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九章 说一声娶我

    王洪好奇的问:“之之,你家人跟你的什么啊?”

    赵婧之低不语,她还在想父亲为什么这么说。

    王洪见她不回答,只好讪讪的坐在一边四处乱看。

    月亮慢慢隐在云后,除了远处一点灯光,四处黑乎乎,王洪突然发现有件事儿他没想到。

    没把赵婧之送进家门,这两个人怎么在外面过夜啊?

    回李帅家的想法闪出就被他丢在了脑后,自己去借几宿还好,要带个女学生去就过份了。

    搭个草棚子?还是做个地窝子?还是支个马架子?

    他又发现,还不是一夜两夜的事情,赵婧之可能有一段时间得跟着他。

    这,这,这可怎么办?

    少年慕青艾是人的本性,见义勇为是武者的侠义,可把这二者,变成担负一个女孩子的衣食住行和安全时,王洪的脑子不够用了。

    要是他自己一个人,找些熟人借点钱,路上再找些活儿混顿饭吃,过夜找个背风的地方一倒,将就着回山东并不难。

    可赵婧之是个大姑娘啊!

    她吃饭睡觉怎么将就?

    带她回山东?难。

    留在这里等事过去送回家?也难。

    王洪脑子急转着,可什么好办法都没有。

    却不想,这一切,这正是由迟田纯平想要的结果。

    赵婧之心乱了半天,慢慢的开始理顺起今天发生的事情。以她的聪慧,不多时便明白了爸爸的意思:刘保长深夜出现在自家里,爸爸又说家里有日本人守着,肯定是日本人把王洪和她当成一伙的了。

    家回不了,在外面,又得有个依靠。

    所以,爸爸才说出这样的话。

    她的心乱成了麻。

    有家不能回,天地都要抛弃自己了吗?

    真的要远走高飞,躲到他乡与王洪结婚生子吗?

    这年代不上学的结婚都早,按常理来说,她与王洪在年龄上操办婚事没有问题,可她总感觉恋爱结婚这些事情,离她还远,现在突然被命运强迫着,心生恐惧。

    想来想去,赵婧之都没发现,在今天之前,她与王洪还是没说过话的陌生人。

    过了好半天,她这才想到王洪问她话,小声了说了出来:“嗯,我爸爸让我们远走高飞”。

    正在发愁的王洪闻言一愣,心想,远走高飞也好,躲开日本人就行了。

    可某个窍没开的他,又去琢磨怎么给两个人找饭吃、找地方睡觉的这些细节之中,根本没去想孤男寡女远走高飞的意思。

    见赵婧之还在低头伤感中,就安慰道:“之之,别怕,我们先在外面躲几天,等日本人离开了,我再陪你回家看看。实在不行我们就按你爸爸说的,远走高飞,过几年再回来”。

    赵婧之无力的应了王洪一声:“好”。低头认命想:远走高飞就远走高飞吧,希望王洪能对自己好些。

    王洪感觉到身边的赵婧之抱住了肩膀,便一刀砍断了那些怎么也想不明白的念头,决定先走一步看一步。

    他看着远处火车站的灯光说:“之之,你等下,我到车站那里弄套被褥回来”。

    说罢,提着剌刀,就站起身来。

    赵婧之心道: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吧。也跟着站了起来,拉着他袖子,就要跟着走。

    王洪见她要跟自己一起去,诧异了下,很快又自以为是的明白了过来。他以为赵婧之是怕黑,不敢单独留在这里。

    搬道房离火车站的主建筑不到一百米的距离,只有一个日本兵守着,王洪转了一圈儿就盯上了那里。

    赵婧之在他身边小声问他:“要杀掉那个日本人吗?”王洪“嗯”了一声,跟赵婧之说:“我自己过去,你在这里等我,有枪响你就往山里跑”。

    黑暗中,赵婧之使劲的白了他一眼,暗道:傻瓜!真要是枪响了,我能跑多远?

