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水下飙车

    按照最初的设想,林天赐本打算让力气较大的两人控制住大鲶鱼,灵活的自己上去用宣绍阳的匕首补刀输出。

    可这个计划在看见大鲶鱼有一定程度的自愈能力时,便不得不做些改变,毕竟万一短时间内弄不死大鲶鱼,他们很可能会被拖入消耗战,这可不是什么好事。

    所以计划就改成了,林天赐引诱,其余两人埋伏控制,再让林天赐加固束缚,最后由宣绍阳补刀。

    多了一个步骤效果很明显,只要计划成功,大鲶鱼将失去或极大削弱移动能力,因为后续的绳索会把它捆成一根‘鱼棒’,没办法甩尾怎么游?还不是任人宰割。

    这与海带缠潜艇有异曲同工之妙。

    但若是某一步出了差错,那就很可能玩脱。

    ——他现在就玩脱了。

    力的作用是相互的,绳索断裂的瞬间,拉着绳索另一端的宣绍阳和吴大壮顿时摔得人仰马翻,大鲶鱼也因用力不小而后仰。

    这时正好是林天赐在大鲶鱼身上忙活着捆绑PLAY的时候……

    便听一声爆音,林天赐立刻意识到不妙,正要松开卷在自己手背上的绳子,却因为大鲶鱼的后仰似的这一动作没来的实施就被掀翻,他只脱口而出一句:

    “卧槽?”

    大鲶鱼挣脱枷锁,马上察觉到自己身上还挂着一个人,本能的想把他甩下去,跟一颗鱼雷似的飞快在水中游动。

    刚刚揉着屁股爬起来打算补刀的宣绍阳和吴大壮看到大鲶鱼拽着林天赐越游越远,耳边还残留着天赐小哥儿中气十足的回音:

    “卧槽槽槽槽槽槽……….”

    两人面面相觑,互相对视一眼。

    这咋办?

    –‐‐——–‐‐——

    先不说留在原地的二人,林天赐感觉非常操蛋。

    他觉得自己就好像出门溜哈士奇,结果被哈士奇牵着走的苦逼主人,亦或是用一个绳子拴在火车车厢外放风筝的……啊,那个风筝。

    总之这种感觉非常不妙,因为大鲶鱼不仅游的快特别灵活,还懂得利用地形。

    潭水之下不可能一马平川,大大小小很不科学生活在淡水里的珊瑚礁,层次不齐的水下岩石,这些都很要命。

    大鲶鱼颇为灵活,它在这些东西附近快速穿梭,好几次都险而又险的擦着天赐小哥儿的头皮略过。

    以大鲶鱼的速度,这要是撞上非得四分五裂不可。

    这样下去绝对不行,必须想想办法。

    危急时刻林天赐第一时间想到的是先把自己和大鲶鱼分开,于是他伸手在怀里摸索,这一原本简单的动作也在大鲶鱼跳迪斯科似的游动下变的分外艰难。

    大鲶鱼见还没有甩下去,速度越来越快。在林天赐的视野中,四周的景物就跟虚影似的快速流动。

    猛然间,他似乎还看到躲藏着恒公鱼的大珊瑚礁在眼前一闪而过,以及一众吃桃小鱼懵逼的鱼脸。

    水下飙车非常刺激,林天赐并不像要这种刺激,费了好大的劲儿,终于从怀里摸出一枚破口比较锋利的贝壳。

    因为算的上武器的只有宣绍阳的一把匕首,所以林天赐为了保险起见,挑了一枚贝壳装在怀里以备不时之需,现在正好用上。

    攻击大鲶鱼是别想了,大鲶鱼身上粘液颇多,光滑异常,以自己的力气用贝壳根本不破防,反而会让情况更糟。

    他只想隔断绳索,先脱离大鲶鱼的牵引再说。

    “碎了!竟然特么的碎了!”

    伸手拿着贝壳用力一割,结果水草编成的绳子没事,贝壳先碎成好几片。更惨的是,由于速度很快,水流汹涌,那几片贝壳碎片让水流一带,马上就不知飞到哪去了。

    “该结实的时候不结实,不该结实的时候又结实,尼玛啊!”

    悲催的天赐小哥儿怒骂出声,可这无法改变大鲶鱼来回折腾。如果大鲶鱼能交流的话,林天赐真心想说:停车!我想吐!

    手头唯一的武器没了,林天赐一边尽可能的躲避岩石珊瑚,一边想着办法。

    他首先想到自己那个没什么卵用的系统,不久以前刚刚激活了新功能,说不定有新手大礼包之类的脱身办法。

    一念至此,林天赐打开系统面板,随即多了一条有关大鲶鱼的鉴定信息。

    【鲶鱼】

    描述:由神符门掌门放生后山潭水中,用于入门测试的大鲶鱼。体格健壮肉质细嫩肥美,适合清炖红烧炖汤,不适合烧烤。

    我没问你怎么吃,我想知道怎么脱身啊啊啊啊!

    果然还是没什么卵用的系统!

    如果能找到这坑爹系统的客服,林天赐一定会连声大喝妈卖批!

    然并卵的系统靠不住,转念一想,突然想起这个环境中自己的意志能影响一部分现实。

    这一特点还有待验证,没有确切的把握林天赐也拿不准。

    不过现在也没别的办法,纯粹死马当活马医,万一有用呢?

    他先是一巴掌呼在大鲶鱼的尾巴上,默念:停,停,赶紧给我停下来!

    结果屁事都没有发生……

    用意志影响现实,这一特点似乎还有些未知的限制,也许对生物不管用?

    联想到之前自己能让青桃变红,或许对植物有效?

