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番外2

    欧洲还是世界的中心,无论是老牌的英法,还是新晋的德意,都正享受着战争前一刻短暂的繁荣。

    王洪却觉得没过瘾,不是风景不美,而是每到了新的地方,神识在头两天的活动总会更兴奋些。这让王洪有些后悔走的匆忙,没找些佛家道家的书籍出来,从中对应一下。

    他在欧洲转了一大圈,没有多待,就坐船去了北美。

    在美国的东海岸转了三个月,却发现工业社会,相同的繁华,引不起神识多大的兴趣。

    王洪有些奇怪:这神识到底是对风景感兴趣,还是对风水感兴趣?

    在听了几个资深旅行人士的忽悠后,家人一时好奇,跟着他们坐船,一路南下周游,在加勒比一带转了两个月,就到了南美唯一以英语为主的地区。

    这一路,都是以船为主,走的地方很多,赶场一样,却没有好好休息,到了这一处风景还算过得去的地方,王洪就想多停几天,便留了下来,等下一个船期再回返。

    一家人租住在一个英国人的房子里,几天过去了,王洪感觉神识一直在活跃,不由的就在这人口不多的海边小镇停留了下来。

    这里似乎是块宝地,道功的效果异乎寻常的明显,很快,身上的伤就没了感觉,思维也越来越快,连人也变的胖了起来。

    可惜地方太小,没有商场购物,也没有什么可供消遣的去处,除了与在本地客家移民勉强交流一下,最大的娱乐,也就是在海边散散步,去雨林中观下景。

    却因为王洪的感觉,女人们迁就着,一家人就在这里安逸的度过了几个月。

    女人们越待越难受,便催促他做个‘走’或者‘留’的决定。

    受道功的影响,王洪想到回去后的各种麻烦,便淡了再次加入战争的想法,决定在这人烟稀少的地方盖上一处房屋,住上几年再定。

    这主意并不算好,脚下是一片蛮荒的土地,在这里生活寂寞、枯燥,不但说话的人没几个,连生活用品都不齐,可一想到王洪回去就可能再进战场,两个女人毫无异议的举双手赞同。

    于是,王洪每天“养病”练功,两个女人开始寻找场地,准备建新房。

    这片贫瘠又极少有人光顾的土地归英国人管,两个女人见本地解决不了建设问题,便与英国人谈了谈,以移民一些中国人过来开发为条件,居然一分钱没花,就拿到了大片土地的使用权。然后,她们就往中国发电报,让家人亲戚朋友们也过来看看,顺利带些搞建筑的工人过来。

    赵父一踏上这块土地上,就看到了无数的商机:商场、住宅、农场种植、饲养、修路、建码头、造船、通商,对赵父而言,这里就是一张白纸,就没有什么不赚钱的。他转了三天,就决定,在这里终老。

    为此,赵父包了一艘小型远洋船,在外面打着英国人的旗号购买各种物资,到中国却又以同乡的方式,一家家的拉人过来定居。

    大家都对他的决定不看好,这样行吗?

    谁知道,两个月往返一次的远洋船,装满了想要过来的人,以致赵父不得不把其他地方的生意清盘,买了条大船,专门跑这条线。

    很快,这个小镇便充斥着远方而来的黄皮肤工人们。

    这对小镇来说,是一个大事件。

    英国人赶紧找到王洪,问他要不要挂个职,管理好新来的这些‘移民’。可这时,王洪已经失去了对普通社会的兴趣,他身心的转到成就道艺的路上,把一切都推给了赵父。

    道功,不止是延年益寿,还有一个更吸引人的能力,叫开发潜能。

    ‘潜能’并不是说能上天入地,用更通俗易懂的词,叫‘天赋’。

    天赋有发明家那种创造的天赋、高情商的交际天赋潜能、运动员舞蹈家的身体天赋、嗅觉听觉触觉上的感觉天赋、记忆数千上万位数字的记忆天赋、随口报出结果的计算天赋、试飞员赛车手正确通过空间的天赋、作家的文字表达天赋、说弹逗唱演的表演天赋、音乐与绘画上的艺术天赋,等等。