    借着夜色,她鼓起勇气,抱住他的胳膊,又抓紧了他的手,靠在王洪身边:“我们一起,你别让枪响”。

    柔软又温暖的手儿,让王洪开了半个窍。

    早上两人的亲密接触,都是被子弹逼出来的,在某个时刻,两人还有着恋人一样的感觉。可等脱离了那个环境,女孩儿没有过主动。

    在这时,赵婧之主动牵着、抱着、靠着,王洪再是个武痴子,再没接触过女孩,也知道了怎么回事。他一下心荡神摇起来。

    娶了她~

    娶了她~

    娶了她~

    这三个字在脑海里飘来飘去。

    赵婧之看到王洪又站在那里不动,只好摇了摇他的胳膊,小声说:“怎么不走了?”

    王洪吁了口气,定了定心神,就拉着她的手儿,慢慢的走近那搬道房。

    一列火车从元宝山后面转了出来,车头一条光柱破开了黑幕。两人这时才看到那个日本人已经拿着步枪,站到了二十多米外的铁路边上。

    吓的两人借着火车的动静,赶紧跑到搬道房的后面躲好。

    王洪紧张的提着剌刀,等到火车快过去了,这才慢慢往搬道房的门口移动。

    赵婧之又想跟上去,这回王洪立刻按住她,从搬道房边上的窗户看了一眼里面的,就站在了墙角边。

    火车正常通过,那日本兵把枪往身后一背,回身往搬道房走来。

    在他走进屋门那一时刻,王洪从屋边蹿出,剌刀从后肋边捅入,不待这个日本兵挣扎,剌刀拨了出来,又斜挑着扎了进去。两刀下去,日本兵立刻软倒在地上,下身发出一股恶臭。

    王洪松了口气,这次是他主动袭杀日本兵,冲出去那瞬间,他还是有些紧张。

    剌刀上全是血,他只能拿这个日本兵的衣服擦了擦。心里却在想:

    练了十多年的剑,自以为千军万马都能闯一下,谁知道杀个日本人还得靠偷袭,唉!

    搬道房并不大,单人的小炕,生着火的炉子,小桌子上还放着一堆吃的。

    王洪立刻去卷炕上铺好的被褥。

    赵婧之扒着边上的窗户往里看,看到一个日本兵倒在了地上,王洪正在卷被褥,她壮着胆子,也转到了门口。可看到地上趴着的那一抽一抽的日本兵,却又吓的腿软,赶紧绕过去,一把抱住了王洪。

    王洪有些享受的搂了搂她,便让她来收拾被褥。他拿下墙上的小背包,把桌子上吃的都放了进去。想了想,又把这日本兵的步枪、剌刀、刀鞘和身上的子弹都扒了出来,这才拉上抱好被褥的赵婧之,又往山上走。

    这是赵婧之第一次离开家人在外面过夜,她抱着被褥,看着前面的王洪,心里忐忑不安起来。

    这一路,王洪有点奇怪身后的赵婧之一句话也没说,好象睡着了一样,任由他牵着。

    他只能赶紧在九道沟的山边处找了个烂草窝棚。用剌刀就近打了些长草,就把被褥铺在了草上,随后两个人看着这一床被褥发呆。

    王洪有种感觉,这漂亮的女孩儿早晚会跟他在一块儿。

    可现在,怕是还没到那火候,况且,他,也没有那事儿的准备。

    他有胆子,可敢杀人与敢做这种事儿是两个方向。

    他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一挺大的男孩就是一张白纸。

    这赵婧之搂着舒服,抱着舒服,可要法办,就不知道该如何跟这可爱的姑娘去说了。

    他真怯了。又不敢露怯。

    心颤了半天,才对赵婧之说:“之之,你睡在被子里面,我在坐在外面守着,有动静我叫你”。

    赵婧之的心儿乱跳着,别看她很少哭,可胆子并不大。

    她害怕日本兵、害怕枪声、害怕黑夜,更害怕离开家。

    就算听从父亲的话,跟在王洪身边,她也只是表面的乖巧,内心的不甘依然存在。

    一路上,她都挣扎在二选一中,万一他那样,是顺着他胡来?还是央求他找个合适结婚的地方哪?

