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5章 门中阵中(下)

    张百熙心好累,凌云子和白虹仙子能从他眼皮子底下来了个金钱脱壳,可见师弟师妹的修为更加精进,可欣慰之余一想到这俩不省心的货竟然拿保命的修为干这个,顿时怒不可遏。

    手掐法诀,摸出黄纸。

    只听一阵龙吟之声,此等异叫竟然出自黄符!

    ……

    没多久,凌云子跟白虹仙子两人额头紫上加紫的被张百熙抓了回来,这回可没有站着,而是让两人跪下认错。

    多说一句,所谓紫上加紫,其实就是一个大紫包上再加一个,分外惹眼……

    除了之外,为了避免这俩人再次逃跑,张百熙亲手抛出无数符箓,组成仙符锁神大阵,死死的困住二人。

    一切准备就绪,张百熙灌了口茶,补充水分,一看就是暴风雨来临的前奏。

    也不管烫不烫,放下茶杯,张百熙便开始启动说教模式,足足说的口干舌燥,再给自己煮了一壶茶才停下来。

    这并不是结束,仙符大阵还没有撤,可见沏壶茶的功夫不过是中场休息……

    “师兄,你刚才说的我们都听到了,不是我不想娶亲,这不是没有人选嘛。再说,要娶也是你先,哪有当师弟的走到师兄前面的。”

    凌云子不说这话还好,此言一出张百熙连煮茶的功夫都免了,直接引爆他的玻璃心。

    “我不想娶亲吗?!跟我同龄的女修早就当孩子他奶奶了,我何尝不想双宿双飞!还不是你们这帮逗逼,我去娶亲,你们还不把这神符门给拆了啊!”

    白虹仙子埋怨的看了凌云子一眼,像是在说‘多嘴个屁’,他这一句话正好踩在张百熙的痛处上。

    确实,凡人有凡人的烦恼,修士也有修士的烦恼。

    以普通修士的平均年龄来看,差一两百岁属于正合适,就跟凡人差一两岁似的。可张百熙即使在修士中也已经算是中老年了,这种年纪的人想找个称心的老婆可不容易。老牛吃嫩草吧,他又拉不下这个脸,再说他哪有时间去搞这个,光神符门内这一大摊子事儿就够他忙活了,还要分出心思修行,张百熙能怎么办?他也很绝望啊。

    张百熙再次启动三寸不烂之舌,好一通唧唧歪歪。

    凌云子跟白虹仙子自然是不厌其烦,但又都碍于师兄的武力值太高,只能老老实实苦着一张脸听着。

    不过他们救星很快就来了。

    一柄洁白的飞剑刺穿仙符大阵,哆的一声扎在张百熙面前。

    “哼!回头在继续说”

    听到师兄这么说,两人都松了一口气,回头再说就是以后再说,以后再说就是再犯之前不会说,今天这事儿就算揭过了。

    张百熙伸手一招,飞剑乖巧的落在手中,从剑柄上掉下来一张纸条。

    “师尊来信说不日将出关,问我等在他闭关时可收下良才。”

    见到这张纸条,张百熙不免再次头疼起来。

    都说有什么用的师傅就有什么用的徒弟,师尊造化仙人名气很大,逗逼的名气也很大!

    像今天这样的飞剑传书已经不是一次两次,而是几乎隔几天就来一发,每次都说不日出关,说了快好几百年了也没出来。

    不过造化仙人对徒孙还是蛮在意的,每次发信息总会问一句有没有收下良才美玉。

    目前神符门在山上的共有外门弟子105名,内门弟子48名,只不过这些都只能算外围弟子,造化仙人所问的还是真正传授衣钵的真传弟子。

    说的轻巧,一个真传弟子哪那么容易找?

    目前真传弟子只有一个,由张百熙亲自教授,其余师兄弟还都是咸鱼状态。尤其白虹仙子,她那脾气还想传道解惑、教人修真?砍人还差不多。

    所以张百熙在纸条上写下‘弟子恭候师尊出关,但真传还是只有一人’。

    他正要把纸条塞进飞剑剑柄送走,凌云子先一步拦了下来,陪笑道:

    “师兄别急,这次入门测试会有良才。”

    “嗯?你又想干什么?”

    每次师尊发信息凌云子从不过问,这次突然转性,张百熙觉得这货又在密谋着什么坏事。

    “几年前我在山门旁遇到一个求保胎符的员外,而今员外的儿子正好在入门测试之中。”

    张百熙听凌云子这么说,旋即放下飞剑,坐在蒲团上疑惑道:

    “就是你发了请柬的那个孩子?难道你想收他为真传?”

    “正是。”

    此言一出,张百熙的脸色顿时凝重起来:

    “师弟,你可要想好了,此等大事绝非儿戏。”

    连一直与凌云子不对付的白虹仙子听闻都不仅侧目。

    “我自然想好了,此子与我有缘,这是其一。此子仙缘极深,单单看到请柬便引得异象,可见其仙缘之厚,这是其二。”

    张百熙听闻凌云子的话,假如这个叫林天赐的孩子真的有这么好,收为真传也不无不可。

    修真者最讲缘法,仙缘是缘,与师傅之间的缘分更是缘,哪怕他的资质就算不顶天,只要有中上就是块可造之材。

    不过,凌云子收徒这件事和其他师弟师妹收徒不一样。

    张百熙作古之后,掌门之位本应由他的真传弟子接任。可问题就在于张百熙的真传弟子是个女修,除了尼姑庵和少数几个女性宗门外,还真没有女子当掌门的例子。所以张百熙不打算让她接任掌门。

    如此一来,掌门之位很可能就会交到资质最好的凌云子身上。而他的真传弟子自然也就是下下任掌门,所以在人选方面不可不慎。

    “师兄,我知你担忧什么,女子当掌门又如何?你就是太古板,白虹师姐你说是吧。”

    “哼!”

