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章 公子世无双

    有道是,强龙难压地头蛇。

    现如今的齐香,好说歹说,是红盟商会的副理事。

    加之背靠蒋沈韩杨四大豪族。

    她要在苏杭横着走,还真没几个人敢拦。

    足见个人威望之强盛。

    自然而然,应对今夜的变故,一番沉着冷静之后,她还真不带怕的。

    刚才的反常表现,主要归咎于宁轩辕来得太突然,太仓促,毫无准备的情况下,反倒忽略了自身的实力。

    “既然你要为周子扬那个废物报仇,那我就奉陪到底!”

    齐香双手揉脸,情绪百变,最后逐渐恢复以往的高冷。

    “咱家在苏杭,如今也算名门大户了,这个蚂蚁竟敢以下犯上,简直太放肆了。”

    齐海走近,语气倨傲道。

    齐香没搭理齐海,转而眸光泛起,冷视全场,“今夜的事情,谁敢传出半点风声,我割了他(她)的舌头。”

    毕竟事关重大,再者蒋钦都因此丧命当场。

    齐香不想继续闹得沸沸扬扬。

    故此,封锁消息,将局势控制在一定范围之内,才是首当其冲,最该做的事情。

    “送客。”

    多说无益。

    此时此刻的齐香,既没心思继续举办生日宴席,也不想让自己失态的行径,暴露于大庭广众之下。

    大手一挥,诸人不敢多留,连忙走出酒店。

    齐香则背对现场,灯光倾泻而落,从籍籍无名到不可一世的她,纵然遭遇今夜变故,为人气质,依旧高不可攀。

    也不知是季节反常,还是今夜着实邪门。

    灯光闪动,建筑华丽的酒店外。

    悠悠扬扬,漫天红叶。

    犹若天女散花。

    璀璨光束映衬,遮天蔽日,几近封人眼目。

    “竟然是枫叶,好美。”

    林若兰走出酒店,裹紧搭在臂弯上的紫色披肩,继而仰头面朝夜空。

    火红色的枫叶。

    胜似每天黄昏后的血日残阳。

    若是仔细感受,丝丝香气,既不刺鼻,也不是那种淡到不可闻的味道,很清爽,很令人迷恋。

    只是……

    九月的季节,钢铁环峙的繁华城市,哪来这么多红色枫叶?

    “若兰,你说轩辕这些年,都经历了什么?”

    林若兰来不及疑惑,一位今夜随行的同学周渔,环住她的手腕,小声问道。

    她蹙起好看的眉梢,摇了摇头。

    十年光阴。

    说长不长,说短不短。

    林若兰根本无从揣测宁轩辕的人生经历,只是,联想到先前发生在酒店的惊天变故,没来由,一阵心乱如麻。

    蒋家少公子。

    这位不可一世的蒋氏大少,竟然死了。

    而且,死在了她的老同学手里。

    “今晚的事情,闹得太大了,蒋家搞不好要发疯的。”

    周渔的善良建议,再次让林若兰心乱如麻。

    小小心思作祟,忆及少女时光,那个每每让自己浮想联翩的灿烂少年。

    似乎,经过这十年光阴洗礼,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了。

    有点不是滋味,有点怅然若失。

    “你还喜欢着他啊?都过去这么多年了。”

    周渔吐吐舌头,故作好奇道。

    林若兰翻了个白眼,没做声。

    “不过说实话,除了性格变了点,容貌当真英气散发,星目剑眉,公子如玉,说得就是他这种人吧?”

    周渔食指杵着下巴,呢喃自语道。

    “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

    林若兰用臂弯撞了撞周渔,心领神会道。

    “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很快,这姓宁的就会成为死人。”

    一直在忍受两女打闹的陈数看不下去了,免不了冷笑两声,泼冷水道。

    林若兰神情微变,食指收紧。

    两女的沉默,给了陈数继续侃侃而谈的自信。

    他环抱起双臂,语气生硬道,“你们要知道,姓宁的在今夜,得罪的都是些什么人?”

