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死同穴

    王洪呆了呆,费这么大的劲儿,拼死拼活的,把赵婧之带出来,最后的结果还是要跑路,真是有点丧气。

    不管怎样,他只能先安慰赵婧之:“这样吧,我送你回家后就回山东。日本兵要是找到你,你就说是我杀的”。

    赵婧之还是发慌,之前日本兵禽兽不如,后面暴虐的更是上来就开枪。

    日本兵要是找到她,怎么可能听她说几句话就信了?

    还不得带走问个仔细?

    那要是再发生什么……

    她不敢想下去了,可止不住脑海里又涌出刚才被日本兵按在地上那一幕,还有那子弹从身边飞过的样子,绝望中,哆嗦着扑进王洪怀里哭泣起来。

    美女投怀让王洪迟疑了一下,他把手放在了赵婧之的后背上,也想起了那些见到人影就开枪的日本兵。

    想什么来什么。

    远处传来了一声狗叫声,王洪想起日本人喂养的大狼狗,低低的骂了声:“一群畜生”,赶紧拥着赵婧之继续往前跑。

    一个日本兵带着大狼狗,与追兵们在山沟处汇合,随后,大狼狗找到了血腥味儿,立刻带着他们追赶了上来。

    听着后面越来越近的人狗叫吼,两人不得不再次狂奔起来。

    这条黑背大狼狗十分好战,知道目标就在前方不远,开始不耐烦起来,反复对着饲犬员吼叫着,示意他放开了狗绳。

    这日本兵问了下情况,知道前面追的是一男一女,武器只有一把剌刀,就把受过严格训练的大狼狗放了出去,准备用军犬拖住王洪二人。

    据说,日军在侵华战争中使用超过10万条军犬,918时,东北就有250条有编制的军犬,清一色的大狼狗。

    日本军犬有专门传送命令的,也有追踪咬人的。配有专用的防毒面具,速度能达到25公里,可以运送360发子弹,四五分钟就能咬死一名成年人。

    狗食更是一个月要花十几块现大洋。每天7两鲜肉或者8两沙丁鱼,大米和麦子要8两,外加蔬菜4两,还有各种口味搭配,远强于‘吃草’的日军。

    这些大狼狗也在战争中回报了日本主子。残害了无数中国人的生命不说,很多时候,作战布局,移动埋伏,都被这些畜生提前发现了。

    王洪正拉着一瘸一拐的赵婧之疾走,突然感觉身后传来了奇怪的声音,他一回头,看到一条大狼狗已经跃在半空中,正张着血盆大嘴,对着赵婧之后背扑去。

    赵婧之浑然不觉,可王洪的头发汗毛瞬间竖立了起来,情急间扣住前脚猛的一蹬地,身子借力急转,拉着赵婧之的左手一用力,把她抱到怀里,手中的剌刀对着那狼狗的肚子就砍了过去。

    大狼狗在空中伸展着,无法借力,狗眼睁睁的看着它的肚子被这一刀斜斜的开了膛,哀号掉到了地上。

    落地时,这狗习性把四肢先落在地上一撑,这倒好,刀口里哗啦啦滑出一大坨东西。

    一股浓厚的腥臭味迎面而来,白的、红的、黑的、黄的、绿的、粉的,一大堆油腻的内脏冒着泡儿摊在了地上,吓的赵婧之一下抱住了王洪不肯放开。

    那大狼狗暴虐之极,都这样了,还奋力的最后站起来一次,然后就软软的趴在了地上动弹不得,却还凶猛的瞪着两人。

    王洪见这狼狗不能动了,没再理它,搂着赵婧之就要继续往前跑。

    赵婧之被这狗一吓,身上最后一点力气也没有了,身子从他手中滑脱,软软的坐在了地上,认命的低声哭诉:“我走不动了”。

    看到赵婧之那苍白的脸庞,微闭的双眼,王洪只好弯腰抱起她继续往前跑……

    陡坡与树林间有一片浅草地,象一片毛茸茸的地毯,从树林斜斜的漫到了陡坡的腰间。

    青黄招摇着,远望过去,平平坦坦的,一览无余。

    陡坡下,却有个视线不及的小坑。

    只有站在坑边,才能看到狭长的小空间里,王洪和赵婧之互拥着,蜷缩在里面。

    听着不远处日本人的声音,赵婧之惊魂未定,眼前不断浮现着刚才的幕幕影像:

    被他抱在怀里飞奔,日本士兵瞄向自己开枪的样子;子弹打在树枝上爆开、打在石头上怪叫的弹走、打在地上冒出的土花;两个狰狞淫笑的日本兵拖着自己的恐怖;他一扑而过后,日本兵被捅倒在地,死前挣扎求生的样子;跑不动了的绝望;在脸与地面接触前,被他一把挟起的庆幸;让人反胃的日本兵和那大狼狗的尸体;

