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章 抵消作死劫

    “滴,检测到主人正在遭受作死劫,如果不抵挡此劫,后果则是躺在床上一百天并且不能随便动弹!”

    “滴,消除此劫,需要消耗二十点气运值,接受或不接受?”

    毛封在系统的吵闹声苏醒过来,顿时感觉到全身火辣辣的,想挥挥手、挪挪脚都做不到。

    毛封苦笑了一下,不得不答应系统的要求。

    “都是静心功能惹的祸,使自己沉迷于打拳当中,身体每疼痛一下,身体就会产生愉悦感,让人不断的上瘾,不顾后果!真是一个大坑!看样子下次使用要慎用!”

    “滴,成功消耗二十点气运值,请主人耐心等待!”

    ……

    凌晨三点,崩地武馆主房,这是馆主才能住的地方。

    主房一天都有阳光照着,其他的厢房只能照半天,而且出门就是一个院子。

    胥意苏醒过来,每到这时候,都要起来练武,这是从小时候就延续到现在的习惯。

    起身,看了一眼正在熟睡当中的妻女,轻悄悄的换了一套白色的劲装走出房屋。

    院里面空荡荡,除了地面,上面铺满了特别制作的加硬砖头。

    寻常砖头最多能用一个月就损坏了,加硬的砖头也只能用一年。

    弟子们练武都是在院中的,不管春夏秋冬、下雨还是下雪!

    胥意放在院中间,站着不动,静静听着四周的声音,好一会便蹲在地上,轻轻敲着地上的砖头,声音很轻,如蚊子声音一般。

    半分钟,一只成人手掌那么大的白色老鼠不知从何处钻了出来,来到胥意面前,吐出一袖珍青瓷瓶子。

    胥意拿起瓶子,拔出玉石做的塞子,从中倒出一颗黑色的药丸,特别像老鼠屎,然后放进嘴里。

    刚想把玉塞给塞进去,突然手一抖,从瓶子中掉出来一粒药丸,掉在地上。

    胥意脸上出现一丝肉疼之色!这可是血参丹,取自百年血参和各种珍贵药材熬炼而成!炼成也只有三颗,特意用来突破瓶颈的!

    今年的胥意已经有四十三岁了,困在后天二重已经有十三年,如果再不能突破到三重,后面就更没有希望突破了!

    正要伸手去捡时,“咦!今天要突破了嘛?”胥意一脸肃然,连忙扔下手中的瓶子,打起落日拳。

    一瞬间的时间,破空声如鞭炮声不断响起!

    如果毛封在旁边看到,会被吓一跳的!右直拳和左直拳一同发力并且能一秒各五拳!

    落日拳大成境界!

    白鼠被胥意的拳风吓到,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吞下地上的血参丹和瓶子,逃到墙角不见影了。

    ......

    此刻毛封还在饱受身体的煎熬。

    忽然,白色大老鼠来到了柴房的横梁上,浑身整整大了一倍!好像下一秒就要爆炸了一样!

    一颗用来突破后天三重境界的丹药,岂是一只小小老鼠能够消受的?

    白色大老鼠实在受不住,把肚子里的瓶子和血参丹给吐出来,下一秒变成支离破碎的尸体。

    瓶子和血参丹同时落在毛封脸上,瓶子落到毛封额头上然后并弹在地上,血参丹刚好依附在毛封嘴唇边。

    额头的疼痛感让毛封的嘴唇轻轻张开,血参丹顺势落入其中。

    血参丹跟着口水流进肚子里,释放出一缕一缕血色的气,游走于身体每一寸经脉。

    身体手脚上的瘀血一碰到血气,瞬间开始在经脉中运作,就好像偷懒的员工碰到老板一般。

    被瓶子砸懵头的毛封不禁发出一声愉悦声,身体的折磨转变成享受按摩时的舒服。

    血参丹在白色大老鼠肚子里已经消耗了二分之一的药量!

    如果没有大老鼠的自我无私般奉献,那么手无缚鸡之力的毛封就要爆体悲催而亡!

    可惜,舒服的时光不会太久。

    过去了四五分钟,突然,身体只觉得滚烫异常,全身血液似火烧般,痛苦万分!

    时间变得漫长起来,不知过了多久,身体的滚烫血液才缓缓平息下来。

    昏沉沉的毛封彻底睡过去。

    隐隐约约听到系统声:“禀报主人,作死劫已完美抵挡!”

    ——

    院中,正在打拳的胥意眉头一皱:“咦!突破的契机怎么消失了?看来一颗血参丹的药效不够,或许两颗血参丹一齐吞服,才能突破!”