    “暂且不论蒋沈韩杨四大豪族,光是一个齐香,就够他头疼了,何况,这家伙还杀了蒋钦。”

    两年前周家的崩盘,迅速成就了以‘蒋沈韩杨’四大豪族为首的红盟商会。

    因为本身实力不俗,吸附了周家绝大多数产业之后,连带‘外戚’齐家,都跟着一飞冲天起来。

    苏杭虽地界广阔,导致本土势力,四分五裂,各占山头。

    但,谁也不敢,堂而皇之与红盟商会的任何一家撕破脸。

    而今的苏杭,严格来说,谈不上豪雄并起了。

    红盟商会距一举夺魁,成为当土霸主,只差半步之遥。

    于这一点,本土上流权贵,都心知肚明。

    “无论红盟商会,还是身兼红盟商会副理事的齐香,都不是这个姓宁的,能够招惹。”

    “他今夜如此鲁莽,开罪齐香,迟早会死无葬身之地。”

    陈数说到这里,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林若兰不服气,“红盟商会即使有朝一日在苏杭只手遮天了,也洗不掉,他们残害周家满门的罪行。”

    陈数不屑一笑,漫不经心道,“资本的积累,从来就是鲜血淋漓,苏杭本土谁都清楚周家是怎么死绝的,可,这又如何?”

    “谁给周家讨还公道过?到最后,还不是眼睁睁看着红盟商会,越做越大?”

    林若兰再次反呛,“轩辕这不是回来了吗?我相信,他会为子扬正名的。”

    “哈哈。”

    陈数仿佛听到了天大的笑话。

    他哆嗦着手指头,龇牙咧嘴道,“你别犯傻了,那家伙今天得罪齐香就注定活不长了,还期望姓宁的真能一挑五,硬刚红盟商会?”

    这下子,林若兰没话说了。

    她神色落寞的盯着陈数,心中却因为另外一件事,无比失望。

    不管怎么说,陈数也算周子扬曾经的同学,面对后者的悲惨人生,非但没有半点怜悯之情,甚至动不动就恶言嘲讽。

    其实,不止陈数,很多一批同学,在对待周子扬的事情,都变得令人寒心。

    “子扬都死了,你能不能给予死者,哪怕半点的尊重?!”林若兰苦涩道。

    “切。”

    陈数翻了个白眼,所谓话不投机半句多,摆了摆手中的车钥匙,他准备先行离去,“不论其他,我现在着实期待姓宁的那个小畜生,横死街头,无人收尸的惨烈画面啊。”

    “估摸着,会比周子扬更惨,哈哈。”

    抬脚两步。

    一道迎面而来的身影,徐徐接近。

    林若兰不明所以,周渔满头雾水,余下的几位同学,也好奇打量过去。

    “你不该如此称呼他,更不该侮辱他。”

    这是一位年轻男子,身材壮硕,气势凌厉。

    陈数愣在原地,“你是谁?这句话什么意思?”

    本尊正是袁术的年轻男子,上前几步,两手合十,眉眼高高上抬,同时语气敬畏到令人诧异,“这么多年,凡知道他是谁的人,都会尊称一句宁生。”

    宁生,意指宁先生,代表最高称谓,非名望之辈,万万担当不起。

    “什么乱七八糟的玩意?老子还有事,让开。”

    陈数顿感莫名其妙,只是,这个‘宁生’中的宁,让他略有不安。

    很奇怪的感觉。

    “倘若阁下觉得宁生过于拗口,您也可以称呼他为……将军!”

    “而非,简单粗暴得称他为姓宁的!”

    袁术垂下眉梢,眸光闪烁。

    急于离场的陈数,前脚刚迈出,猛然被这句话,惊得头皮发麻。

    同时,林若兰和周渔几人,也瞪大眼睛,满脸茫然。

    “你,你刚说什么,将,将军?”

    袁术微笑,“是的,宁轩辕,本国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四星将领!!!”

    陈数,“……”

    倘若此人说话属实,偌大的苏杭,谁是他宁轩辕的对手?

    谁又敢成为他的对手?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