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歃血结盟

    刚跳到墙外,迎面又走来了几个同学。

    带头的是李辰,就是跑来问王洪用什么刀的那位同学。为人爽快仗义,也好些武术,在同学中很有人缘。

    李辰看到了王洪二人,立刻指了下不远处的胡同,示意二人过去说话。

    胡同里,李辰有些兴奋,小声的说到:“王洪,你真行,杀了三个日本子,真中国人”。

    王洪听到这夸奖,却高兴不起来,想到通缉令更是叹了口气。

    他现在只想问下学校的情况,看能不能让这几个同学帮忙,把自己的东西拿出来,好带着赵婧之离开这里。

    可李辰激动的拉住了王洪,说:“我们几个也要干这事。你知道不,昨天昨上,九道沟的日本巡逻队,打死了十几个下夜班的工人,今天早上贴了张告示,说那些工人是土匪。我们几个忍不下去了,准备杀日本人。你也来吧,先到我家,咱们商议一下章程”。他身后的同学也邀请着。

    王洪看到赵婧之在边上低着头流泪,就先问了通缉令的事:“我正想回学校拿东西出来,那通缉令是怎么回事?”

    李辰说:“昨天早上大家就知道了日本子占了安市。日本人一进学校打听你,同学们就猜到你做大事了,没等日本人搜你的床铺,就把你留下来的东西藏了起来,日本人只搜走了一床被褥。气的他们找来了一个人,昨天下午就在学校里盯着我们,今天一早又在学校里贴了通缉令。不过昨天我们就知道日本兵被人杀死了三个,一看到日本人写的话,大家就知道是你杀的,小日本子在陷害你”。

    王洪听到东西被同学们藏了起来,就舒了口气。虽然祸不及家人,可他还真怕日本人搜到家人的信件,派人去了山东。后面又听到同学们都知道真相,心里总算舒坦了些。却也在犹豫着带着赵婧之,不好入伙。

    几个同学都盯着赵婧之看,心中都惊叹这个江南女孩的漂亮,古小良忍不住说了出来:“是为了救她吧?”

    王洪点了下头。

    “我们一起干吧”。李辰见王洪有些犹豫,干脆把自己干过的事说了出来:“我们是真心去抗日的。我小时候就整翻过日本子的火车,前几天我跟古小良还打倒一个日本子,抢了把枪。干不干另说,你俩老在外面躲着不是回事,到我家待几天,先有个吃饭睡觉的地方”。

    李辰说完,王洪立刻动心了。

    他一个人吃饭睡觉是小事,可带上赵婧之就是大事。马上就入冬了,不可能每天都杀个日本人去抢吃的用的。

    再想到日本人的陷害,王洪觉得跟同学一起杀日本人,还能互相有个照应,就问了下赵婧之:“先躲到李辰那里?”

    赵婧之听到这些同学们知道真相时,才稍止住了泪水,听到王洪问她,就低头“嗯”了一声。她也想到了吃饭睡觉是个大问题。

    这事定下来,一行人就躲开正街上来来往往的日本军车和巡逻队,三三两两的,结伴向李辰家里走去。

    在路上,王洪哄着赵婧之,说:“之之,要不先留下来,让大家伙帮着找出谁写的通缉令,出了这个口气,我们就远走高飞,好不好?”

    赵婧之心想,反正要跟这个男人过了,远走高飞的话,日本人诬陷也影响不了什么,安慰了自己一会,情绪这才好了些。

    她看过两次王洪动手的样子,就跟王洪说:“你拿刀,得小心点,千万别让日本人的枪响了”。

    在李辰家的磨棚子里,几个人决定建立安市抗日学生团。

    李辰抓了只鸡,就按古书里说的搞了个歃血结盟,誓言就是一句话:“坚决抗日,绝对保密”。

    很多人都知道歃血结盟这个词,可具体的内容就很少有人知道了。

    不管是《三国演义》中的“刘关张桃园三结义”,还是《说唐》、《兴唐传》、《隋唐演义》中的“贾家楼三十六友歃血结盟”、还是《水浒传》“一百单八将聚义水泊梁山”,都是后人们推崇的结拜典范。

    歃血结盟不管形式如何,有六样不可少。

    一香案、二祭礼、三行礼、四盟誓、五换贴、六,最重要,就是歃血。

    歃血的方式有几种。

    每个人割破手指,将血滴在酒碗中,每人饮一品,寓意血缘相这是最隆重的歃血结盟。有的宰只大公鸡,将鸡血滴入酒碗中,每人饮一口。有的是宰牛祭礼,结拜人每人将牛血抹于嘴唇上(这其实就是歃血结盟的原意)。

    不管什么仪式,必须有血。

    结拜是天地作证的事情,所以香案上放的是天地牌。有很多人不懂,在香案上供的是关二爷、岳爷爷、达摩老祖张三丰真人这些人像,这就外行了。

    王洪与李辰、童正海、张宇、古小良、何京几个人一起发了誓,这才坐在了下来,开始细谈怎么做。

    大家看着赵婧之小鸟依人般靠在王洪身边,一脸的羡慕。

    何京打趣道:“英雄救美,以身相许,千古佳话啊!”

    赵婧之的脸红了起来,王洪怕她生气,忙说:“我还没去提亲哪”。

    同学们不再说话,却一个个把大拇指翘了起来。

    东北移民的婚姻文化很有特色。即不同于江南的保守,也不同于华北的古板。

    在移民中,土地的肥沃和人员的流动,让传统的老规矩很难遵守。拍板的可能是大家长,但在相亲时,往往是一大家子人一起去。

    傻小伙儿,遇到开眼的老丈人,娶个倒贴的大姑娘,还真是常有的事情。

    也就是,这时东北移民挑女婿,看潜力,不看门户、不看财礼。

    只要能干,头一年要饭去东北,第二年杀头猪过大年,这才是络绎不绝闯关东的原动力。

    婚礼从大家一起‘相亲’到‘结婚’,干净利索,大有看对眼了可以立刻操办。大概是好地处处有,好女婿难求的意思。

    当然,过不下去时,也可能是一言不合就分手。这大概也是现代东北的离婚率居高的来源。

    同学们的心里,对美女嫁英雄,都觉得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他们已经把二人当成小夫妻看待了。

    李辰知道王洪和赵婧之二人昨天躲在山上,就带着大家把磨棚后面的小仓房腾了出来,让二人临时住在那里。

    赵婧之无可奈何的在里面收拾东西,几个男同学就坐在外面开始商量下一步的事情:拉人、抢枪。

    安市的日本人军队警察宪兵特务的,都有枪。随着本地那些警察、军队的投靠,有枪的汉奸也越来越多。他们这些学生想抗日,手里也得有枪才成。

    被日本人追杀过,王洪清楚机枪步枪的威力。可算上他抢的那把长枪,学生团才有两把枪,远远不够,还得再去抢枪。

    王洪想了半天,就说:“踩点打探的事情你们几个做,找到能下手的,我来”。

    随后,李辰几个人就出门寻找志同道合的同学,顺便打探日本人和汉奸的兵力部署。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