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004章:半夜杀机(1/2)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视频广告!

    每天晚饭后,魏秀才还要看会书练会字,然后才睡下。

    月上树梢,等魏秀才也睡下了,整个村庄彻底陷入夜色的安静下。

    魏华音积攒了半天力气,强撑着挪下床,拿起门闩把房门从里面闩上,搬了方凳和小桌过来堵上门。

    做完这些,她已经疼的满头冷汗,全身的肉都在颤抖。咬牙挪到床上,这才松了口气,闭上眼趴着休息。

    等到下半夜了,睡眠最沉的时候,堂屋里的门轻轻打开,走出一个黑影。悄悄来到西厢房,伸手轻轻打开外面的门挂,轻声的推门。

    结果门里一挡,黑影就知道,这门从里面闩上了,停下犹豫了会,错失机会再难得,转身回去厨屋窗户上拿了割草的镰刀来,用镰刀片轻轻的插进门缝,一点一点的挪动门闩。

    魏华音早在门挂响就醒了过来,她背上胸腔一直在疼,本就睡的轻,此事可能喝的药也起了点效,心中的意志也更坚韧。听见放轻的脚步声远去,就知道不会这么简单放弃。

    她轻声起来,手里拿着床下放着的棍棒,静静的站在门后面等着。

    门闩一点点挪动,终于打开了门。

    料到夜里会有人趁机下手,魏华音放的桌子和方凳和门还有点距离,而地上那没有人收拾的面糊糊浆都挪到了进门一步的地方。

    轻轻打开门,一脚轻踩进来,脚下一滑,顿时身子踉跄不稳,朝前面的方凳上栽过去。

    而方凳是四条腿朝上的,往上一趴,直捣的肚子胸口一阵生疼,忍不住痛叫出声,“啊……”又急忙忍住声音。

    虽然强行压低了,也确定是柳氏无疑!

    魏华音抡起棍棒,狠狠一棒朝她脖子打去。

    猛然一阵震痛,柳氏痛的两眼发黑。

    魏华音也不吭声,很快又来了一棒子。

    “呃啊……”柳氏彻底昏死过去。栽在那一片冷掉的面糊糊上。

    冷哼一声,魏华音朝她踢了一脚,拿着棍棒就朝她身上打,一棍又一棍,一棒接一棒。

    嘭嘭嘭!

    魏秀才打了她多少棍,她就照着柳氏身上多打多少棍!

    直到柳氏衣裳见了血,魏华音也再没有一丝力气,后背的伤疼的她一身冷汗颤抖止不住,这才擦干净棍棒拿着藏起来,回到床上趴着喘气。

    等到天蒙蒙亮,魏秀才要起来念书了,才看到另一边没见柳氏。以为她先起床了,就打着哈欠穿好衣裳出来。

    魏二郎也跟着他识字念书,到了时辰也起来了。

    只是两人出来看西厢房开着门,还有一只脚在门口露出来,都疑惑的过来。

    却见柳氏毫无声息的趴在地上,背着一片血迹浸出来染红了中衣,不知是死是活。

    “啊啊!”两人惊叫一声。

    “凤云!?”魏秀才吓的急忙冲过来。

    魏二郎也喊了声娘,跑过来。

    颤颤巍巍的伸出手在柳氏鼻息下试了试,还有呼吸,魏秀才松了口气,“还有气!还有气!”

    立马就怒喝一声,“这是咋回事儿?!魏音姑你个该死的小畜生!”

    魏华音一下子被惊醒,困倦的闷吭一声,“干啥啊!?”揉着眼睛不耐烦道。

    魏秀才搂着柳氏叫骂,“是不是你干的!?”

    魏二郎也两眼怒火盯着她。

    往柳氏身上一看,魏华音惊的吸口气,然后一脸无辜,“我根本不知道!我昨晚没有吃啥东西,胸腔又疼的厉害,昏昏沉沉就睡着了!我还做梦,我娘给我端了一盆子炖鸡汤!”

    “不可能!人就在你屋里,你能会不知道!?”魏二郎怒斥。

    “我还奇怪这个阴毒的女人咋在我屋里!她手里还拿着镰刀!?”魏华音惊怒的指着被柳氏最后意识握紧想要还手的镰刀。

    魏秀才和魏二郎一看也都注意到了,而且柳氏握的还挺紧,顿时心里有点狐疑。

    魏华音立马叫喊,“好好的这个女人咋出现在我屋里?!还拿着镰刀,她想干啥?想杀了我吗!?我说我昨晚咋梦见娘坐在我床边哭,说我绝不能死,要我好好活着!是你这个阴毒女人要杀我!肯定是我娘,是我娘救了我!教训她个贱人!”

    “不可能!娘都死了多少年了!”提到亲娘,魏二郎情绪有些不好,却根本不相信魏华音的话。

    “是我娘死了多少年!你娘在这呢吧!”魏华音嘲讽道。

    魏二郎顿时脸色难看。

    魏秀才是被莫名扇过耳光的,所以心里信这个,看看被打的昏迷不醒的柳氏,又看看魏华音,不确定道,“真不是你打的?”

    “我五脏六腑都是内伤,动都动不了,我能起得来把一个大人打成这样!?你是太高看我,还是低估自己下的手?”魏华音呵笑冷讽。

    魏秀才自己下的手,怒火高涨,当时是真动了要打死魏华音的念头,他自然知道。

    看魏华音苍白无血色的脸,也猜她是根本起不来。

    “我起不起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农门有甜:病娇夫君小悍妻》更新?安装爱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