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1章 山上山下(下)

    相较于凌云子,师兄张百熙的资质实在谈不上多好,众师兄弟间他的修为最高是因为他修行时间最长,若是同时起步修行,张百熙自认完全不是师弟凌云子的对手,甚至比之二师弟都有所不如。

    自己的事自己清楚,若无奇遇突破瓶颈,他护不了神符门多久,飞升不用想,肯定会走在师傅前头。

    待到自己作古之后,二师弟的时日恐怕也所剩不多,届时神符门所托何人?也正因如此他才悉心学习铜板神算,想通过窥探天机给自己找一条突破瓶颈的路子。

    三师妹白虹仙子那脾气显然不是当掌门的料,一言不合就拔剑便怼,这种人怎么能当掌门?

    小师弟凌云子的天资悟性皆为上上之选,连师尊造化仙人看了都啧啧称奇,说从未见过有如此仙缘深厚之人。

    资质悟性可以看出来,那么仙缘是怎么看出来的?

    很简单,举个例子。

    当年还没有神符门之时,凌云子才拜入造化仙人门下不久。他进境飞快,眼看就到了筑基的时候。

    那时的造化仙人虽然名声很大,可却是个散修,无门无宗。这筑基丹自然买不到,除了自己找材料炼制,否则就只能厚着脸皮去好友的宗门求了。

    都说人要脸树要皮,为了筑基丹这么点小事儿去求,造化仙人也有点尴尬。硬是自己收集材料打算给凌云子炼制,可最后一味**却始终找不到。

    这东西除非是占据了仙山的门派才有稳定出产,散修想找到只能看缘。

    一日,造化仙人正为此发愁,凌云子那时也是不满10岁的小孩,贪玩成性,偷偷离开师傅跑到山上玩耍,一不留神落入石窟。

    等造化仙人找到他的时候,这货正抱着磨盘那么大的美玉睡的正香,而玉石之上便是足够几十个修士筑基所用的**……

    这还不算,后来凌云子修行御剑飞行之时,正好缺一件趁手的仙剑。造化仙人不通炼器,本打算去相熟的炼器宗门求一剑。

    可凌云子又给了大家一个惊喜,这货练习飞行时没站稳,从剑上跌落竹林。

    以修士的身体素质,只要不是特别快,一般不会受伤,顶多砸一个坑,巧就巧在这个坑!

    这货砸在先天灵宝圆音紫竹边上,更神的是圆音紫竹锋利无比,划破了他的手指,直接来了个滴血认主,后来随凌云子闯出偌大名声的紫竹剑就此问世……

    如此仙缘,还不努力,简直没有天理。

    不过师尊造化仙人对此看得很淡,他的理念类似老子的无为而治,道法自然。并不经常干预弟子,只在大方向上传道解惑,避免他们走上弯路,至于努力不努力?

    随缘。

    师尊不在乎,张百熙可在乎,正想再好好唠叨几句,让凌云子长长心,却听一声女子的暴喝:

    “小云子!给老娘的宝贝偿命!”

    话音未落,霎时间凌云子脸色大变,掐一个法诀不留任何痕迹的快速逃离。

    张百熙见状又是一叹,这手跑路的功夫自己就比不上小师弟……

    凌云子前脚刚走,大殿中便又多了一人。

    那是个美貌女修,穿一身翠绿的流云裙,放在凡人中可谓倾国倾城。

    只是此时眼角含煞,手持利剑怒不可遏。

    “掌门师兄,小云子刚才是不是在这儿?”

    “师妹,这是又怎么了?”

    说起凌云子,美貌女修更加生气:

    “我今天逛街后回山,发现自己养的鸡被小云子吃了!”

    原来烤鸡味儿的清风是这么回事。

    三师妹白虹仙子有个癖好喜食鸡蛋,所以她养了一些灵气充足的鸡,供她每日享用。

    张百熙劝道:“不过是一只鸡,待师兄让他赔你好了”

    “一只鸡?!”

    白虹仙子气的头发直立:“他吃了公鸡也就罢了,反正不下蛋,可他连好几只母鸡也一起打包带走,还给我留了张纸条!”

    “纸条?我看看。”

    张百熙结果纸条一看,上面写着:‘夫以死,妾身不独活。’

    落款是母鸡。

    “……”

    –‐‐——–‐‐——

    神符山上一阵鸡飞狗跳,而入门幻境之中刚刚击退大鲶鱼的三个小伙伴也累的不要不要的。

    表面看上去三人占了便宜,其实如果是因为大鲶鱼受伤心有忌惮,犯不着跟三人拼命撒丫子溜了,若是来个鱼死网破,谁笑到最后还真不好说。

    宣绍阳胸口被大鲶鱼扫中,多亏练过外功硬力,没什么大碍。吴大壮刚刚抱住大鲶鱼的时候,真是把吃奶的力气都用出来了,这会儿正靠着珊瑚礁喘气,需要歇一歇。

    相比之下唯一没受伤也没怎么用力的就只有林天赐,而他却也是吓出一身冷汗,谁看到那么大一条鲶鱼把自己当目标都会害怕。

    ——话说在水里还能出汗这也是不科学……

    随心打开系统面板,林天赐找到新增的任务栏,上面仍然只有孤零零的一个‘通过虚实筑梦境’别说激活什么新的任务,就连当前任务进度都没有,实在是颇为坑爹。

    这要是个电子游戏还不被玩家们给骂死啊!

