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不一样的结拜

    被叫爸爸的毛封强忍着笑意,稍微压制下来,但听到狗球球这三个字,彻底忍不住了!

    哈哈哈!毛封连眼泪都笑出来了,差点笑的喘不过气了。

    要不是刚开始就看到毛封在强忍着发笑,狗球球都差点冲过去要殴打毛封了,这笑的太贱了,不断诱惑着自己要去打他!

    “娘说了要以和为贵,对对,以和为贵!以和为贵!!”念着念着,狗球球的怒火苗消失不见了。

    “滴,禀报主人,天劫已完美抵挡。”

    “滴,作为主人的贴身系统,小鳞有必要提醒,请不要再作死了!”

    正在狂笑的毛封听到冰冷冷的提示声,马上严肃起来,自己的气运点一点都没有了,再笑下去,惹怒了狗球球,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负面的效应。

    狗球球看到毛封严肃起来,一个呼吸,弓以放在身后,立马躺在地上,头轻微抬起来左看右看。

    毛封对此哭笑不得,这警惕性也太高了吧,假装正经道:“仁兄莫慌,请起,刚才缘由容我慢慢细说。”为什么发笑、严肃要好好瞎编一下,不然会被人认为是疯子的。

    上前伸手正准备将其扶起,狗球球双掌往地一拍,瞬间站起来干笑道:“深山多野兽,让仁弟见笑了。”

    正荡在空中的双手,尴尬的缩了回去,怎么一点都不该套路出牌?

    嗯,既然如此,我也不能按正常套路来了。

    假装激动的毛封上前就是握住狗球球的双手:“仁兄你可知我为何发笑?”

    “眼前的仁弟莫非是一个兔爷?”从没见过这样形式的毛球球心里肾着慌,连忙道:“仁兄愚钝,请仁弟直说。”边说边挣脱被紧握的双手,越挣脱被紧。

    实力不如人!

    狗球球还未入后天一重,岂能挣开毛封的双手呢?

    毛封一双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释放出神奇的力量,让狗球球有种极其想呕吐的感觉,“天呐!苍天啊!我到底造了什么孽!”

    “既然逃不过,还不如坦然的享受!谁怕谁?”狗球球自欺欺人想到。

    “看到了吧,这就是被我热情所感染的表情啊!原来我真是主角啊!王八之气已经产生作用了,现在已经害羞了,就差最后的嘴炮了,保证让他献身!呸,是忠实的小弟。”

    毛封看着一脸生无可恋的狗球球,就更加兴奋了,嘴唇微微张开!

    “来了!来了!娘啊!你在天有灵一定要保佑我啊!今日能逃过此劫,一定给你准备一百个鸡腿!”最后一根稻草彻底把骆驼给压倒,从细缝中流出一滴滴液体,“晚节不保啊!”

    “哈!都流泪了,嗯,火候差不多了。”毛封一本正经道:“仁兄,我仔细看了你的面相,天生属木,而我是属火的,木生火!所以今天遇见是上天的恩赐!”

    “仁兄,我们可不能这样恩赐!”

    “所以我下定决心想跟仁兄结拜成兄弟!”

    毛封说完后,以为狗球球听完这番话,会立马下跪哭着眼泪说小弟拜见大哥的话语,没想到狗球球傻站着动都不动。

    “仁兄,结拜…”毛封心里面没底,双手几时松开,以免被拒绝丢更大的脸,声音如蚊子般小。

    “结结什么拜、结拜?”

    狗球球听到结拜二字,脑袋一下子就懵了,他本来以为就是做一件极具有伤风化的事,但结拜可是一件大事!

    “仁弟,我也正有此意,择日不如撞日,撞日不如今日。”

    狗球球咽了一下口水,拳头都捏红了,喘气跟老牛一样的,绝望的脸逆反出希望的神采。

    “如果自己跟着位叫爸爸的仁弟结为兄弟,到时候我最大的,可就有一位后天一重的仁弟给自己当后山!”

    “还有这位仁弟这么年轻就是后天一重,家里面肯定是有田的,嗯,靠着这位仁弟,以后也就不用住在深山里面了,我要天天吃鸡。”狗球球在脑海里想到自己吃鸡的画面,口水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还好,还是跟剧本走的,现在缺人手,像这样的大汉勉强能收为己用吧。”

    毛封满意笑道:“仁兄,我正有此意。”右手朝那头野猪指了一指道:“我看这头野猪可以给上天的祭品...”

    话还没说完,右手被匆匆忙忙的狗球球拉到野猪前。

    两人各怀鬼胎得跪在野猪面前。

    “苍天在上,今日我狗球球特和爸爸结为异姓兄弟!”

    “苍天在上,今日我爸爸特和狗球球结为异姓兄弟!”

    “我狗球球为其兄长!不求同月同日生,只求吾死,吾弟必死;吾弟死,吾则不用死!”

    刚准备跟着念下去的毛封彻底凌乱了,什么乱七八糟的!!!

    看在年龄上,自己当弟弟也认了!当大哥的死了,小弟也要跟着死,这条符合逻辑;为毛当小弟的死了,大哥就不用死!

    把我当傻子嘛?这样的不合理的结义,必须要抗议!

    毛封故意干咳了几声道:“狗兄弟,我觉得是不是有什么问题?”

    狗球球就急了:“没问题啊!这可是我们村的村长说的。他老人家是唯一出过村见过世面的人。”

    “他老人家的结拜兄弟多达三十六位,可惜最后都死光了,就只剩下老村长了。老人家还在村子里传授了为什么只有他不死的秘诀。”好像在说下去要暴露秘诀了,故意打了一个喷嚏。

    狗球球得意得拍了拍毛封肩膀:“毛兄弟,你说厉害不厉害?”

    毛封已经被震惊的说不出话,无语的点点头,随即摇了摇头!自己可是生长在红旗下的少年,可是经过九年精心培育出来的人才!从小老师就跟自己讲,是未来的接班人!

    虽然长大在大城市当隐士,但总有一天会有一个人走到自己面前:“毛封,国家需要你!”

    要不是这该死、万恶的穿越,或许我已经当上接班人。

    嗯!这么优秀的我,可不是这个土著能把自己给忽悠的!就不信不然把这个土著给忽悠了。

    毛封深呼吸一口气道:“狗兄弟,结拜应该是这样的,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只求同年同月同日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