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章 炮制通缉令

    安市公署里,转到这里办公的宪兵队长加藤,收到了八道沟有三名士兵被杀的消息。他立刻喊来了刚归建到宪兵队的情报官迟田纯平。

    刚刚占领安东,加藤手里的事情非常多,他只吩咐了一句:“迟田君,拜托尽快抓到凶手结案,一定要让中国人知道敢与大日本帝国做对的后果”,随后又拿着电话忙了起来。

    迟田纯平见状没有多说,“哈伊”一声,接下这个案件。

    心里,却憋了口气。

    情报工作再有成绩,也没法拿出来给人看。他正需要这样的机会表现一下,让新长官、新同僚们看看自己在情报工作之外的实力。

    当他带着一个分队的士兵走出公署时,几百米外的突然响起了步枪和机枪的声音,枪声密集的,让他们的脚步不由的顿了下来。

    日军很少这样使用火力,演习都很少见。

    迟田纯平觉得可能是发生了什么大事件,立刻派了个上等兵跑过去查看下,自己带人赶到了事发地点。

    守在现场的几个日本兵,对事件的起因也不知道。

    他们开着汽车巡逻,远远看到这里有个士兵倒在地上,下车后发现了这三个士兵的尸体,前面几个士兵看到了凶手,便追了上去。

    他们在山下只听到枪声不断响起,位置也不断的移动,具体的情况却不是很清楚。

    经这几个士兵的现场清点,三个当场毙命的日本兵尸体中,随身物品只发现少了一把剌刀。

    此外,就是发现了赵婧之掉在地上的书包。

    这几个士兵猜凶手应该这是这一带的居民,可人手不够搜查,只好先把这一块街道封锁了起来,等宪兵队的人过来调查。

    迟田纯平听到报告后,点了下头,就去查看被杀害的日本兵尸体。

    三具日本兵尸体都放在原地,他带来的士兵开始对现场进行拍照。

    迟田纯平在两处现场来回走上几趟,脑海里就形成了一个场景。

    凶手先抢了胡同外这个士兵的剌刀,将其剌杀后,又追进胡同,从背后偷袭了一个士兵,又从正面杀掉了另一个士兵。

    三人的伤口都在要害处,躯干喷出来的血迹中,都混杂着内脏碎块。

    他盯着这伤口看着,看着,眼光就阴鸷了起来。

    日本人对刀法统称剑道。而军队里,剑道改良成两手片刀术;骑兵使用马刀,叫片手军刀术;枪与剌刀结合叫铳剑术;单拿剌刀叫短剑术。

    这手短剑手法,日军的短剑术里没有,剑道里的小太刀术里他也没听说过。

    情报专业出行,注重观察细节、习惯以小见大、精通武技的迟田纯平,居然从中看出了武技上的区别。他从血迹中有内脏碎块,推理出来两个结论:

    这种在利刃剌入后,经搅动再抽出的方式,不是单刃刀的手法,应该是中国式剑法或者其他两刃类武器的特性。

    三个人都出现了这种情况,说明凶手长年练习这种武技,以至于形成了身体习惯。

    迟田纯平不由的想起关于安市武术圈的情报资料,在这些中国拳师中,擅长使用短兵器格杀术的,只有王洪一个。

    王洪用的是刀法,会是他吗?

    这时,派去查看机枪交火的上等兵跑了回来,他报告迟田纯平,刚才装甲车射击的,就是在这里杀害三名士兵的凶手,凶手已经潜进市区内。

    只是那边人手不够,无法在市区里搜索,只能放弃追击。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日军在安市只有200多人。除了铁路要巡逻外,多数人都派去守在公署、警察局、电报房、银行、银号、税捐局这些要害部门。余下不多的士兵,只能坐着汽车跑来跑去的展示兵力。

    连迟田纯平都归建到了宪兵队,加班加点的忙着,可以说,能用的人手都用上了。

    市区街道多、胡同多、人家密集,想从十几万人口中找到两个人,全部日军投进去也不够用。

    上等兵在那边询问了凶手的模样。一路追击的士兵说,他们看到一男一女两个人从现场逃离:男性,年龄不大,手里提着抢来的30年式剌刀,熟悉地形,体健力强,抱着那个女性也奔跑飞快;女性短发,穿了身学生服。

