的不愿意了。

    “胡说什么呢?我真有事儿忘了!”

    祁子涵惯例不承认,撒丫子往回跑了,也不顾众人在背后笑他,他还年轻,初生牛犊,始终觉得臊得慌。

    而这边还在爬界山的秦予希,内心一片祥和,爬到了半山腰上,找了快石头坐下来,捶了捶腿,想起小时候,应当是在这片山上,有个小山洞,山洞里有一汪泉水来着的,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找到了?

    山风习习吹来,她抬手拢了拢脑后的长发,爬了半天的山,似乎有些出汗了,她低头,在自己的趣÷阁袋子里,开始翻找箍头发的皮筋。

    找着找着,就找到了一只bb机,哇,那真是新鲜了,秦予希已经很多年没看到过这个玩意儿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