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章 话太多,不好!

    一千万起价。

    四次追拍。

    硬生生以两亿成交。

    此刻,让热闹非凡的现场,陡然冷寂下来。

    淡定从容的宁轩辕。

    暴跳如雷的金科。

    脸色惨白,神情呆滞的陈数。

    以及满堂瞠目结舌的看客。

    这一幕幕众生相,无不让今夜,专属齐香的生日晚宴,注定了会成为一场闹剧。

    更关键的是,宁轩辕的突然出手,既招惹了金家少主金科,也让还没现身的齐香,颜面将失。

    “这家伙什么人啊?金科都惹。”

    “两亿拿走山河图,真的假的?”

    经过短暂回神,开始陆陆续续,响起一阵低声讨论。

    不过,金科人在现场,理应他来出头,无关人等保持沉默,是最好的选择。

    “两亿,呵呵,你当钱是纸,张嘴就来?”

    金科眯起双目,仔细审视着宁轩辕,眸底深处泛起缕缕杀意。

    “于我而言,钱和纸,其实并无区别。”

    万众瞩目之下,这位气势冲霄的年轻男人,仅是露出满嘴灿烂笑容,视线则依旧不与金科交汇。

    这是相当明显的信号。

    无异于告知大众,他宁轩辕从始至终,没将金家少公子金科,放在眼里!

    实际上,的确如此。

    金科被气笑了,“这么财大气粗,我倒是要瞧瞧,你凭什么如此有底气?”

    啪!

    他打了一道响指,身后的助理立马挺身而出。

    “这是我的财务经理,能够现场查账,敢不敢让金某人,掂量掂量您是如何的财大气粗?”

    金科说完,环顾一圈,继续施压,“也顺带让大家见识见识,您这位张嘴便是两亿的富人,如何金贵。”

    显然,金科在质疑宁轩辕的实力。

    宁轩辕倒也轻松,左手伸进口袋,拿出一张色泽泛黑的卡片,推向桌面,“这是十二国通行卡,请便。”

    “查。”金科下令道。

    与此同时公开威胁宁轩辕,“要是让我知道,你故弄玄虚,充当大尾巴狼,今天,就别想走出这家酒店。”

    然而,助理在第一时间拿到黑卡的时候,就预感事情不对劲。

    他双手捧着黑卡,呆了半天,愣是没动作。

    金科恼羞成怒,“废物,让你查账,你傻站着做什么?”

    “少,少爷,这是大紫,紫荆花特制卡种,非权既官……”

    “什么玩意?”金科不耐烦道。

    助理留了个心眼,凑近金科耳边,小声嘀咕半晌。

    一度气焰嚣张,威风凛凛的金科,在这短短时间,表情以肉眼看见的速度产生变化,先是不屑,而后惊疑不定,旋即逐次发青。

    最后,带着一丝呆滞,愣在原地。

    哗!

    相较于开始疑神疑鬼的金科,迎众人,有条不紊缓慢冲茶的宁轩辕,再次让无数人心惊肉跳。

    这气势,可谓会当凌绝顶。

    尤其是正对面的陈数,此刻连注视宁轩辕的勇气,都消失得一干二净。

    十年不见。

    这家伙,到底以什么样的身份,回到了这片故土?

    最核心的问题是,此人和周子扬关系莫逆,形同兄弟,齐香联合外人害得周家如此悲惨,这……

    “惹我金家,天王老子来了也要跪下道歉。”

    金科则不愿善罢甘休,纵然估测出宁轩辕来历不简单。

    宁轩辕笑着站起身,腰杆挺拔,犹如巍巍山岳。

    “在苏杭,没人敢惹我金家,今天你让我金科连带家族,门威丧失,容颜大损,不付出点代价,本土居民还以为金家都沦落为谁都能捏一把的软柿子了。”

    既然事情闹到了这个地步,也顾不上什么面子。

    金科大手一挥,杀气腾腾。

    “这挂山河图的真正主人,诸位想必也心知肚明,齐香没资格转手,更没资格决定它的归属。”