    迟田纯平听到熟悉地形,奔跑飞快,看了眼正在抬走的三具尸体,立刻认定:凶手就是王洪。

    从时间、能力、手法、对地形的熟悉、能奔跑,以及为什么抢了把剌刀才开始杀人这些条件和因素上,除了王洪,安市没第二个人的可能。

    王洪具备能力,这不用说了。这手短剑术只有长年练习的武士,才能在搏杀中顺手用出来。有这手刀法的,安市也许除了王洪,还有可能隐藏其他未知的能人。

    可作案时间、熟悉地形、擅长奔跑这块,非王洪莫属。

    别人会起大早,天天在这几座山上奔跑?

    抢剌刀的原因迟田纯平知道的更为详细。

    虽然他不知道王洪练的是古老的破甲短剑,可他亲眼见到王洪拿个木棍当刀,与一般习武之人都用自己的兵器完全不样。

    所以,王洪才会在手无利器的情况下,先抢走剌刀,再开始行凶杀人。

    世上不可能有那么多巧合。

    至于那女学生,应该是事件的引子。

    想通是谁是凶手,迟田纯平就拿过赵婧之的书包,看着上面娟秀的字体,让士兵们去把这街道上的保长先找过来。

    凡是保长,家门口都有个牌子。

    很快,保长就被士兵兵带了过来。

    迟田纯平客气的对这保长说:“你好,我是宪兵队的迟田。各保长要参加安市地方治安维持会,王县长的通知收到了吧?”

    这保长知道安市现在被日本人统治了,也收到了通知,赶紧点头哈腰的说:“收到了,能为地方治安服务,在下不胜荣幸”。

    迟田纯平见这保长对日本人没有什么不满的样子,就说:“不好意思,得麻烦你提前工作了。就是这里发生的事件,我需要你的协助”。

    保长腰弯的更厉害了:“长官有何吩咐,在下一定尽力”。

    这不是他的客套话,他心里也是这么想的。做这个保长久了,瞒上欺下、过手抽成,管着近两百户人家,凡是用得着他这个保长的,吃拿卡要都成了惯例。

    见日本人也要依靠他,马上欢喜的抱上了新大腿。

    迟田纯平把书包拿了过来,指了指着作业本上的名字,让这保长寻找。

    这保长倒是记得这新来的漂亮江南女孩,马上说对日本人说:“我知道,我知道,我带你们过去”,就在前面带路,引着迟田纯平和日本兵直奔赵家。

    赵婧之的家人已经知道日本人占领了安市,想去学校把女儿喊回来时,却看到有日本兵被人杀死在街道上,随后就被日本兵赶回了家里。

    家人们正在担心时,保长和日本人找了过来。

    一行人进入赵家没两分钟,赵婧之就对上了号。

    迟田纯平问清了赵婧之的基本情况,让赵父拿出她的照片,让保长陪着几个士兵守在赵家等赵婧之回来。

    他就带上余下的士兵赶到了高级中学。

    学校里只有王洪的一铺被褥,再一问,王洪大早上出去跑步,到现在也没回来。

    迟田纯平只是来求个佐证,让学校交出王洪的照片,再要求学校的人,见到王洪要立刻报告宪兵队,转身就回到了安市公署。

    他把整个事件向加藤队长做了汇报。

    看到迟田纯平有理有据的把案情起因、过程、结果、追捕情况和凶手情况依次做了分析,把加藤队长说的眼睛直发光。

    加藤在心中称赞着:这种擅长推理破案的神探可不常见,真没想到会出现在这里。应该给这个年青精干的中尉更多的机会。

    等迟田纯平汇报完毕,他给予迟田纯平大加赞赏,把整个案件的后续,都交由迟田纯平全权处理。

    迟田纯平不好意思说出他与王洪比过武,所以才对王洪了解这么深。有些不好意思的接受了赞赏,转身找了个房间,开始起草通缉令。

    要落趣÷阁时,才发现这事件不大好写,总不能把日本兵的所作所为也写上去吧?这会引起中国人的反感。

    他在屋子里转了半天,一拍脑袋,干脆就把事件反转了一下吧。

    坐下来,提趣÷阁就写:

