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71章 影灵(下)

    林天赐出门在外这么久,也算是见过不少奇葩,但眼前这位的奇葩程度,让人看了觉得眼皮疼……

    她的皮肤极为白皙,并非那种健康的奶白色,而是惨白,犹如泡在水里死了不知多久的尸体。

    皮肤本身也是黯淡无光,仿佛不是活物,而是一只会说话的高阶不死生物。

    但实际上林天赐并未从这人身上感觉到任何的鬼气,也能看到她呼吸时胸前的轻微波动,证明是个活人。

    但比起这些特点,最显眼的,就是她的双目。

    细细的缝合线将她的上下眼皮缝合在一起,针脚密密麻麻,简直跟用缝纫机缝出来的一样,可以说看着都疼。

    这个瞎子也太硬核了……

    而除了眼睛,林天赐马上也注意到这人兜帽下面,在靠近太阳穴的位置有两个略微凸起的部分,像是精灵那种尖尖的耳朵。

    “精灵?但你的这种体貌特征完全不在我的记录当中……”

    赛莉也看到了对方的长相,马上反应过来:

    “你……难道是影灵?”

    “是的,我是影灵,鸦后忠诚的仆人之一。”

    影灵拥有与阴影相关的天赋能力,林天赐躲在死角的阴影里,正常人肯定看不见他,但对影灵来说,感觉阴影之中的事物,比看被阳光覆盖的事物还要容易。

    “不愧是无所不知无所不晓的蓝色妖精,我还以为我们影灵的存在已经被彻底遗忘了。”

    这话可能是吹捧,但对赛莉来说就有点尴尬了,因为影灵这事儿还是从死对头,号称全视之眼的莫古嘴里听说的。

    她会知道赛莉并不意外,蓝色妖精的名气还是不小的,毕竟是在上古精灵发达之前就已经存在了,只是一般没人知道蓝色妖精还是白手协会的幕后boss。

    而且,这人把眼睛缝起来,可不是单纯的受虐狂。

    已经说过很多次了,眼睛虽然是凡人观察世界的主要手段,但也是最不靠谱的? 她把眼睛缝起来? 可能是想要放弃视觉以换取其他方面的能力。

    这不常见,但也不罕见? 尤其是在信奉神祇的牧师当中。

    所以即便不用眼睛? 她也能发现林天赐并非这个位面的居民,甚至能顺着魔法通讯‘看到’远在妖精之国时钟塔上的赛莉。

    简单的聊了两句? 影灵继续道:

    “我昨晚突袭了这里,一些身上带有深渊气息的家伙想要打开通往亡灵位面的传送门? 竟敢在鸦后的神圣森林附近做这种事? 作为惩罚他们的灵魂必会堕入阴影位面永远不得轮回。”

    这……还真是挺狠的。

    鸦后是一个极为神秘,几乎连是否存在都要打个问号的神祇,但显然,她也不是什么心软的家伙。

    带有深渊气息的人? 应该就是恶魔崇拜者? 他们死后大概率会按照跟恶魔的契约坠入无尽深渊,最终变成恶魔。

    但按照这位影灵的说法,她应该是把干掉的恶魔崇拜者的灵魂送去了阴影位面,永世受尽阴影力量侵蚀的折磨。

    别以为人死如灯灭,魔法世界有的是方法让人死都死不安宁。

    不过讲道理? 恶魔崇拜者们有一个算一个,凌迟都不冤枉? 没有必要同情这种恶棍。

    “你应该是察觉到了这里有问题才来探查的吧。”

    林天赐行了一礼算是打过招呼:

    “差不多,不过我来晚了。”

    “鸦后不会拒绝善意的帮助? 我也一样。”

    这句话算是表明了她的态度,随即又道:

    “我能感觉到你有很多疑问?”

    她拥有某种特殊的感知能力? 会察觉到这一点并不意外。

    林天赐确实有不少疑问? 犹豫一下? 问道:

    “请问,您做这些,是为了避免法拉受到伤害吗?”

    按照和赛莉商量出来的结果,这位居住在乌鸦森林的影灵大概率是法拉的亲妈。

    “法拉……”

    影灵并没有第一时间回答,略微迟疑的轻声呢喃着法拉的名字。

    赛莉心细,比林天赐敏锐多了,她立刻插嘴道:

    “法拉也是你的名字对吗?”

    法拉的亲爹,也就是那位公爵大人太过思念爱人,用爱人的名字给自己女儿命名以解相思之苦。

    只是对当事人来说,听到这事儿时心里的滋味……

    那可就只有自己知道了。

    “那已经是二十年前的事情了,我当时也还太过年轻……”

    对精灵来说,二十年前好像也就是不久前,毕竟精灵的平均寿命在500年。

    但具体情况也要具体分析,林天赐和赛莉都不知道,影灵虽然也是精灵亚种的一个,但他们因为长时间居住在阴影位面,即便有鸦后的保护也不可能完全不受伤害,寿命自然也大幅缩短了。

    影灵的寿命,实际上跟人类已经差不多了,顶多也就比人类能多活个几年,二十年对她来说也同样非常漫长。

    本来可能想倾诉一下,但说到这里,她又突然摇了摇头:

    “那是个荒唐的故事。”

