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先扫墓,再选墓!

    五分钟之内,解释清楚。

    解释不清,送你上路!

    这句话,犹如死神宣判,吓得蒋钦连退好几步,反应之后,蒋钦深知失态,本想冷哼一声,挽回颜面。

    但,宁轩辕那双森寒眼神。

    硬是让蒋钦,头皮发麻。

    太恐怖了。

    实际上,被这句话吓到的,还有一直在故作镇定的齐香。

    她即使第一次和宁轩辕正面遭遇。

    可,对方无论是言行,还是举止,都清醒得提示着她,这个人,并不是言而无信之徒。

    他说得出来,就注定做得出来。

    嘶嘶!

    齐香预感局势不妙,原想摆个脸色,示意蒋钦先走为妙。

    奈何,视线一转。

    陡然发现,宁轩辕已经脱下左手上的腕表,并垂落眉梢,一言不发的盯着分针。

    “还有四分钟,该抓紧时间了。”宁轩辕‘友善’提醒道。

    一席言,云淡风轻,从容至极。

    这……

    蒋钦倒吸一口气,满面凉风。

    他在这一刻,真得被吓到了,这姓宁的,言行举止太容易摧毁任何人的心志了。

    也不知是迫于无奈,还是急于自保,蒋钦猛然抬头,看向齐香,“爱琴海是齐香转手给我蒋家的。”

    “你要说法,找她,与我蒋家无关。”

    齐香猛咬牙关,沉默不语。

    当下,局势复杂,宁轩辕单枪匹马的出现,更是让人摸不清底细。

    此刻,最好的选择是稳住对方,然后趁着有限的时间,抽调大批量人手增援。

    而,现场这批小部分安保,基本没能力控制宁轩辕。

    “他说是你转手的,请问,你哪来的资格,决定周家产业的归属?”

    宁轩辕正视向齐香,笑着问道。

    他的笑,很斯文。

    很儒雅。

    可,偏偏给人一股毛孔悚然的感触。

    齐香不傻,既然对方公开质问,就一定有备而来。

    关乎周家各种巨额产业的分赃,转手。

    宁轩辕未必会一头雾水,往极端方向推测,或许对方早就清楚了五家联手弄死周氏的阴谋诡计。

    时下看似多此一举的追究,更像是敲打各方。

    “且不管我是如何运作周家遗留下的产业,貌似,你也没资格过问吧?”

    “你充其量只是周子扬的朋友,而我,是他曾经的爱人,他全家死后,家族产业既然无人继承,我全盘接手,又有何妨!”

    终于,齐香给出了自己的答复。

    “不错,周子扬那个废物险些误了齐香小姐一生幸福,自取死路之后,留下巨额财产,算作补偿齐香小姐,怎么着也说得过去。”

    这次,跳出来的是陈数。

    他挺起腰杆,非常理直气壮道。

    不远处的蒋钦,也是频频点头,表示赞同。

    至于,周家筹建的爱琴海商厦。

    作为本土地标建筑,刚刚进入盈利阶段,为何就突然成为蒋家囊中之物,则被部分有心人忽视了。

    “两年来,从未祭奠过他一次的人,说拿走他生前巨额遗产,实属受之无愧,理所应当……”

    宁轩辕幽幽叹息,他忽然发现,这人性之凉薄,真是,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你遇不到。

    齐香再次陷入沉默。

    不过,相较于先前的故作镇定,此刻的她,既是愤怒不堪,又是满面尴尬,甚至带着点窘迫。

    实际上,她岂止不曾祭奠过周子扬。

    公开场合嘲笑那个人死不足惜,已,不下数次。

    “我回来之前,曾打算,一次性将你们杀尽。”

    宁轩辕抬起右手,将腕表,再次穿戴整齐。

    他就这么慢慢动作。

    几十双目光紧随而至。

    “现在想想,就这么杀了你们,是不是太仁慈了?子扬被你们玷污,羞辱长达两年之久,以致于死后都不得安宁。”

    今夜抵达君豪酒店,并无其他额外打算。

    他只想提前了解一下。

    曾被周子扬深爱的女人,究竟长着何等貌美容颜,又究竟有着何等魅力,让周子扬连为她去死,都心甘情愿。

    听完宁轩辕这番话,齐香这张脸,顿时变得诡异至极。

    蒋钦则显得更为暴跳如雷。

    “周子扬的事,与我蒋家无关,你要寻仇,怕是找错了人,还有我蒋家不是软柿子,更不是周家那等窝囊废。”

    “动我蒋家之前,你先掂量掂量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

    宁轩辕抬头眉梢,认真解释道,“你领会错了,我的意思,不是动你蒋家,而是……你们五家。”

    蒋钦,“……”

    齐香,“……”

    众人,“……”

    这句话,一时半会让蒋钦无言以对。

    一挑五?

    须知,蒋沈韩杨在苏杭本土的地位,非常雄厚,尤其在联手齐家,组建‘红盟商会’之后,苏杭就没几个能与之抗衡的!

    不说只手遮天,做个当土一霸,绰绰有余。

    今天,竟然冒出位无名之辈,要以一挑五,动动蒋沈韩杨齐,五家根基。

    这是疯了吧?

    “简直天大笑话,你这样的宵小,有什么资格放出此等狂言?靠嘴吗?”

    蒋钦快要气疯了,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荒诞滑稽的事。

    奈何,宁轩辕心不在蒋钦。

    后者挪动步伐,凝视向齐香,“四个月之后,是子扬离逝三周年忌日,我希望,你们五家一起过去扫个墓。”

    此话一出。

    全场,死一般的宁寂。

    然而,更令人心惊肉跳的话,还在后面。

    宁轩辕略微停顿,继续道,“另外,顺便为你们自己挑下墓地,我会在那天,送你们走。”

    先扫墓,再选墓。

    然后,送你们一起上路?!

    这……

    一番提点和吩咐,让向来稳重的齐香,吓得两腿都在打颤。

    越是没有直白杀伤力的言语,组织起来,越能让人全身发毛。

    “今夜叨扰各位,宁某在此抱歉了,告辞。”

    之后,宁轩辕微微点头表示歉意,准备离场。

    不过,临近蒋钦的时候,宁轩辕还是抬起了掌心,是的,他一边走动,一边轻轻抬手。

    动作漫不经心,写意至极。

    最后,五指拂动。

    像是掸去桌面上的尘埃。

    倏然间,一根摆放在桌面上的银筷,闻风而起,几乎于千钧一发之际,击穿蒋钦的喉骨,这次,是必杀技。

    “叫人来收尸。”

    轰!

    银筷炸裂,四面切割,当场就断送了蒋钦的性命。

    刹那之间。

    所有人都被吓懵了。

    “蒋,蒋公子死了?”

    “他把蒋钦杀了?”

    刚刚还活蹦乱跳,颐气指使的蒋家少公子,就这么如同朽木,坍塌下去。

    蹬蹬蹬!

    远在数十米之外,眼睁睁目睹蒋钦被杀的齐香,险些栽倒在地上。

    等她颤颤巍巍抬起右掌,一层粘稠的冷汗,布满掌心。

    “他明明能轻而易举杀了我的,但,没动手,这……”

    一干二净的死去,远没有担惊受怕,惶惶不可终日,来得毁人心志。

    当活着成为一种心理压力,往往最能折磨人。

    她,似乎有点明白。

    宁轩辕为什么不急着杀她了。

    “我,绝不会坐以待毙的!!!”

    许久,齐香紧咬红唇,眸光怨毒。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