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九章 战而胜之

    嘴里咬着香烟的燕飞带着耳麦走上了车顶,看着数百步之外那些惊恐万状拼命向后挤着想要逃命的面孔,一点都不厚道的笑了起来。

    深吸口气吐出个漂亮烟圈的燕飞随手将半截烟头扔向了半空。当烟头落地的时候,数十门拿破仑炮也同时轰鸣起来!

    当火炮打响的时候绝对是声震十里,所有人耳朵里都是那连绵不绝犹如惊雷般的轰鸣声响。

    密集的白烟喷涌而出,数十枚炮弹带着凌厉的破空声响直接撞入了横跨了数里地的流民队列之中。炽热的炮弹呼啸而过轻声在密集的人群之中拉出了数十道血胡同。残肢断臂与各种颜色的内脏四下里纷飞,凄厉的哀嚎与痛苦的惨叫使得现场犹如炼狱。

    白色的硝烟弥漫在炮位上,微风吹过犹如清晨雾气将燕飞麾下兵马笼罩其中。

    流民都是一群饭都吃不上等着饿死的存在,他们无所谓官府还是叛逆,只要能给一口吃的就愿意为人卖命。他们可以凭借一腔血气去拼命,可当残酷的现实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时候同样也会以最快的速度崩溃。

    仅仅一轮炮击就让一线的数万流民们陷入了巨大的惶恐之中,很多人拼命向后退着想要逃离战场。

    位于阵后的李渠经验丰富知道继续下去的话整个阵列都会完蛋,当即毫不犹豫的带着由老营兵组成的督战队挥刀砍杀像是驱赶牲畜般驱使流民们拼死向前。

    李渠一边驱赶流民一边怒声大喊“杀过去!只要杀一个官兵就能进老营,每天都能吃饱饭!家里人也不用饿死!都他奶.奶的给我冲!”

    崇祯年间接连不断的天灾人祸早已经让普通百姓们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很多人地方易子相食全村饿死的地狱场景几乎随处可见。流民们几乎一辈子都没吃过一顿饱饭,什么树皮观音土甚至是死人都吃过。

    当李渠和那些督战队许诺只要杀了一个官兵就能入老营作正兵吃饱饭之后,之前那些还畏缩的流民们瞬间就像是打了鸡血一样疯狂的向着官军军阵冲了过去。

    没有饿过的人永远都不会明白那种肚子里不断向外吐酸水的饥饿感是多么的恐怖。为了能够吃饱饭流民们全都像是疯了一样拼死冲锋。数万人一起呐喊冲锋的场景的确是让人震撼。

    可现在的问题在于你敢死燕飞就敢埋!

    “继续炮击。”燕飞站在越野车的车顶上举着望远镜观察战场,看到流民大军冲过来之后毫不犹豫的下令继续轰击。

    一轮接一轮的炮击不断轰鸣,密集的实心炮弹不断落入冲锋的流民军阵之中带走无数生命。不过这些流民们已经被吃饱饭刺激的双眼泛红,脚步没有丝毫停留。

    当流民队伍接近军阵二百步的时候,燕飞向身边的旗语兵下令换霰弹。

    ‘轰~~~’闷雷般的炮击声再次响起,不过一百多步的距离内数十门火炮来了一次霰弹齐射。

    从炮口迸射而出地铁砂和铅粒像是狂风骤雨般横扫了眼前的区域,打出了一轮真正意义上的钢铁风暴!

    一百多步的距离并不算多遥远,燕飞甚至不需要望远镜就能看到那些流民们的狰狞面孔。可是无数象征着死亡高速飞行的金属碎块与颗粒横扫而过的时候,那些流民就像是被死神镰刀斩过一样齐刷刷的倒下了一大片。面前的区域仿佛是一瞬间空旷了许多。

    很多流民都被打的浑身上下犹如筛子,甚至还有身躯被直接撕碎的。整个战场都仿佛瞬间安静下来,无数人的喉咙都开始打颤。

    燕飞深吸口气从车顶跳了下来,挥手下令前进。

    上万名火枪双手持着燧发枪以局和司为单位排列成一个个方阵迈步向前。而火炮则是扬起炮口向着远方射击。

    燕飞麾下的士兵接受训练的时间并不长,可是哪怕心中再畏惧也没人敢于阵前逃亡。因为这段时间以来他们每天晚上的学习时间里都会不断的被告知一旦做了逃兵不但自己会被处死而且家人也会被剥夺军属的身份。

    在燕飞手下当兵不但能够自己吃饱喝足拿五两银子的饷银,就连家里人都能得到每天三顿饱饭的待遇。冷了发衣服发帐篷,病了有医生看病。这种梦里都没有过的美好生活就在自己身边,谁也不愿意放弃。

    经历过饥饿的人对于食物的珍惜程度甚至胜过生命。没有任何人愿意在已经享受甚至习惯于吃饱饭的情况下再回去那种眼睁睁的看着自己被饿死的凄惨生活。

    士兵们端着火枪随着军官的命令前进,推进一段距离之后停下来一排排的进行轮转开火。之后再前进再开火。

    流民们崩溃了,在这种近代火力的强大压制打击之下他们的血气血勇彻底消散不见。看着一步步逼近的官军全都不顾督战队的利刃拼死向后逃亡。

    李渠他们也不敢阻挡,这么多人一起炸营的话谁也挡不住。只能是随波逐流的一同逃亡。

    曲阳县城墙上的刘芳亮整个人都傻眼了,足足好几万的流民青壮甚至就连接战都没有就被打崩溃了?这到底是官军太厉害了还是这一届的流民不行?!