    赛莉肯定已经拿起纸笔开始记录了,结果人家说了的开头,直接给咽了回去,太特么吊人胃口了。

    不过就算没有明说,大致也能猜得出来。

    进森林打猎的年轻公爵在迷路的时候偶然遇到了驻守在森林内的影灵牧师,二人迅速坠入爱河,但公爵是人类,也不可能长久在森林中居住下去,影灵牧师则也不可能背弃对鸦后的信仰,她无法放弃驻守乌鸦森林的使命。

    最终,二人只能分离。

    故事虽然很老套,但从零散的线索中拼凑出来的,大致也就这样。

    深深的叹了口气,影灵选择掀过这篇:

    “那孩子出现在森林里的时候我一眼就认了出来,原谅我用那种严厉的口气向你们发出警告,自那以后,鸦后不允许我见直接外人。”

    她说的‘自那以后’大概就是爱上公爵的那件事以后。

    除了海精灵以外,几乎所有的精灵族群都对半精灵带有严重的歧视和敌意,甚至超过了对其他种族的排斥,精灵与其他种族(大多数都是人类)所生下的半精灵甚至会在幼年时期就被自己人给弄死。

    而对于行踪成谜,存在隐秘的影灵而言,有半精灵出生更是不被允许的事情。

    她会直接跟林天赐说这些,是因为这里是魔法与死亡女神维婕丝的圣坛,鸦后无法干涉也无法观察这里,如果在乌鸦森林中碰到林天赐,她肯定会一言不发的转身离开,根本不会解释这么多。

    “你的双眼……你用它作为代价,换取了法拉的幸存吗?”

    影灵摸了摸眼皮上的缝合线,轻轻点头算是肯定了赛莉的疑问。

    “我祈求鸦后消除法拉身上所有的精灵特点,希望她能作为一个人类好好生活下去,作为代价,我立下誓言永远守卫乌鸦森林,以双眼交换这一誓言。”

    感觉这个鸦后太不近人情了,俗话说宁拆十座庙不拆一桩亲嘛,看来鸦后大概率是个没有爱情滋润的剩女,不然不会冷酷到这份上。

    林天赐脑子里转着这些乱七八糟的渎神念头,影灵牧师则继续道:

    “这些陈年旧事就到此为止吧。作为位面旅行者,你愿意保护法拉我很感激,但你来咒文之心的目的是什么?知识?还是金钱?”

    有关于极蓝辉星体和修士的事情,不能说的太详细,哪怕这位影灵表现的十分友好,因为赛莉对他们的了解太少,林天赐也多少有些不放心。

    “仅仅只是旅行至此。”

    “那孩子身上的佩戴的纹章是托尔兹魔导技术学院的……我明白了,你应该签过一个魔法契约。”

    失去双眼让影灵获得了其他观测手段,居然还能看到签过魔法契约的痕迹。

    “不论如何,请接受我的谢意,我不被允许见法拉。”

    连自己的亲生骨肉都不能相见,鸦后果然太冷血无情。

    “但我也很奇怪,吸血鬼为什么会瞄准你们。”

    乌鸦森林相当于鸦后的圣地之一,作为驻守这里的牧师,影灵可以通过鸦后掌握正片森林的动静,有吸血鬼出没,乃至他们到底冲着谁来的一看就知道。

    “关于这件事还有一些未能查明的地方……”

    确实没查明白,现在仅仅只是把嫌疑锁定在了艾米身上,太过神秘完全查不到底细的诺拉也并未排除。

    “最近还出现了恶魔崇拜者那些邪教徒,事情更加复杂了。”

    这事儿跟法拉她们没有关系,应该是齐家瑞看着的那个叫爱丽榭的恶魔之女的问题。

    “鸦后命令我清理所有进入森林的邪恶生物,必要的时候,我会提供一定的帮助。”

    说完这句话,影灵转身想要离开。

    她跑来维婕丝的圣坛,是因为在距离乌鸦森林太近的地方有恶魔崇拜者试图打开亡灵位面的传送门,过来清缴他们属于鸦后的指示。

    这次刚好碰上林天赐,也是考虑到或许还有更多的恶魔崇拜者会来到这里,所以为了保险起见过来探查一番。

    但这里毕竟是维婕丝的圣坛,而不是鸦后的,她在无法在这里久留,时间拖的太久,也容易让鸦后对她产生不信感。

    神这玩意儿,听起来就很麻烦啊……

    眼看就要踏入隐藏的密道,影灵停了停脚步:

    “抱歉,我不能告诉你我的名字,我也不能知道你的名字,但我不希望法拉受到伤害,希望你能多加注意。”

    名字是有力量的,也是意义重大的,如果影灵把自己的名字告诉林天赐,或是知道林天赐的名字,鸦后就会察觉到她的牧师见过什么人,所以自始至终,影灵都没有任何自我介绍一下的意思,也没有追问林天赐和赛莉具体叫什么的打算。

    影灵的特殊感官让她知道林天赐并非那种恶人,同时也知道他身负保护法拉得魔法契约,这就足够了。

    林天赐抱拳行礼道:

    “我会尽我所能。”

    场面话嘛,说一说又不会少块肉。

    得到这个答案,影灵留下为不可查的一声谢谢,随即整个人融化在了舞光术无法射穿的黑暗之中,像一缕青烟般消失不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