    最让人向往的就是寿命天赋,这方面,似乎无道理可言,反正,同等条件,有人就是活的久,一百岁了,还能再活个一二十年。

    以武入道开发出来的潜能,一般是两大类:

    一类是飞剑千里,千里自然是虚指,却是对‘武力’实实在在的认知。不管弓箭、子弹、还是导弹,都是这类梦想的现实版本。

    另一类,就是身形神速。这一点,是‘武学’真谛。拳脚无力,可以手上拿个刀子,但兵贵神速,唯快不破。

    而王洪先开发出来的,貌似是第一种。

    慢慢的,他能初步控制住神识了。

    初始,王洪不明白神识的作用。只发现神识移不了物,离开身体又不能太久,控制起来也需要力以赴,一天之内,把持神识两三次,就已经再无精力。

    受剑仙传说的影响,他就尝试着,将神识凝聚成剑状,寻着身边的事物,试这无形神识的威力。

    先寻了块石头,只见小小剑状的神识,一瞬间,就碰到了石头上。可石头还是石头,哪怕把石头打碎也没看出有什么变化。

    他觉得,石头可能是死物,看不出什么,就找了个热带植物那宽大的树叶做测试,小剑般的神识一闪,哎,树叶也是没什么变化。

    见树叶没什么变化,王洪决定选一个动物试试。

    十米远的树上,有一只小鸟,在那里叽叽喳喳的叫着,王洪把这只小鸟当成了目标。

    神识化成的飞剑,击中了小鸟,小鸟也确实有了反应,却是被惊吓到一般,飞向了天空。

    王洪见小鸟没什么其他异常,就有点郁闷,这神识,难道就一直养下去了,不能做点什么了?

    他开始闭关一样,天天坐在房间里温养打磨这神识,每天都找各种事物尝试。

    赵父在这里大搞移民建设,最缺的材料是水泥,于是就引进了技术,开始建设水泥厂。

    谁想,工人们在填沼泽时,惊动了水里的一条巨大的蟒蛇。

    这条蟒蛇居然从水里冲了出来,追赶工人们,吓的工人们跑出工地。

    赵父找来几个人拿着步枪赶了过去时,蟒蛇又躲回了水里。

    从此,蟒蛇开始在工地四周神出鬼没,虽然没伤到人,可那恐怖的样子,吓的工人们不敢开工。

    赵父就找到了王洪,问他有什么办法。

    王洪提着把短剑到了工地上,远远看到水里游动的大蟒蛇,就发现,他也没有什么办法。

    小蛇可以砍死,这蟒蛇七八米长,一口能吞掉头牛的腰身,谁看到都心虚。不过,这倒可以用神识试一下,一次看不出来,可以两次三次。

    王洪站在那里,聚精会神的凝起神识,神识如剑,在旁人没有感觉时,冲向了蟒蛇。

    那蟒蛇也如小鸟一样,被惊拢的身一哆嗦,却奋力向王洪游了过来,分开的水花,如同一条白浪。

    周围的人却被吓的一轰而散,王洪没有动,他还在酝酿着第二个神识。

    这团神识带着愤怒和杀意,闪电般击中了蟒蛇。

    蟒蛇瞬间就有了变化,它在水中蜷成一团,那蛇头放在身体中间扭来扭去。

    王洪还来不及发出第三个神识,那蟒蛇突然间,回身开跑。

    速度比来时快了不止一倍,只见水中一条白线,飞快的穿进沼泽地的深处,不见了踪影。

    见蟒蛇跑了,周围的人又慢慢围了过来,都称奇怪,说:这大蟒蛇好象跑过来拜见一下王洪,就跑掉了。

    王洪没理这些人的言语。

    他心中恍然大悟:原来,神识与拳学是一回事,七情六欲皆入拳,同样,也是皆入神识。

    不带真性情的神识,自然没有作用。

    他突然想起,道艺中有个说法:道艺初成,神兽相投。

    现在,他算不算是道艺初成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