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575章 名剑龙雀!

    这场举国关注的风波。

    尚在暗流涌动,并未面爆发。

    然而,大家都清楚,该来的总会来,一如当初的四大皇族,临凡当日,携天神下凡之势,致使天下震怖。

    那一次,令人惊心动魄,也刻骨难忘。

    如今。

    又一场风波席卷国都,但凡有心之士,均清楚,事情绝对不会雷声大雨点下,悄无声息的落幕。

    而,对于宁轩辕自身而言,这是一次,不得不正面扛住的杀劫!

    其实。

    从他宁轩辕第一天迈进这座繁华大都开始,国都真正拥有滔天权势的那批人,第一时间就知晓他到了。

    之所以消息没有面散开,导致一群看客还在痴痴傻傻等着,本质上,是有更深层次的考虑。

    同时,也决定趁着这个节骨眼,试探试探。

    比如此刻,宁轩辕前脚踏出酒店,方圆二百米之内,就爆发出数十股,近乎实质化的杀气。

    不用隐藏。

    更没必要畏首畏尾,就这么大胆妄为,乃至带着点挑衅意味的,系数覆盖在宁轩辕周身,看他像是看一头待宰的肥羊。

    宁轩辕哑然失笑,放在当年,他出现的地方,别说方圆二百米,纵是方圆两千米,都无人敢造次。

    毕竟,今时不同往日,龙游浅滩遭虾戏,虎落平阳被犬欺。

    不过如此。

    “师父。”

    十七八岁的江流儿,跟个孩子似的,拽拽宁轩辕的衣袖,瞪大灵气十足的眸子,一本正经道,“有杀意!”

    宁轩辕这趟出门,目的是带陈少保出来。

    他的人,即便有新晋大红人白龙少主亲自提押,但凡有嗅觉的人,在这场争斗没有彻底分出胜负之前,都不会将事情做绝对。

    最大可能,唯有放人!

    “哧哧哧!”

    虚空荡起诡异的声响,哪怕原本无关此局的普通人,也倍感头皮发麻,几乎不敢逗留,连忙逃窜。

    三十米之外。

    宁轩辕右手侧的街道拐角处。

    有一男一女,将视线死死盯住宁轩辕,男性体格壮硕,约莫三十出头,站在原地,宛若一堵密不透风的墙。

    女子则知性雍容,风情万种,头上还裹着一根蓝白条纹相间的彩带,腰侧挂有一只酒葫芦。

    看装扮,不像是中部人士,应该是某个边缘部落出身。

    “果然只有见着本尊,方才明白,这家伙比老娘想象中还要标致,真好看呀。”妇人扭动腰肢,一副垂涎不已,要流口水的姿态。

    壮汉鄙夷道,“咋地?你看上了?”

    “一个没了獠牙的丧家之犬,你倒是稀罕?不过,若是这前任总兵统帅葬于你我夫妻之手,想想,都令人兴奋不已!”

    身材魁梧的壮汉,掠起眉梢,笑意跃然脸上,“一介废物,如今现身国都,还能教那些大人物心惊胆战,这帮家伙,是不是过于风声鹤唳?”

    “别急着杀,老娘对他的这幅皮囊很感兴趣!”

    壮汉不语,拿起先前备好的画卷,放在近前,仔细比对,这是一份最新临摹的人物肖像,基本不会出错。

    正是本尊,宁轩辕。

    “确定了,嘿嘿,我先练练手?”

    一扬右臂,正欲收好画卷的壮汉,突然看见白纸边缘,映衬出一颗头发稀疏,乱糟糟的脑袋。

    夫妻二人,几乎同时看见,不知何时,出现在跟前,其貌不扬的老人。

    “老子很久没打架了,本以为第一战,会遇到勉强多看两眼的高手,岂料,来了对臭鱼烂虾。”

    一指掠过,点向壮汉的额头。

    看似平平无奇的动作,却在下一秒暴起炸响,体格魁梧的壮汉,瞬间离地,整个身体以虾形,撞击至背后的墙体。

    当场殒命!

    “这,这……”妇人蓦然回头,视线尽头,就看见一具嵌进墙体,七孔流血,尚未冰冷的尸体。

    再转过脑袋。

    先前自信笃定,大有胜券在握的妇人,朝着吴见挤出一缕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老,老先生,是我夫妻唐突了,还请您……”

    哧!

    一指叩过。

    妇人当即软绵绵瘫倒在地。

    吴见摇晃着脑袋,大失所望的离开,仅留下这两具,至死都不清楚姓名,来历的青年尸体。

    宁轩辕,早已不见踪影。

    而此时的国都,气氛依旧骤若寒霜。

    远在国都之外的某条公路,一辆挂外省拍照的轿车,一路风驰电掣,以相当迅捷的速度,进入一座茫茫大山。

    时值深秋。

    绵延山脉,一眼过去,是枯黄色的落叶卷动,自轿车走下来的年轻身影,双手附后,似在闲庭散步。

    他有着不输宁轩辕的俊朗容颜。

    也有着与宁轩辕差异不大的年纪,以及冷酷性格,一路不苟言笑,最多在靠近目的地的时候,问了下旁边的下属,“确定这里?”

    “定位就在这边。”

    一番沉默。

    两手开始插袋的年轻男子,油然感慨,“好久不见了,老朋友!”

    山中开始起雾。

    明明能见度,逐步下降,然而,等这两人接近目的地,一眼过去,竟看见一柄斜插在山腹中心最显眼位置的大剑。

    龙头柄。

    云雀为剑身。

    两侧锋刃,削铁如泥。

    纵是,坠入这无人问津的沟壑之地,长达三五年,不再问世,周身依然散发着绝世剑意。

    出身自大楚王族一脉,本名三太子楚轩的年轻男儿。

    随之,单膝跪地,两手平举,目光直视数百米之外的古剑,“他是你宁皇族大世子,今时今日,遭各方排挤打压,可愿再出征一场?”

    古剑发出傲然剑意。

    铮鸣不绝。

    犹如千军万马掠阵!

    楚轩浅笑,目光垂落之际,这柄号称当世剑首的名剑,就这么,横亘于两臂,收敛万千杀意。

    “好久不见,大凉龙雀!”

    确实好久不见了。

    当年,宁轩辕借助此剑,一剑荡平国都某宗超级家族,之后,这柄剑,凭空蒸发,彻底消失。

    大楚王族寻找数年。

    最终,还是找到了这柄,少帅宁河图曾经交由大楚王族保管的名剑龙雀!

    不早也不晚。

    正巧宁轩辕遇上大劫!

    楚轩一直觉得,自己能在这个节骨眼找到大凉龙雀,冥冥之中,是后者主动释放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