    他正暗自分析着,下一秒景物似乎有些眼熟。原来大鲶鱼拽着他在深潭里转了一大圈,又转回来了。

    这是因为大鲶鱼可悲的智商终于上线,既然我甩不掉你,那我挤死你总可以吧?

    大鲶鱼所住的洞口顶多不过半米宽,再往里面不知多深,却越来越窄。一条大鲶鱼加一个6岁小孩的组合钻进去,大鲶鱼死不死不清楚,林天赐八成是死定了……

    时不待我,林天赐也没时间琢磨到底意志影响现实这条特点管不管用,抓着用水草编制的绳子默念:长长长!

    结果还真成功了,那些水草就跟动物世界里时间加速的植物镜头一般疯狂生长,一时间远远看去就像一个大草包拖着林天赐游过来似的。

    留在原地还没想出什么对策的二人扭脸一看,正好见到此景。先不说办法,他们要是再不躲开,大鲶鱼就要撞上来了!

    两人屁滚尿流的撒丫子就跑,而大鲶鱼因为突然茂盛起来的水草遮挡视线,根本看不清前面距离自己的洞口有多远,这样下去妥妥的装在石壁上玩完。

    好在大鲶鱼反应迅速,尾巴一甩,跟船舵似的来了个左满舵。慌忙逃离的二人看到水草之下的大鲶鱼以一种几乎横向漂移的方式从眼前划过……

    ——然后撞在石壁上。

    速度太快,转弯距离太近,老司机也会翻车。

    也多亏如此。

    要知道林天赐始终挂在鱼尾附近,如果大鲶鱼一头怼在石壁上,根据惯性,林天赐也会一头撞在石壁上,他可不比大鲶鱼抗操,轻则脑震荡,重则脑浆迸裂,碎了一地。

    这下可好,由于大鲶鱼是横向砸在石壁上,林天赐有了大鲶鱼这层垫底的,倒是没受到什么伤,可仍然感觉五脏六腑都移了位,眼前忽明忽暗,金星乱冒。

    “畜生!纳命来!”

    正迷糊着,只听耳边一声怒喝,听声音像是宣绍阳的。

    只见他双手握住匕首挑大鲶鱼柔软的下腹部入刀,破开水流直刺过来。

    他那把匕首乃是宫廷贡品,自然锋利无比,对付山灵精怪不太可能,不过对付只是凡物的大鲶鱼还是没问题的。

    林天赐真心想说,大哥,你先把我放下来再捅它行不行?再来一遍我可受不了啊!

    好在这一点两人早已想过了,吴大壮拿着那断掉的一截绳索往晕乎乎的大鲶鱼嘴巴里一勒,感觉有点像马嚼子。随后翻身骑上大鲶鱼,以他的体重加上绳子另一端所挂的石块等重物,应该可以压制大鲶鱼一会儿。

    此时匕首刺破大鲶鱼的下腹,宣绍阳一喜,赶紧扩大战果,狠狠的一划。

    锐利的锋口如同切豆腐一般轻松切开大鲶鱼的皮肉。下一刻,一大群红色的东西从伤口处蜂拥而出。

    是恒公鱼。

    真不愧是刀切不进,水煮不死的恒公鱼,被大鲶鱼吃下肚子里结果仍然屁事都没有,还活的好好的。

    此时它们也是一脸的不明所以,不过也明白是眼前这几人救了他们,正要好好谢谢,下一刻感觉到强劲的水流,顿时吓的四散奔逃。

    大鲶鱼还没死。

    鱼类生命力之顽强让人看了不可思议,林天赐以前上生物课学解刨鲫鱼的时候,把那玩意儿竖着劈开都还在蹦跶。

    大鲶鱼被迫‘剖腹产’还没有麻醉,定然不好受。吃痛的它从眩晕中恢复,疯狂挣扎起来,连坐在他背上压制的吴大壮都被甩了出去。

    “解开!先帮我解……啊啊啊!”

    林天赐感觉自己很像一颗悠悠球,被大鲶鱼甩出各种花样。这还没完,连续甩动让捆绑它的绳子有些松动,竟然把林天赐从尾巴甩到前脸的位置。

    肚子破了还想着吃?大鲶鱼可不管这个,性情凶猛贪得无厌。习惯性的张口想把林天赐吞下肚,以他的智商觉得,只有吃饱了才有营养养伤。

    看着越来越近的鱼嘴,林天赐说什么也不能让它把自己吃了,便张开手脚,努力使得自己‘变大’一些,好让大鲶鱼难以下口。

    这一举措倒是有用,大鲶鱼没能整个把他吞下去,而是吞下一条手臂不松口,似乎是想继续慢慢往里吞。

    “放开天赐兄!”

    刚刚割开大鲶鱼肚子的宣绍阳怒喝一声,匕首反向一挑,顿时从下腹部的破口一路向上,几乎把后半个鱼尾都切了下来,只留下一点点的皮连着。

    可鲶鱼这东西非常贪,只要咬住猎物就不松口,林天赐仍然被它咬在嘴里。

    也多亏是一条鲶鱼,而不是其他食肉鱼类,否则那一口尖牙就够受的了。

    林天赐被吞在嘴里的那条手臂挣扎着想拔出来,胡乱摸索间,他感觉自己摸到一个圆乎乎湿漉漉的东西。

    没有多想,一把攥住并使劲一扯。反正是大鲶鱼肚子里的东西,八成是什么内脏啥的。

    这算是歪打正着,被扯下某个器官的大鲶鱼双眼渐渐失去神采,连死咬着不放的大口也没了力气,林天赐趁机拔出手臂,低头一看。

    一枚圆滚滚还在微微波动的心脏连同血管组织正好被他抓在手里……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