    最后,定格在,他提刀站在面前,树林透过来的一缕阳光照在那高大威武的身躯上。

    赵婧之忍不住象要把自己融到王洪身体里一样,缠抱的更紧了些。

    虽然她在二十分钟前,根本不喜欢、不搭理这个假装偶遇邂逅的王洪同学。

    可现在,两人的脸贴到了一起,她紧抱着他,而他的手放在她的后腰上,更可怕的,是的两人纠缠在一起腿……

    赵婧之羞涩是羞涩,可经历了被日本兵拖到小胡同里这一遭,又被子弹没停歇的追赶,拼死跑了十里山路的她,只有这一个依靠。

    形势逼人,她没有选择。

    王洪抱住她,她顺势也抱了回去,还抱的更紧,那一刻,一个念头闪电般的转了出来:不死就嫁给他。

    想通了,她就觉得这姿势没有了任何的违和感,放开了身心,只想待在他那宽厚的怀里多歇一会。

    王洪压着的肺里传来的火辣,微喘着倾听着四处的动静。

    右手的剌刀插在草皮下,手指微动着,随时准备着暴起一击。

    怀中,赵婧之贴着的太紧了,柔柔的,嫩嫩的,让他总是想啃上一口,只是现在不是时候。

    他忍了又忍,只好把注意力转到了手中的剌刀上。

    砍死了条狗,让王洪想明白了‘拳不离手剑不离身’这句话的另外一层意思。他心道:还好跑不动时也没丢掉这家伙,刚才要是空着手,那麻烦就大了。

    这把剌刀刚磨过,刀刃只开了一半多,磨的很小心,很锋利。

    白磨的刀条,依稀可见的打磨纹理如同布纹般,钢口比从小到大见识过的,铁匠打各种的腰刀、砍刀、青龙偃月刀、短刀、攮子、匕首都要好上很多。

    带着卡簧的鸟嘴型刀柄,握起来很舒服。

    刀长半米,跟宋剑差不多。可刀条上开着血槽,比厚脊的宋剑轻上很多,做不出破甲剑法的硬朗动作和双刃技巧。

    杀人的好家伙啊!

    可惜,现在武艺再好也只能用来贴身近战了。

    短短的时间里,王洪经历了用偷袭方式杀人见血,和被子弹追的满山跑,一下就打破了他从小到大,以为武艺高强就能仗剑江湖的梦想。

    一路上没有被子弹打中,主要是有东西遮挡。

    更重要的,是两个人命大。

    总不能次次命大吧?

    王洪终于明白了姥爷不再死守家传武技的原因,却也有了自己的困惑:难道面对日本兵,练一身武艺,却只能近身捅人?背后偷袭?砍大狼狗?

    这时,四处都传来了铁钉军鞋踏出的沉重脚步声,有一个日本兵走了过来。

    草坪看过去,一目了然的样子,让这个日本兵扫了几眼,就把视线转向了树林方向,脚下慢慢的走着,四处寻找着可疑的地方。

    王洪收住心思,与赵婧之同时摒住了呼吸。

    这个小坑也是走到近前才看到的,两人的心里都祈望着,能躲开这些日本兵。

    赵婧之心里在向各路神仙许着愿,可脑海映出来的,却想着王洪站在他面前,身披晨曦的模样。她听着日本兵的脚步声,闭上眼睛,死死搂住王洪,认命的等待着。

    这时,她才发现,与喜欢自己的人相拥死去,仿佛没那么凄惨。

    王洪却在难受中,日本兵的脚步声很大,却离他们还有些距离。

    可怀中的赵婧之搂的实在太紧了,让他快喘不过气来。

    这一刻,动不得,更也推不得。

    有些窒息的感觉,让他紧张中却也暗自苦笑,两人这是同命鸳鸯啊!

    搂的这么紧,被发现了,连反击一下都不能。

    生没同衾,死却同穴。

    想到这里,王洪索性放开了手中的剌刀,也抱住了怀中的女孩,脸贴在了一起,一起等待命运的判决。

    时间似乎停顿在那里。

    来来回回走过了几拔搜索的日本兵,不时传来日本兵对着不好进入的地方开枪和喊叫的声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脚步声才稍远去了一些。

    二人这才松开些,让自己透口气,却看到明明秋高气爽的天气,两人都满身是汗。

    赵婧之紧贴着王洪,这姿势说不清他们谁在抱着谁。对她而言,在不知不觉中,她已经记住了王洪味道,习惯了贴在王洪身上的感觉,把自己完全托付给了这个男人。

    王洪闻着身边的淡淡的清香,却挺起了脖子,侧耳倾听着远近的声音。

    那专注的样子,吸引住了赵婧之。

    她看了会王洪的侧脸,思绪就飘忽了起来。

    要是没有日本人追着,自己与他会不会这样哪?要是躲过日本人,会与他自由恋爱嘛?家里人知道了会说什么哪?……

    想这些很费神,很快,她便放空了脑子,身子缩了下,闭上眼睛,贴在他的胸膛上,安心去听他那有力的心跳。

    王洪听着日本兵的声音,感觉到有人在守在高处的,有人分散在四处搜索的,近处倒是没人,这才轻吐了口气,用极小的声音说:“先别动,我们在这里躲到天黑再出去吧,到时先去你家里看下什么情况”。

    赵婧之只是在他怀里微嗯了一声。

    王洪说完这话,却发现,不太容易躲。

    这才上午八点多钟,距离到天夜还有十几个小时,两个人就窝在这里?

    日本兵并没有远去,两人只能保持这个姿势。

    很快,气氛就从暧昧向亲密转变着,赵婧之感觉到了某些变化,随着炙热的气息越来越近,她胆怯起来,想离开些距离,却又有那么一点点的悸动,让她期待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