    低头去捡地上的血参丹,发现地上的血参丹和瓶子、白鼠不见了。

    “会不会是听音鼠吞了?”胥意弯下腰,朝着地砖轻轻敲着,敲了一会,脸上凝重起来!重重的敲了三下,仍是没什么反应。

    “听音鼠看样子是不受药力爆体而亡了!畜牲,要不是血参丹需要蕴藏在活性身躯当中,经过九九八十一天韵养!才能把药效发挥最大,我也不会……哎!莫非后天三重真的跟我胥意无缘了嘛?”胥意在心里暗暗道。

    如果胥意会算命的话,有可能会明白这就是气运捉弄,气运无形无相,变化莫测,岂是区区一个凡人能明白的?

    ——

    清晨

    “毛傻子!想偷懒?看我怎么收拾你!”一名二八少女,穿着一身绿衣,两玉手插在嫩腰间,右脚一边重重的踢在毛封右小腿上,一边张口就大骂。

    正在熟睡的毛封还没醒来,感觉身上蚊子在不断叮咬,下意识的用右手便拍下“蚊子”。

    清脆的一声响~“啧啧,这蚊子怎么是软软的,温热的,摸起来怪怪的?像脚丫头,奇怪,蚊子变脚丫头了?应该在做梦,继续睡。”毛封轻声喃喃道,松开正在抓着少女右脚的右手,翻个身继续熟睡。

    少女被突然的袭击给弄愣住了,随即冷哼道:“你这个傻子竟敢轻薄我!看老娘怎么教训你!”

    朝身边最近的木柴堆走过去,抽出一根最大的木头,狠狠的打在毛封的腰间。

    “啪啪”两三声,毛封感觉腰间好像被蜜蜂蛰了一样,睁开双眼,看到面貌一般的少女正在抽打自己。

    大脑传过来一股信息:“杜野花,今年十七岁,前年旱灾,被迫卖给胥意当丫鬟,人活波机灵,深得胥意夫人喜爱,在下人眼中,乃宅中一霸也。”

    少女看毛封醒过来,扔下木头没有好气道:“傻子!傻愣着干嘛?还不起来干活!”

    “我是继续扮傻子呢?还是该显露出自己是一个正常人呢?猥suo发育才是王道,自身刚获一个垃圾金手指,还没开始发力,就挂了,那该找谁去喊冤?”毛封想通之后,目光呆滞起来,当了二十二年的傻子可不是白当的,傻子模式已经刻入骨髓当中。

    毛封如傻子一般,无视杜野花走出房屋,拿起扫把就开始打扫各个门前。

    说是打扫卫生,实则只是走个过场,谁指望一个傻子能干净打扫,那他(她)就是傻子。

    杜野花看毛封去打扫,才满意起来,其实她也很无奈,自从豪牧带走一大批弟子后,武馆的收入大不如前。

    武馆接下来的动作就是裁员,裁掉了九个丫鬟,留下了三个丫鬟,守家护卫也裁掉五个,只有两个守家护卫留着。

    武馆还在学艺的弟子,走的走、散的散,只剩下一个了。

    馆主胥意正值壮年,为何要不好好壮大武馆?

    杜野花也请教过夫人,夫人说胥意接下来要闭关突破后天三重境界,没有精力去调教弟子们,再说胥意一旦突破到后天三重天,不是更能壮大武馆?

    人只有这么点,活比之前更重,看到毛封吃了睡、睡了吃,气不打一处来,所以杜野花对毛封的态度可谓是十分厌恶,想着各种法子折磨毛封,打骂不还手,没人护着,名正言顺的”出气筒”,不拿来出气,简直是暴敛天物啊!天理难容啊!

    杜野花正胡思乱想,突然瞄到地上有一个老鼠头,位置比较偏,所以没有及时发现,顿时发出一声尖叫,慌张的跑出房屋。

    一小会儿功夫,跑到院中,跪在正在洗漱的毛复辉和其夫人、胥鱼安面前,急促道:“老爷,不好了,柴房出现一只老鼠精,这么大老鼠,奴婢第一次看到!”

    “老鼠精?什么颜色的?死的还是活的?”手里正拿着杨柳枝涮牙的毛复辉,连忙放下杨柳枝,急忙问道,眼角不禁露出一丝诡异的光芒。

    毛复辉的夫人燕雨淡定道:“子不语乱力怪神,自己掌嘴十下!”

    “杜姐姐,老鼠精!快带我去看看!!!”七岁的胥鱼安兴奋的跳到杜野花面前,拉着就要走。

    “禀告老爷,老鼠精已经死了,白色的。”杜野花稍微镇定下来心神,听到夫人的训斥,连忙用右手很用力的打脸,左手被胥鱼安拉着无法动弹。

    胥意听后,蹭蹭两下,消失在众人面前。

    柴房,蹲在地上胥意仔细观察老鼠头。

    “不对劲,如果吞下整颗丹的话,以畜牲的能力不只是保留一个头那么简单,应该是粉身碎骨!咦!”胥意发现在鼠头的不远处,有一块黑褐色的液体。

    走过去,用食指一碰,然后放在鼻子闻了一下,喃喃道:“这是人的血。”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