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480章 邻居

    那女人于是又冲着顾青和池劲笑了笑,然后才回了自己家。

    池劲微拧了眉头,关上门之后道:“青青,这人以后你想结交就结交,不想结交也不用有什么顾忌。”

    顾青扬眉:“怎么,你认识她?”

    池劲点了点头。

    他是见过这女人的。

    池劲现在已经被调去了新成立的特种大队,这个女人是他之前所在的一营下面三连连长的媳妇。

    三连连长其实是很被池劲看好的,但他家里的情况似乎并不怎么好,而这个不好,还不是应在他的家庭条件上。

    三连连长虽然是从农村出来的,但他的津贴对于农村来说并不低,就算不能让一家人都过上大富大贵的日子,但是温饱却是完全没有问题,而且还有不少的富余的。

    池劲所说的这个不好,其实是指的三连长的媳妇和家中公婆兄弟的关系不好。

    其中具体情况,池劲也不是太明白,不过三连长时不时的就会接到家里写的信或者是发的电报,每次接到信或者电报之后情绪都不怎么好,这一点池劲却是看得再清楚不过的。

    也正因为如此,部队建了家属楼之后,三连长是第一个打随军报告的。

    那个时候,池劲和顾青都还没结婚呢。

    虽然池劲不知道三连长家里更详细的事,但他的媳妇绝对不是什么省油的灯就是了。

    所谓远亲不如近邻,由此可见一个好的邻居有多重要了,想到以后就要与这样一个人做邻居,池劲也不由得有些后悔起自己之前没有仔细问过隔壁住的是谁了。

    这也是因为他没想到,三连长竟然这么快就办好了随军所需的手续,甚至他媳妇都已经住过来了。

    所以,他才会对顾青这样叮嘱。

    从池劲的三言两语之中,顾青就已经能够猜到一些了,再想着刚刚那女人打量人时恨不得将人看透的目光,顾青朝着池劲笑了笑:“你放心,她要是个不好相处的,咱们少与她打交道也就是了。”

    反正,她是不可能让人随意欺负了去的。

    池劲想想顾青也确实不是能让人随意欺负的人,便也总算是放下心来了。

    量好尺寸之后,池劲便又送了顾青回去。

    房子虽然拿到手了,但想要住进来,却还要等一段时间呢。

    而顾国章那里,拿到了顾青量好的尺寸之后,又与顾青商讨了好一阵,才将要给顾青和池劲的新家准备的家具给设计好了,火速交到家具厂那边加紧生产。

    只是顾青和池劲小家的家具而已,家具厂赶工了十几天也就打出来了。

    顾青特意交待过,木制家具全都不用刷漆,只在表面刷了一层有着保护木料作用的桐油。

    现在的家具可都是真正的实木,哪怕木料不名贵,但顾国章也是选的适合做家具的木料,原木的本色在顾青看来就已经足够好看了,用不多此一举的刷油漆,最重要的是刷油漆还有味道有污染不是?

    因为没有刷油漆,等家具上的桐油干了,顾青就找了辆小货车,将所有的家具都拉到了军区去。

    顾国章给顾青和池劲打的这些家具,是整个一套的,大到沙发床,小到一张小椅子小凳子,十分的齐整,那小货车也算不得大,倒是装了满满的一车。

    货车停在了家属楼下面的时候,倒也引来了不少人围观。

    从顾青和池劲选房子到现在,也过去了大半个月了,顾青选房子的时候,这栋家属楼里只有很少的人住了进来,但这大半个月期间,陆陆续续的住进了不少的人,不仅有随军的军嫂,还有不少的孩子,倒是叫这栋楼看着比之前要多了许多的生气。

    毕竟,有条件随军,又想让家属随军的,那都是早早的打算好了,更是估摸着日子给家里写信让媳妇过来的,当然也就一点没耽误时间,像顾青这样,选好了房子之后不马上住进来,还花了这大半个月的时间去准备家具的,那还真是绝无仅有。

    所以这会儿,看着货车拉了这么多的家具过来,才引起了这么多人的好奇。

    不过,顾青只来过一次,别的那些军嫂们还没有见过她,这时候就算心中好奇,倒也没有凑过来问的。

    今天池劲有训练任务没在,顾青是自己一个人来的,虽然一个人也不认识,但她还是朝着围观的军嫂们友好地点了点头,然后便指挥着家具厂跟来的工人把家具往楼上搬。

    这也亏的她选的楼层不高,要不然只搬家具就是一件麻烦事了。

    在几个工人的合作之下,来回个几趟便也把所有家具都搬了进去。

    等到工人们临走了,顾青从包里翻出几包烟一人塞了一包,那几个工人原本还推辞,不过见顾青坚持,倒也乐呵呵的收了。

    送走了工人之后,顾青便进了新家。

    送过来的家具几个工人都是按着顾青的指挥放好的,不过总还是需要顾青自己稍微调整一下的,等到顾青将家具都调整好了,正准备出门,就听到了敲门声。

    她还以为是池劲知道自己来了,特意回来看看的,哪里知道打开门一看,却是上次见过的隔壁的女人。

    想到池劲说的话,顾青面上的笑容稍稍淡了些:“你好,有什么事吗?”

    这要是正常人,听到顾青这样说,也就能明白顾青对自己并不喜了,但这女人就好像是完全听不出来顾青的意思般,一边朝着顾青笑了笑,一边还探着头往屋里瞅,等看到原本空荡荡的屋里已经摆满了家具,便“啧啧”道:“屋里放这么些家具果然看着好看,不过也就只有池队长这种家里面不缺钱的人家才能这样了,像我们这种从农村来的,饭都快要吃不上了,又哪里能买什么家具?”

    这话,不用仔细辨别就能叫人闻到一股子的酸味了。

    顾青的笑容更淡了。

    按着池劲的说法,三连长的津贴养家是完全没有任何问题的,怎么着也不可能让家人连饭都吃不上,这女人这样说,不是挤兑人又是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