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6章 神符山下

    众人吃过饭,用过茶,随后便回房休息。

    林天赐不论表现的多么成熟,今年也才6岁而已,林员外可不放心在外面让儿子单独居住,所以父子二人住在同一房间,随从护卫住在楼下客房。

    临睡前,林天赐还是忍不住,再把神门机关入门掏出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两遍。

    书中所述的机关兽用料简单,寻常桃木金铁即可,唯独机关鸟稍稍特殊,需要轻便的木料,而非普通木料。

    大多数材料都常见的很,却也有几种林天赐连听都没听说过。

    同灵果?什么鬼?竹髓黑膏?又是什么鬼?

    自打来到这个世界,林天赐自然知道情报的重要性,不说把他老爹买来装门面的书全都看了一遍,至少混了个眼熟,他能肯定书里肯定没有这些东西的记载。

    想想也对,既然是修真者的入门,自然不可能那么简单。那几样材料恐怕是只对修真者才有用的东西,凡人对其知之甚少。

    再说了,就算他材料齐全,也不可能做得出来,以只能看着书中插图流口水。

    机关入门中共有三种机关兽,分别是鸟、狗、鼠。

    三种机关兽各有本事,鸟能侦查纤毫毕现,狗能追迹千里寻踪,鼠可打洞穿越结界禁地。

    ——尽管林天赐觉得书上这么写有点吹牛逼。

    毕竟只是入门,效果吹的这么屌,可信度不足。

    不过话又说回来,林天赐现在很想再见一次自己那位神龙见首不见尾的外公,说不定他会教自己,那就用不着跑去神符门了。

    可惜,外公行踪飘忽不定,根本没人知道他在哪,除非他自己愿意出现,否则凭凡人别想找到他。

    一夜无话,第二天同样是个大早,众人离开旅店赶路。

    昨天有过一面之缘,排场特别大的那位也起了个大早,林天赐还是低估了人家的排场。

    整整三辆双马马车,还有里三层外三层将马车围起来的随行护卫,这么大的排场绝对吸引眼球。

    林员外也知道利害,尽量不与其同走,仗着人少车轻先走一步,远远的把那大队人马落在后面。

    –‐‐——–‐‐——

    神符门坐落于神符山。

    传闻曾有一神符从九天之上落到此处,符箓触地,便生地震土石狂涌。震荡整整持续了九九八十一天,地震平息之后,此地就多了一座仙山。后来又有一仙人来此开宗立派,广收门徒,这便有了神符门。

    神符山下原本是没有人的,后来百姓听说这里有仙人居住,索性迁居于此。

    一是能沾沾仙气,二能躲灾避祸,三又能近水楼台先得月,万一自家孩子被仙人看中收为门徒那可就一步蹬天了。

    渐渐的人越聚越多,从聊聊几户,到村落成型,至今已经演变成一座规模不小的城镇。

    镇名,自然也叫神符镇。

    神符门人对此不闻不问,一副默许的态度。

    修真者不干涉尘世,话是这么说,但有些时候,就算你不干涉,其影响力也不可能消除。

    哪怕天下大乱之时,坐拥百万大军的诸侯军阀也不敢越过雷池一步,生怕惹仙人一怒。

    所以,神符镇名义上归飞邹国管理,可别说派遣官员,就连税吏都没有,俨然一副国中之国的样子。

    林员外两父子带着随从紧赶慢赶,半月之后,正好八月二十,众人在山门开启三天前到达。

    进神符镇一问,所有客栈早已住满,别说上房,恨不得连茅房都住着人。

    若是在鱼龙镇地界儿上,林员外倒是可以用名望疏通一二。可在神符镇,纵使皇亲国戚也没人敢放肆。

    无奈之下,林员外只好多加打听,实在找不到地方只能在马车上凑合三天了。

    最终,还是银钱比较管用,林员外找到一家民居借宿几日。

    这家人姓吴,也是父子二人,其妻早年难产而死,留下两父子相依为命。

    吴家儿子今年也打算去那神符门碰碰运气,年纪比林天赐大上三四岁,名叫大壮。倒也名副其实,生得又高又壮,跟他比起来,细皮嫩肉的天赐小哥儿就跟个蹒跚学步的婴儿似的。

    “等开门那天小弟你跟我走,哥哥保护你。”

    吴大壮把胸脯拍的邦邦响,林天赐对此很不以为然,他只问了两个问题便让吴大壮俯首称臣。

    “两对父子去买帽子,却买了三顶,为什么?”

    “呃,因为钱没带够?”

    “错!因为是爷孙三代人。”

    吴大壮:“……”

    “一筐8个苹果,8个小孩每人一个,为什么筐里还剩一个?”

    “因为苹果多了?”

