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68章 落难凤凰不如鸡!

    记-住输-入-地-址:w-w-w.w-a-n-b-e-n-t-x-t.c-o-m

    .,

    这两天的国都。

    风起云涌。

    普通人层面,虽然还没捕捉到,那股涌动的暗流。

    但,凡是在国都拥有不俗地位的社会名流,均是在第一时间获悉了,尚未曝光出来的消息。

    譬如。

    一批老卒突然聚集,因为战功在身,每个人当初都是为家国做出巨大贡献的功臣,故此没人敢拦,也没人左右他们的决定。

    即便是王道,同样只能选择沉默。

    紧随其后。

    是王道的部分动作,传闻,这位国都新晋大红人,目前在游说,当年跟随过宁轩辕的一些旧部,尝试让这批人站出来,反参宁轩辕一本。

    而,重点自然是万岁军。

    这支队伍,当年乃宁轩辕的嫡系精军,非但能打,执行力也是强到可怕,当然,最受人忌惮的是,凝聚力。

    宁轩辕曾是万岁军的灵魂,力排众议,也是当之无愧的唯一信仰。

    他的一句话,能够凌驾于军令之上,说为他所用,并不为过。

    无外乎宁轩辕没什么歪心思裂土封疆,真要走那一步,八十万旧部,再凭借他的指挥能力,谁打的过?

    国都的气氛,之所以凝重到前无仅有的境地,其实,担忧的正是这一层次问题。

    话说回来,如今的宁轩辕固然有虎落平阳被犬欺的迹象,可,这个人在大是大非面前,比任何臣子都拎的清。

    家国情怀这东西,宁轩辕比谁都看得重。

    于这一点,王道都不敢否认。

    也正是因为,掐住宁轩辕唯一一条软肋,这位新晋白龙少主方才敢,有恃无恐的对万岁军动刀。

    同理。

    针对万岁军,不过是举手之劳。

    真正的核心目的,还是逼宁轩辕现身,只要一鼓作气抹杀这个人,方能进入新时代,并大刀阔斧的进行改革。

    说白了。

    一整条线的最终命脉,还是与宁轩辕捆绑一起。

    今天中午开始,国都气温骤寒,仿佛流窜在空中的冷风,都带着刀子,刮在脸上,阵阵森疼。

    大理寺监院。

    虽然名义上,挂了‘寺’字,其实,这里是审案判刑的地方,受理的犯人,则是颇具影响力或者不菲身份的存在。

    类似于军事法庭。

    前几天,陈少保正是由白龙军亲自羁押,随后丢进大理寺。

    这场神仙打架,任谁都清楚,但凡动了王道,或者宁轩辕任何一边的人,都要或多或少牵连出麻烦。

    如果有选择,谁也不想接这块烫手山芋。

    无奈大理寺金字招牌挂在那儿,王道没功夫另开高堂,含糊不清丢了两句话,就将人押在了这边。

    尚未受理。

    但,大理寺的气氛,已经凝重到前所未有的地步。

    这边的总负责人,也就是总监长沈千云,今个以事务繁忙为由,便独自一人缩在办公室里生闷气。

    本来不关自己的事儿。

    他也没兴趣掺和这场神仙打架,可,陈少保羁押到这里,迟早会捅出大篓子,如果宁轩辕真的返回国都,并借用自己的面子捞人。

    他沈千云,究竟是放,还是不放?

    如果放了陈少保,这非但硬生生打了新晋红人王道一耳刮子,事后,还要背负得罪人的过错。

    如果不放。

    宁轩辕贵为前任总兵统帅,别真以为,人家就落魄到成了没有獠牙的老虎。

    沈千云是聪明人,也明白,在局势没有彻底明朗之前,千万别急着押宝,更别冒头,看戏即可。

    奈何,他堂堂监长,莫名其妙成为国都最受关注的人。

    现在,究竟有多少双眼睛盯着大理寺,沈千云自己都数不清。

    一番沉默,沈千云默默盘算着,指不定宁轩辕亲自提名的申请书,就在送达的路上了,到时候放,还是不放?

    其实事情到了这一步,宁轩辕重返国都,基本板上钉钉!

    “铛铛铛。”

    沈千云刚刚吹开泡好的热茶,还没来得及喝,门外已然传来一阵敲击声,他竖起眉头,没有丝毫情感的回了句,进来!

    接近六十岁的沈千云,清楚自己,如果没什么大机缘助自己鱼跃龙门,这一生的仕途,也就到头了。

    尔虞我诈,勾心斗角这么多年。

    以前想着官越做越大,最好成为一人之下万人之上那种,如今,越静下心来琢磨,越觉得没意思。

    “监长还在发愁?”

    进门的是一位青年人,三十出头四十不到,以前是自己的秘书,后来调任到其他岗位学习,同属大理寺系统。

    本名叫李杨。

    为人精明,也吃苦耐劳,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习惯揣摩上司的心思,然后跟着溜须拍马,说白了,马屁精一个。

    沈千云不喜欢这种性格的人,当初调走,具体缘由也在这。

    李杨自顾自笑笑,“监长,我觉得这事吧,你完全没必要纠结,如今的国都,局势还不够明朗吗?”

    沈千云扬起黑白夹杂的眉头,沉默不语。

    “那宁轩辕现在是落难凤凰不如鸡,即便重返国都,还指望他能继续耀武扬威,觉得自己到哪儿,谁都会再给面子?”

    “以我的意思,一不做二不休,直接弄死他的旧部陈少保,这样说不定,白龙少主王道一高兴,钦点您为心腹。”

    李杨朝沈千云比了一记手刀,笑容中满是狠辣。

    沈千云漫不经心铺开茶杯里的茶杯,说了一句题外话,他道,“你见过宁帅没?”

    大概意识到,用词不准确,之后才不情不愿的加了个前任统帅。

    “这很重要?”李杨笑呵呵道。

    沈千云不露神色的点点头,“很重要。”

    这下子,反而李杨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最终,他如实禀告道,“我,我没见过本尊。”

    沈千云顿时嗤之以鼻,当然也觉得理所当然,这种小鱼小虾,哪有资格见前总兵统帅,即便他,曾经也是遥遥观望一眼。

    李杨很不爽沈千云这种瞧不起人的笑容,无奈对方是自己顶头上司,只能继续舔着笑意,客客气气。

    沈千云摇头,“等你真正见过宁帅本尊,就会发觉自己这句话,多么可笑?”

    “落难凤凰不如鸡?你真以为,一个百战百胜的沙场名将,这么容易失势?”

    提示:搜索(书名)♂完/本神/立占♂可以快速找到你在看的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