    他不知道,自己这番话在若干年后真的实现了……

    “小阳感觉怎么样?”

    “不碍事,就是有些疼,没伤到骨头。”

    宣绍阳扶着珊瑚礁站起来,奇怪道:

    “为什么叫我小阳?”

    “因为顺嘴啊。”

    “……”

    “你也别叫我林兄林兄的了,明明年纪比我大。”

    这种称呼方式林天赐早就觉得别扭了。

    “你看他称呼我林小哥儿,多亲切。是吧大壮。”

    “是啊,我爹说了,朋友之间不能瞎客气。”

    宣绍阳有点迟疑,这跟他从小的教育背道而驰,生在帝王家的他,必须做到面对乞丐也要彬彬有礼,直呼名字实在是不太礼貌。

    “那……天赐兄?”

    林天赐翻了个白眼:“随你吧”林天赐来自现代社会,没那么多礼仪规矩,朋友之间叫叫绰号,直呼其名实在是太正常不过的事儿了。

    “天赐兄,我觉得我们虽然暂时击退了大鲶鱼,可危机没有解除。”

    “嗯,按照游戏剧情,如果击退大鲶鱼算过关的话现在咱们面前的场景就该换了。”

    虽然不太明白游戏剧情是什么意思,但大致他还是了解的。

    正如林天赐所言,神符门的入门测试总共三关,如果击退大鲶鱼算一关,他们现在应该已经在第二关了。

    可见光击退不行,必须从根本上解决问题。

    “说句泄气的话,我觉得咱们三人的武力很难拿大鲶鱼怎么样。”

    “我明白,正面硬肛肯定不行,必须智取。”

    面对林天赐时不时冒出来一句不明所以的单词宣绍阳已经习惯了,至于智取如何取,还要好好谋划一下。

    林天赐思考片刻道:

    “小阳,你手里有武器没?”

    “武器?”

    宣绍阳一愣,随后打开背后背着的包袱翻找:“我只有这把匕首,随从说让我带上防身,一开始我以为测试没什么危险,所以就放在包裹里。”

    这把匕首金鞘镶玉,一看就很值钱,拔出一瞧,寒光刺目,显然不是样子货。

    大鲶鱼并未成精,只是个头特别大的普通鱼类,以这把匕首的锋利度应该可以对其造成致命伤。

    问题只有一个,匕首太短了……

    人在水中肯定不如鱼灵活,即使是三人中最擅长游泳的林天赐,让他手持匕首跟大鲶鱼缠斗恐怕也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武器再好用的人不行也是白搭。

    如果有什么办法能暂时限制住大鲶鱼的行动,再让一个人拿着匕首疯狂输出就好了。

    此时特别想念曾经被用作机关的那张渔网,它是林天赐在自家仓库里乱翻时找到的,不知用什么材料制成,分外坚固。

    假如有渔网在手,多少能控制一下大鲶鱼的行动。

    想这些不存在的东西也没用,林天赐有点头疼。正所谓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制定战术以前,最好还是多了解一点情报再说。

    于是他朝躲在珊瑚礁里微微探头的恒公鱼问道:

    “你们知不知道大鲶鱼的窝在哪?”

    这个问题问的一众鱼脸懵逼,他们一见那条大鱼就吓的魂飞魄散,哪有心情去琢磨窝在哪?

    没辙,林天赐只好换个问题:

    “这附近那里有能容下他的石洞或是深坑一类的地方?”

    林天赐记得鲶鱼这种鱼类平时喜欢在洞穴里居住,故此一问。

    这个问题恒公鱼们知道,他们在水潭里生活了不知多少年,水潭中的一切都聊熟于胸。纷纷七嘴八舌的给林天赐指路。

    “太麻烦了,有没有愿意带我们去看看的。”

    此言一出顿时没鱼再说话了,一个个跑的飞快,缩进珊瑚礁。

    “……”

    –‐‐——–‐‐——

    “沿着珊瑚礁绿色的一端一直走,看见形状像棒槌的石头后左转,最后过一片水草丰密的区域往右看……说的倒是详细,我更希望他们带路。”

    不紧不慢的游着,林天赐抱怨道。

    “那些恒公鱼都被吓破了胆,都不敢离开自家太远。”

    宣绍阳跟在林天赐身边,两人拽着吴大壮慢慢往前游。

    这一路上明显可以看得出大鲶鱼的出现对潭水之中的生态平衡造成多么大的威胁,水底细沙中到处都是破碎的贝壳,几乎看不见任何的鱼类,不是被大鲶鱼吃了,就是逃命去了。

    “林小哥儿,你看,前面是不是有个洞?”

    吴大壮的眼神真心不错,若不是他提醒,林天赐和宣绍阳还真看不见隐藏在石壁之中的一处洞穴。

    洞穴入口约莫半米宽,足以容纳大鲶鱼进出。

    恒公鱼们说这水潭里四面都是坚硬光滑的石壁,只有这里有一个不深不浅的洞穴。

    如果林天赐对鲶鱼的资料没记错的话,大鲶鱼八成就在这里。

    三人放缓步伐,慢慢靠近。

    林天赐因为游泳技术最好自告奋勇跑去侦查,他把头朝洞里稍稍探过去,正好看见那条大鲶鱼蜷缩在洞里,尾巴对着他,似乎在休息。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