    不说风光大嫁,该有的总得有吧?

    这种乞丐才会睡的地方,怎能成为她一生中最重要时刻的见证?

    听到王洪这样一说,她心里一暖,赶紧说道:“我们两个人一人裹一个睡吧,这天凉”。

    说罢,把被子丢了过来。

    她把褥子折了一下,合衣裹在了里面。舒了口气,暗笑自己想太多了。

    已经后半夜了,王洪也开始犯困了。他看到日本人的被褥很小,连赵婧之盖都有些小,见她的脚露了出来,就把被子斜了过去盖好,自己躺在草丛上,被子只盖了肚子。

    可刚躺下来,就听到蚊子嗡嗡的转来转去。他伸手拍死两只,却有一只是在赵婧之的头上打死的。

    这秋后的蚊子一咬一个大包,王洪想到赵婧之的白晰的脸上冒出个大包的样子,摇了摇头,那感觉可不美。只能拿出练剑的感觉,拍起蚊子来。

    赵婧之听到头顶身边拍拍打蚊子的声音,心里有些甜,不由的往他这边靠了些。

    也不知道打死了多少个蚊子,直到好一阵没有了嗡嗡叫声,王洪才迷迷糊糊的入了睡。

    等太阳快要升起时,王洪习惯的睁开了眼睛,却发现怀里有团柔软。

    虽然赵婧之和褥子一起被抱在了怀里,可看着她忱着自己的手臂,王洪心中的喜悦不知如何表达。

    可没多久,仿佛赵婧之听到了他加速的心跳,也睁开了眼睛。

    她有些不相信自己的眼睛,眨了一下又一下,半天才发现是自己拧着一个古怪的姿势,把头倒进了王洪的怀里。

    光线照了进来,她看到王洪一直在看着她,脸儿一红。眉睫低垂的思量了下现在和未来,就躺在王洪的怀里说起话来。

    “王洪,你怎么不回你家看一下啊?”

    “我爹我娘他们都回山东了,我在这边住校读书”。

    “你家长让你一个人在这里读书?”

    “回去得转到青岛住校读书,还不如在这里读下去”。

    “你家有几口人?”

    王洪感觉怀里的女孩在盘问他家里的情况,虽然知道这是好事,却开始有些紧张。

    “我爷爷、奶奶、我爹娘和我,我是独苗,我姥爷姥姥也常住我们家”。

    “那你没定过亲?”

    “没有”,王洪立刻回答。

    “你想找个什么样的爱人?”

    “你这样的”,王洪心道:反正我认准你了。

    “那你说我那里好?”

    “哪里都好,没一个地方不好”。

    “那你会做饭哪?”

    “这个,真不会”。

    “我不会洗衣服做饭,你还觉得我好吗?”

    “那我们一起学着做啊!”

    “我要学不会哪?”

    “我们请人洗衣服,天天下馆子”。

    赵婧之知道王洪是为了宽慰自己才这么说的,有些羞赧:“我是真的不会”。她怕王洪说下去,立刻转到了下一个话题上。

    “你自己在外面娶了媳妇,家人能同意吗?”

    王洪斩钉截铁的说:“我媳妇跟我过一辈子,他们会愿意的”。

    “那你得保证不跟我发脾气,不许把我弄哭”。

    “保证,我保证”。

    赵婧之就把最后一个想法说了出来:“那你想办法到我家里说一声娶我,再结婚,好吗?”

    想到家里有日本人,王洪不一定能做到,她就把手伸了出来,抱着王洪解释了一句:“让他们亲口说同意最好,实在不行,,,,”说着,就把头贴在了王洪身上。

    王洪,点着头傻笑,搂着她开始憧憬起以后的人生。

    这一对儿,没任何居家过日子的经验。

    吃的、用的、住的、花的怎么来,两人一句也没提到。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