    白虹仙子别过脸去,哼了一声算是默认了。

    “师弟我无心掌门之位,太累了。而且我敢肯定,那小子也没有这个心思。”

    “哦?为什么?”

    十大派之一的掌门,是可以在整个修真界呼风唤雨大佬。

    如此地位、如此权势,实在是很少有人不动心。造化仙人门下的这几个逗比除外,他们属于特例。

    就像凡人之间有权谋之争一样,修士中自然也有各种各样的勾心斗角。为了掌门之位杀师杀兄的不甚枚举,各大门派在选人之时格外看重门徒的人品,同时在教育方面也多有加强,可这是种也不能完全消除,毕竟有人的地方就有争端,仙人也是人啊……

    凌云子哈哈一笑:“只因这孩子的脾性我很欣赏,很有我当年的风采。”

    张百熙一拍额头。得,药丸。肯定又是一个逗逼。

    –‐‐——–‐‐——

    另一边刚从水里爬出来的三个小伙伴,突然发现自己在水下拼命其实是完全没有必要的,气势一下陷入低迷。

    正如他们所想,其实根本不用潜进水潭跟大鲶鱼拼命,他们只要游过水潭,然后顺着路一直走就行了。

    “仔细想想也不是没有好处。”

    林天赐一边走一边说道:

    “咱们每人都拿到了一个法宝……好吧,类似法宝的东西,我猜这东西在以后的测试中很可能会是不小的助力。”

    “天赐兄所言极是,道理大家都懂,可还是有种失落感不知是怎么回事?”

    “八成是因为害怕拿到的法宝没什么卵用吧。”

    “……”

    三人垂头不已,林天赐主要是为自己的后知后觉感到不爽,宣绍阳则是因为万一拿到的法宝其实完全在测试中用不到而有些担忧,至于吴大壮?

    他在低头啃桃子……

    “不管怎么说,咱们总算过了第一关,你们看前面。”

    宣绍阳和吴大壮两人抬头一看,只见草地尽头出现了一面七彩斑斓的雾墙,这东西他们见过,不久以前通过金桥到达寻仙路路口就是过了一堵这样的墙。

    它的出现让三人打起精神,不管有没有用,他们还要面对接下来的考验。

    这回宣绍阳可再也没有任何的轻视之心,不仅手握寒霜剑,一副随时准备战斗的模样,还把匕首挂在腰间而不是像之前那样放在包裹里。

    吴大壮扛着大力棍,看姿势倒不像随时准备战斗,而是像准备下地干活的农民。没办法,谁让这条棍子的长短粗细都跟自家的锄头有一拼,吴大壮习惯了……

    林天赐也紧紧手中的追魂镖,稍早前用桃树当靶子试了试。攻击力只能算凑合,而且是相当的凑合,感觉跟上辈子用过的美工刀差不多,能扎进树皮里,再深就不行了。好在这东西自带追踪功能,不管他用什么体位什么姿势丢出追魂镖,最后总能命中,也算是弥补了攻击力不足的特点。

    三人准备停当,互相点点头,随后一脚踏入那面雾墙之中。

    浓雾像是毛玻璃,让人看不真切。不过雾墙很窄,只要多走一步就能跨过去。

    眼前的光亮开始迅速变暗,原本在户外那种晴天阳光足的样子没有了,他们似乎进了一个封闭的空间中。

    眨了眨眼睛,宣绍阳抬头看了看头顶悬挂的牌匾。

    “练心阁?”

    “听上去这个名字好像是仙人们修行的地方?”

    林天赐也不敢肯定,他将视线平移,看向牌匾之下的内部。

    地面是石质的,装饰着复杂的花纹。天花板散发着清冷的光,算不上暗,最起码视物没有问题,但也算不上明亮。

    最为奇葩的是,所有的墙壁上都镶着镜子,让林天赐想起上辈子曾经见过一次的镜子迷宫。

    “这一关似乎是迷宫,咱们小心一点,说不定有陷……大壮别闹。”

    正说着话,林天赐感觉像是有人拍自己肩膀,他以为是吴大壮,随手一拍将那只手拍掉,却发现吴大壮在左边面对他,并瞪大了眼睛。

    “天、天赐兄……”

    林天赐突然有种非常不妙的预感,自己背后一定有什么非常吓人的的东西:

    “你们的表情告诉我,我不应该回……”

    话没说完,一张呲牙咧嘴还带着尸体青僵散发着恶臭的鬼脸出现在眼前,这突然的一幕差点让林天赐吓得背过气去:

    “鬼啊啊啊啊啊啊啊!”

    恐慌之余三人调头就跑,然而他们一回头,便看到身后站着另一只吐着舌头像是上吊死的女鬼。

    “呀啊啊啊啊啊!!”

    惊叫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