    “错,因为有个孩子拎着筐。”

    “……”

    吴大壮拜服。

    刚刚欺负完小孩的林天赐很得意,这就是智商的压制啊……

    –‐‐——–‐‐——

    三天时间一晃而过,这三天里林小哥儿试图收集神门机关术上的材料。该说真不愧是仙人脚下的小镇,竟然真的听说过那几味主料。

    但,然并卵。

    听说过,跟有得卖就是两回事了。

    不过他也没太在意,因为很快就到了神符门正是开门收徒的日子。

    客栈注满的原因也在于此,提前三天到的林家父子已经算末班车了,个别强人提前一个月就已经再此等候。

    此时正值辰时,神符镇外人头攒动,多是带着孩子的。

    神符山上笼罩有仙家结界,寻常人根本上不去山。想进神符门,需要从镇外的的牌坊过去,然而从牌坊的对面看去,神符山的方向只有杂草树林,似乎并无上山之路。

    “来了!仙人来了!”

    乱糟糟的现场不知谁喊了一句,只见从神符山顶飞来两道金色的遁光,遁光落在牌坊两侧,化为两个身穿道袍斜背木剑的年轻道人。

    就这外貌而言,两人怎么看都不像仙人,更像是跟随师父修行未果的年轻道士,既没有三头六臂,也没有脚踩祥云,只是那遁光做不得假。

    原本乱糟糟的现场,在二人出现之后仿佛释了噤声法,无人再敢交谈,目光都集中到了那两人身上。

    “10岁以下5岁以上皆有资格入我派门墙,结果如何,全凭造化。”

    说罢其中一道人拔出背上木剑,虚空一点,剑尖亮起一道流光。

    光芒迅速扩大,刺的人睁不开眼睛,稍后光芒散去,只见原本有些掉色破败的牌坊此时光彩夺目,牌坊另一端被浓雾覆盖,无法看清到底是什么样,只能看到猛然多了一条蜿蜒的山路。

    “过此牌坊之后不可回头,一旦回头便作放弃。”

    另一人道:

    “上山只有一条路,如逆流而上。”

    “现在,按顺序依此进入。”

    言罢两人分立于左右,不再多言。

    众人见此景哪还管什么依次而入,仿佛仙途大路就在脚下,纷纷不顾顺序一拥而入。

    结果,蛮惨的。

    除了符合年龄条件的人顺利穿过牌坊,其他人仿佛撞到一面看不见的屏障,硬生生的被推飞老远,摔的屁滚尿流。

    两名神符门人仿佛早就知道会有此番,憋着笑装严肃,实在是大大滴坏。

    “爹,你们回去吧,我自己走。”

    “万事多加小心。”

    林员外知道自己的儿子聪明异常,用不着嘱咐,可事到临头还是忍不住多说了一句。

    “孩儿晓得。”

    接过装了几件衣服的行李,握了握娘亲给的护身符,林天赐背着包裹朝金桥慢慢走去。

    在他身后,林员外很想伸手拦下他,可最终万般情绪化作一声长叹。

    罢了,罢了。

    长叹过后转身回去。

    林员外会在神符镇盘恒几日等待消息,若是林天赐落选,自然万事大吉。回家当米虫娶妻生子,若是成了,自然短时间内不可能下山。

    林天赐不知道自己老爹那边有多纠结,他每靠近金桥一步,就感觉心情激荡一分。

    意气风发,少年得志,今后我要以自己的力量书写大大的篇章!

    “小哥儿,我们又见面了。”

    然后就被打断了……

    声音来自左侧,林天赐转头一看,原来是那个排场极大的家伙。

    “认识一下,在下宣绍阳。”

    说完笑看林天赐,好似在等他反应,结果等来的是毫不在意的一拱手:

    “林天赐。”

    “你不认识我?”

    宣绍阳很是惊讶。

    “我应该认识你吗?”

    结果对方非但没有生气,反而爽朗笑道:

    “哈哈,不应该、不应该。是我唐突了。”

    如果林天赐再多打听打听就该知道,宣姓,可是飞邹国的国姓。

    莫名其妙。

    “先走一步,我还有事。”

    懒得理他,林天赐还赶着一睹仙门风采,没空跟人在外闲磕牙。

    “林兄且慢,这山路可没有走过去那么简单。”

    “还有门道?”

    “自然。”

    想想也对,现场至少千把号人,不可能全数收下,肯定有测试之类的好择优录取。

    眼见牌坊对岸的大雾如同把人吞吃一般,宣绍阳道:

    “只有跨过重重考验,才有幸选中,其艰难远非一般门派大选可比。”

    “你的意思是……同行?”

    宣绍阳点点头:

    “正有此意。”

    林天赐听闻好好打量了一下他。

    比起自己,宣绍阳看似同样娇生惯养的柔弱,可行走进退皆有章程,想必肯定练过,论战斗力比起自己不知高到哪里去了,抱个大腿到也挺好。

    “林小哥儿~”

    差点忘了还有一位。

    吴大壮吭哧吭哧的跑过来,这家伙贪睡差点错过。

    三人结伴,似乎把握更大一些。

    林天赐是这么想的,可他不知道,考验所考的乃是……

    仙缘。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