    “通缉令

    王洪,安市高级中学学生,年龄19,身高175公厘,山东登州府人。西元一九三一年九月十九日,强掳民女时被路人发现,其执刀将三名日本人杀害,挟持赵姓民女逃离现场。令特悬赏购缉,倘能捕获者赏小洋500元,报信因而拿获者,赏小洋200元。凡诸人有知其下落者,即行报告日本国安市宪兵队可也,赏格是实此论。

    安市宪兵队”

    迟田纯平第一次写通缉令,他拿在手里看了又看,觉得哪里写的有点不对劲儿,就起身在屋子里转着圈儿琢磨起来。

    按这个通缉令发出去,谁也认不出王洪,通缉令上应该放上照片。

    有日本人的字样也不妥,中国人可能因为反感,而不去报告。

    可安市没有能把照片转印到纸上的印刷厂,冲洗照片要花很多钱。倒是可以找个画师,把照片上的王洪画出来,再印到纸上。

    可这样,王洪一见到有画像,转身就跑了,这通缉令还是起不到缉捕凶手归案的作用啊?

    迟田纯平越转转快,头都快晕了时,灵光一闪,立刻坐下来重新写了一份。

    “通缉令

    甲,画像,王洪,安市高级中学学生,男,年龄19,身高175公厘,山东登州人。

    乙,画像,赵婧之,安市女中学生,女,年龄18,身高160公厘,江苏苏州人。

    西元一九三一年九月十九日晨,二人在街头不雅,恼于奸情被路人围观,当街杀害三人,现已逃脱。令特悬赏购缉,倘能捕获者赏小洋500元,报信因而拿获者,赏小洋300元,只拿获一人减半。凡诸人有知其下落者,即行报告日本国安市宪兵队可也,赏格是实此论。

    安市宪兵队”

    这回,他总算满意了:

    隐去日本士兵,省的有损大日本帝国的声誉。

    单通缉王洪一个人,他武艺高强,不好抓捕不说,最重要的是王洪想跑就跑了。给王洪安个共犯,还是个女学生,想跑也不那么方便。

    因奸情杀人,这罪名嘛,够让他们两个名声臭的了,有些正义感的人,见到他们也会去报案,多好!

    这个女学生嘛,王洪要是不管,好听的罪名还有好几个。到时,拖这女学生出去游几次街,王洪这辈子就人见人打了。要是管这女学生,呵呵,女人那么麻烦,肯定会想着回家看看,守在她家里的士兵正好一网打尽。就算不回家,带个女学生在外面,行踪就别想藏住。

    最大的可能,这王洪躲不下去回原籍,那更好,改一下案发时间,大日本帝国又多了条占领东北的道由。

    迟田纯平不愧是间谍出身的中国通,对中国人的人文风俗了解的一清二楚,转眼间就制定好了如此阴险的通缉令。

    “啪,啪,啪”

    连迟田自己也在为这灵机一动的聪明鼓起掌来,他陶醉的欣赏了一会,就拿着这个胡编乱造污蔑陷害的通缉令就跑去跟加藤队长汇报。

    加藤抽出时间,把这篇通缉令一扫而过,心里一笑,这个迟田纯平的文趣÷阁还不错,顺口说了句:“迟田君,用心了”,当场签字同意。

    没有王洪和赵婧之的踪迹,也没有那么多的兵力,更没有王洪社会关系的情报,迟田纯平就没做太多的抓捕安排。

    由那个保长陪日本兵守在赵家不动,等着那个女学生回家。考虑到王洪武艺高强,可能会陪在那个女学生身边,说不定今天晚上就把两个人一网打尽了。

    至于学校那里,学生老师不少,环境复杂,派兵也难蹲守。只好派了个以前的眼线,一个亲日的汉奸警察,住到学校里盯着。

    最后,他亲自看着那画师把照片画成线描小图,又安排了将这个通缉令,与日本关东军司令本庄繁名义颁布的安民告示,一起连夜赶制,准备好了张贴的人手,这才舒心的回到公置里。

    他估计着,大概半夜就能印好,明早一贴,安市大街小巷就没王洪和赵婧之的立足之地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