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003 这不是要自杀是干嘛?

    听说这杜书墨一家人前两年才活动到市里去,在市里的根基也不深,怎么就对秦予希一副爱理不理的模样了?

    还说处了男女朋友,男朋友就这么对女朋友的?连女朋友考没考上大学,会不会去省城,他都不在乎?

    这陈玉莲心中也是个不能憋气的,她早年丧夫,一辈子争强好胜,唯独在外孙女儿身上,觉得憋屈外,还偏生不敢明说,这不就只能天天找她的邻居六爷诉苦。

    吊脚楼边树木葱郁,篱笆院外,是石头砌的台阶,弯弯曲曲的不太规整,却又透着股年代久远的蛮荒味儿。

    六爷是个人物,穿着土族的黑布衣裤,精神奕奕的站在离吧外面。

    他家的吊脚楼就跟陈玉莲家挨着的,中间隔了几颗树,顺着陈玉莲家门前的小路走过去,就是六爷的家。

    他跟陈玉莲做了半辈子邻居,自是跟陈玉莲一国,在陈玉莲絮絮叨叨数落杜书墨的时候,也是点头,不失时机道:

    “过两年啊,等予希再大一点儿,找个好的,不是我说,我真是觉得那杜书墨不行,随便什么男人呢,都比他好,以后予希找个有责任,有担当的,保管把予希当成掌上的一块豆腐捧着……”

    看样子,六爷是真的相当不喜欢杜书墨,在秦予希的记忆中,这个六爷自知道秦予希交了男朋友之后,三年来就一直在陈玉莲身边说这个事儿。

    不过秦予希当初只以为六爷权是看不惯杜书墨,所以故意这样说罢。

    后来发生的事情,也确实如六爷所预料的那般,杜书墨扛不住现实中的重重阻碍,抵挡不住都市生活的繁花似锦,渐渐的,心理上的阵线一崩溃,整个人的情绪便不太好了。

    在杜书墨的心中,曾经大概觉得还算合适的秦予希,在杜书墨的“真爱”出现之后,便变得格外厌烦讨嫌起来。

    所以这个六爷,别以为他在大山里活了一辈子,是个坐井观天的井底之蛙,实际上,他看人十分的精准。

    秦予希想想,关于这个六爷的结局是怎么样的?不太清晰的记忆中,六爷不久之后,会突然失踪,不知去向,然后一直到20年后,世事经过诸多变迁,六爷都不曾再在秦予希的记忆片段中出现过了。

    是死了,还是怎么了?秦予希也不知道。

    屋子里,秦予希听着外婆和六爷的日常唠叨,脑子渐渐的从混沌状态清醒,她赤脚,穿着件布睡裙,披头散发的走到了镜子前。

    二十年前的睡裙,款式上有些老气横秋的,不过秦予希一直喜欢浅淡的花色,所以看着也不碍眼,还相当的怀旧。

    然后秦予希伸出手指,轻轻的摸着镜子里自己的脸,看着脸上还带着些许稚气的自己,心中总算是有了点安慰。

    还好,年轻就是资本,皮肤水润白皙,没有雀斑,长发光泽饱满,没有经过后来的各种烫染等化学伤害,现在刚刚高中毕业的她,活脱脱一个元气美少女啊!

    然后秦予希打开了桌子上放着的一个雕花木盒子,拿出了自己仅有的一盒面霜,一支眉趣÷阁,一管口红看了看,都是特别特别廉价的那种。

    正常正常,自己这时候根本不会化妆,这些东西,都是表妹用过了送给她的,她在被杜书墨劈腿之前,根本就不会化妆,也根本不懂什么叫做化妆。

    秦予希又抬眼看了看镜子,不行,她摸了摸自己的眉毛,以她脑子里突然多出来的记忆来审视她的眉毛,秦予希无法忍受自己拥有这样两条粗壮的眉毛。

    她决定给自己修一修眉,然后干干净净清清爽爽的出去见外婆和六爷。

    但手边没有趁手的修眉刀啊,但这自然难不倒特效化妆师秦予希,就算是没有修眉刀,她用削铅趣÷阁的美工刀,也能使出修眉刀的效果来。

    然后秦予希就拿起了桌子上的美工刀,对着镜子给自己修眉,这时候她的眉是从来都没有修过的,所以修起来特别的随心所欲,对于什么样的眉型都能手到擒来的秦予希,相当满意自己的这一对眉毛。

    做化妆师做久了的人,其实很喜欢一些从没经过修饰的人脸,比如眉毛这东西,是越修越稀拉,秦予希在还没有接触化妆这一行的时候,在一次被人修眉的时候,削掉了左边半截眉毛。

    从此后,她的左边眉毛眉尾,就一直长得比右边眉毛的眉尾短与稀薄些。

    导致秦予希从此后一直离不开眉趣÷阁,一天不画眉,她的左右两边眉毛就不对称。

    但是现在可以重来了,至少在对于自己的眉毛上,秦予希少了那么一份遗憾,至于其他的只能慢慢梳理,这辈子,有错就改错,即将走错的路,就绝不能再踏上去,有遗憾的要弥补,即将发生的遗憾事情,她也绝不让它发生……

    秦予希拿着美工刀,三两下就给自己把左边的眉修了,特别的娴熟,然后满意的看了看自己的眉型,她要给自己修一个略显知性的眉毛,这眉毛修好了,整张脸也能变得小一些,精致一些。

    只是等她比对好了右边的眉毛,举着美工刀正准备对着右边的眉毛下刀时,卧室的木门突然打开了,陈玉莲站在门外,手里端着一碗青花瓷碗装的凉茶,“啪”一声,摔了碗,旋即尖叫着扑了上来抢秦予希手里的美工刀,

    “孩子,孩子,我的肝啊,你不能这么傻啊,你这一去了,你让外婆怎么活啊,我的肝啊,我的肝啊,你不能这样啊。”

    陈玉莲发了狂的大叫着,这秦予希被吓了一跳,瞧着外婆这架势,生怕外婆割到手,于是也急得抓紧了手里的刀,躲着她外婆来抢刀的手,叫喊道:

    “外婆,外婆你放手,这刀太锋利了,当心别把你割伤了,外婆!我没要干嘛,我能干嘛啊?咱们冷静点儿说话!”

    “六爷,六爷快点儿进来,六爷!!!”

    陈玉莲哪儿听秦予希的,她开门就看见秦予希拿着削铅趣÷阁的美工刀在自己的眼睛上比划,这不是要自杀是干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