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577章 热血未凉!

    如今的国都。

    像是一夜之间,换了副模样。

    一群中青阶段,年纪三十到五十不等的掌舵者,看似野心勃勃,大张旗鼓的努力构建家国盛世。

    其实,揭开这层皮,不过挂羊头卖狗肉。

    为了巩固权利罢了。

    只是,千不该万不该,在那个人明明彻底隐退,甘心消失的几年之后,依旧将屠刀,对准了他。

    “我们这群老家伙还没死,事情做过分了,别他妈到时候,念叨什么说翻脸就翻脸,不讲情面。”

    李义善气呼呼吞了口旱烟,眸子里,精光湛湛。

    从军三十年,十七八岁拿刀,李义善承认自己,不是什么当官的料,这辈子,走到头也就是个老卒。

    但,热血还没冷,他还提的动刀!

    萧华笑道,“你这老家伙,脾气还跟当初一样,臭烘烘像茅草坑的石头,稍有不顺,就准备提刀。”

    李义善哈哈大笑,也不知道被烟呛着了,还是年纪属实不小,引来一阵咳嗽。

    “这不跟大将军学的?”

    郝大勇。

    曾经的瘸腿将军,其实离开好多年了。

    当初老一辈的人物里,郝大勇排的上前几,除了那位老军神石千刃,他的资历,应该算最高。

    可惜,岁月不饶人。

    年纪更小的郝大勇,其实死在石千刃前头。

    石千刃则在燕子湖畔,与宁生也就是宁轩辕,畅意一战之后,也跟着离开人世,老兵不死,只是逐步凋零。

    往前几十年,方才称得上峥嵘,至少军部走出来的人物,那都是实打实真有本事的。

    无奈光阴长河不留人,大部分都魂归尘土咯。

    再往下,则有宁轩辕,杨业等坐镇,虽然不缺名将,狠人,但大家心里都清楚,真正能够代表一个时代的,由来只是宁轩辕。

    等下一个时代开启,谁能发扬前人光辉,谁也不得知。

    只不过,于李义善,萧华这些老卒而言,试图抹杀一个曾为家国做出巨大贡献的人,他们,不答应!

    “你知不知道,那白龙少主,目前在暗中联络一些老卒?”萧华提问。

    李义善转过脑袋,起先疑惑,随后重重冷哼,“咋地,这是要策反一些老卒,跳出来昧着良心给宁帅泼脏水?”

    砰!

    李义善重重敲击烟斗,一脸怒容,“老子倒是要瞧瞧,谁敢站出来胡乱行事?”

    真想让一个人,身败名裂。

    无外乎两种手段,杀一批,拉拢一批。

    杀他曾经最得力的旧部,三两位即可,目的是为了起到杀鸡儆猴的作用,再拉拢一批,站出来指责,甚至讨伐他!

    王道固然年轻,但拿捏人心,玩弄人性这种手段,还是门儿清。

    即便拉拢的这些人,并未让宁轩辕受到实质性的伤害,可亲眼目睹,曾经的旧部,麾下老卒背叛自己,心里怎么着,也会难受!

    “找过你没?”李义善瞪大眼睛,等静下心神,反问萧华一句。

    萧华哈哈大笑,拍过李义善的肩膀,没给任何解释。

    两人结识多年,萧华什么性格,李义善心知肚明,大概意识到自己这句反问,过于冒犯,含含糊糊说了句对不准,再次陷入沉默。

    他们不满归不满,可嘴上嚷嚷着替宁轩辕感到委屈,本质上,没有任何的帮助。

    这一点,于李义善,萧华而言,心知肚明。

    “咱这么干瞪眼,也不是什么事儿。”萧华提醒。

    李义善横抱着老烟斗,心里叹气,如果郝大勇还在,如果赵功新还在,何至于闹得这般难堪?

    赵功新暂且忽略,郝大勇那可是,谁敢说宁轩辕一句不好,直接将刀架人脖子上的狠角色,毕竟大老粗,不喜欢拐弯抹角!

    王伯昭虽然也在出力,终究有点枯木难支。

    再者,每个人有每个人的选择。

    不提其他,只论他们这批老卒,也该尽点绵薄之力了,不说起不起到作用,最起码,教外界看看他们的态度!

    “我想去拜访拜访他。”萧华突然说道。

    李义善歪过脑袋,不用萧华点名,其实就猜到了,今时今日还活在世上,尚且不动则已,一旦有了决策,谁都要给面子的那位老者。

    严格来说,赵功新还是这位老人提上来的。

    后来退休,提到自己不会再管事,于是说不管事,便退的一干二净,低调到仿佛没有他这号人。

    这些年,国都风波不断。

    而他,明明就住在国都某座不为人知的小院,明明就在眼皮子底下发生的事情,却自始至终,没有任何过问的意思。

    宁轩辕在国都斩了几个前任重臣的时候,他没吱声。

    皇族成员跑来国都闹事的时候,他也没兴趣搭理。

    赵功新离世的时候,他更未露面。

    一如既往的低调,若不是清楚,他还在世,不知道的还以为,这老家伙,好多年前就死了。

    “太师这么多年不问事,咱能求的动他吗?”

    李义善有点犹豫,太师梁赞的脾气异常古怪,虽说大家都一把年纪老骨头,可,再大的年纪,见着梁赞都心里犯虚。

    何况。

    人家这么低调,就是为了颐养天年,然后好好活够日子,等真死那天,也就悄无声息下葬完事,一了百了。

    现在跑去叨扰人家……

    “太师向来深明大义,这场无妄之灾,他比我们更清楚,该站在哪边!”

    萧华站起身,拍拍双手,语气坚决道,“哪怕跪在太师的院外,等上个三天三夜,我也要去试试。”

    李义善撇着嘴巴,用最硬的语气,说最怂的话,“怕你那老骨头,到时候一个人尴尬,一起求呗?”

    宁轩辕怎么应对这场杀劫,说到底,是个人的事。

    而,之于李义善,萧华而言,他们怎么去争取,去努力游说更多人站出来表态,则是他们的事。

    “太师如果表态,王道以及他背后的人,多少会收敛点。”

    这场无妄之灾。

    并非结局已定,只是很多有影响力的存在,压根就没有介入。

    “当年战死了很多兄弟,也活了不少兄弟,住在国都的老卒同样不在少数,都叫上吧。”李义善笑了笑,想着,是该做点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