    “既是如此,你金家最好避嫌,有些东西拿起来烫手便算了,就怕招惹来灭顶之灾。”

    宁轩辕仰起头,正厅二楼栏杆处,有一道靓影静立。

    她五官清秀,眸光纯澈,两眼眉心位置的一颗美人痣,更是恰到好处的点缀出,她的无上风情。

    虽没夸张到足够称之为绝色佳人。

    但,这等风姿,以美女自居,绰绰有余了。

    “齐小姐,是齐小姐出现了。”

    “哎,今夜本来是齐小姐的生日晚会,理应皆大欢喜,不曾想闹出这么大幺蛾子,这莫名其妙的家伙,怕是存心找事。”

    美人蹙眉,高高在上。

    宁轩辕则两手负后,与齐香视线交汇,不动如山。

    这一幕画面,极其诡异,以致于金科都忘记了追责。

    良久,齐香带着疑惑,淡淡开口,“阁下的面相,让我好生熟悉,只是,一时半会想不起来了。”

    “他是周子扬那个废物的挚交好友,姓宁。”陈数果断站起来,解释道。

    提及‘周子扬’三个字,齐香的眉宇,明显泛起一抹厌憎。

    只是,考虑到现场人多,只能强行表现出淡定,从容的神态。

    不过,陈数的一番提点,倒是让齐香想起了什么琐碎的记忆。

    毕竟和周子扬在一起过。

    后者曾不止一次向她提及,某位姓宁的好兄弟,还许下承诺,待那宁兄衣锦还乡之日,必会引荐二人认识。

    “原来是那个人,过往无数次提及的宁哥啊?!”齐香微微点头,笑容含蓄。

    她避而不提‘周子扬’三个字,显而易见,时至今日,还是顾忌很深。

    也不知道是害怕什么,还是心有愧疚。

    “那个人好像说你,早年当兵去了,怎么,现在是退伍回来了?”齐香客气问道。

    哼!

    “想不到一事无成的废物怂包,也配有朋友?当真是好大的笑话。”

    不等宁轩辕开口,稍后回神的金科,终于摸清了前者的一些关系网。

    只是,一想到这位和自己针锋相对的年轻男子,竟与周子扬相交莫逆,不免笑容古怪起来。

    偌大苏杭,谁不知道,那就是个死不足惜的废物,孬种。

    “金某很好奇,你这么硬气的人,是怎么和周孬种,结成好朋友的?呵呵。”金科咧嘴,幸灾乐祸道。

    宁轩辕挪动步伐,正视向金科,“你好像话很多?”

    “怎么?我说错了什么?”

    金科扬起脑袋,容颜不屑道,“苏杭谁不知道周子扬死得窝囊?人尽皆知的笑柄罢了,还不许人议论了?”

    “话太多,不好!”

    宁轩辕垂下眉梢,随后左手两指并拢,几乎在电光火石间抄起近前桌面上的一根筷子。

    嗖!

    虚空微荡,一簇光芒背对宁轩辕,直逼金科。

    噗!

    等金科因为突然神经紧绷,从而导致全身毛孔悚然的时候,斜飞而至的筷子,当场穿空了他的喉骨。

    前后透光,鲜血逸散。

    “你,你……咳咳,咳。”

    这一幕发生得太快了。

    转眼间,身材魁梧的金科,已经捂着鲜血滴溅的喉骨,轰然倒落。

    嘶嘶!

    一众社会名流,囊括齐香,集体呆若木鸡。

    这家伙竟然在公开场合,伤害金家的少公子,不想活了吗?

    “十分钟之内送诊,还有得救。”

    齐香猛然低头的刹那,宁轩辕正巧施施然,靠桌坐下,且掏出一份名册,低头阅览。

    关乎金科重伤垂死的状况,竟毫不理会。

    齐香,“……”

    众人,“……”

    “这家伙,究竟什么人啊?”

    良久,冰冷死寂的现场,才发出一道道小声的议论。

    很细碎,很小心。

    生怕一不留神就招惹了这位,坐在前排,不动如山且惶惶如神魔降临的年轻男子。

    (本章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