    “制将军,咱们怎么办?!”一群心腹围拢到刘芳亮身边急切询问。

    往日里闯军遇上这种事情都是带着核心人马直接逃跑,可此时的刘芳亮却不愿意逃跑。

    首先是对面的官军不过万人而已,他手底下的老营兵马足有三四万之多,占据绝对优势。这个时候一旦逃跑那必然会导致大崩溃,最后能够收拢起来一半的老营兵都是走运的事情。

    其次就是今天打的太窝囊了,炮灰般的流民被打垮了他就跟着崩溃的话气都能气死自己。面子上实在是抹不开。

    而最后也是最重要的是,现在不比从前了。以往的时候打不过就跑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可如今闯王已经有君临天下的兆头,麾下那么多老兄弟们都在拼命表现想要博个好前程,一旦自己战败的话那对于未来封官加爵是个致命的影响。

    考虑到这些因素,刘芳亮下达了一个要命的命令“集结老营,咱们杀过去!”

    车顶上的音响被关上,回到车内的燕飞吹着暖气打开了趣÷阁记本电脑。在战场上盘旋的无人机将战场实时动态传了过来。

    “哦?还没放弃呢?”燕飞通过监控视频看到在曲阳县城外有大批明显与流民不同的队伍在集结。瞬间就明白了这是集结真正的主力准备决战。

    “也好,省的我继续追。”燕飞嘀咕了一声转身从越野车后座上拿过来一把AK74突击步枪。接着又拽过来一个装满了弹鼓的弹药箱放在副驾位置上。

    燕飞放下车窗对着外面的传令官嘱咐“命令各部继续向着曲阳县城前进。”

    越野车发动起来,跟着四周的队伍不断前行直到与刘芳亮麾下的老营兵相遇。

    刘芳亮麾下的确是有数十万的流民炮灰,可这些炮灰之中只有数万青壮都在之前的攻击之中被打散了。剩下的全都是老弱妇孺,让他们敲盆砸碗摇旗呐喊的壮壮声势还行,可现在这种情况下这些老弱妇孺根本就起不到一丝的用处。他只能是亲自带着老营的正兵上战场。

    双方相距两百步左右的时候几乎同时停下,燕飞下车之后直接上扛着AK74与弹药箱上了车顶。而他麾下的士兵们则是排列出了一个个方阵直面对面的闯军精锐。

    李自成的闯军核心是马队,就是那些每次围剿的时候都能逃脱的多年老兵。次一级的则是那些打过仗见过血,甚至是收编的明军俘虏溃兵的老营正兵。只有这些才是真正的核心力量。

    此时刘芳亮手下拥有超过三万人的老营正兵以及两千多的马队。看到官军后面正在将火炮向前推,刘芳亮可不敢再等到官军布置完毕之后等着挨炮。直接下令正兵突击。

    ‘咔哒!’燕飞拉动枪栓举起了手里加装弹鼓的AK74突击步枪,瞄准了对面一个冲在最前面手持重盾将大半个身躯都隐藏在盾牌后面的闯军。随即扣动了扳机。

    ‘哒哒哒~~’一次点射三发子弹准确的击中了那面巨大的盾牌,毫不费力的就击穿了盾牌再击穿闯军士兵身上的双层棉甲直接破体而出!

    被龙魂赋予了部分龙力的燕飞力量极为强悍,后坐力很大的AK74突击步枪在他手里绝对是纹丝不动。射击精确度自然而然的就提升起来犹如狙击枪。

    随着燕飞的枪声响起,之前已经举起燧发枪的士兵们也纷纷扣动扳机。密集的弹雨打出了一道弹幕,将冲在最前面的闯军成片的放倒在地。

    ‘哒哒哒~哒哒哒~~’燕飞站在车顶上举着AK74不断射击,他专找那些身形高大举着重盾的目标。不管是什么样的盾牌,蒙了几层熟牛皮甚至干脆就是钢盾在AK74的面前都没用。只要命中必然击穿顺带着将盾后的士兵击穿。

    与此同时燕飞麾下的官兵们也在密集开火,第一排射击完毕之后直接向右后方转走向后面同时装弹。而第二排跟上继续射击接着也是右后转去后排。

    这种射击方式只需要六排就足以维持住连贯而又密集的火力。因为燕飞为这些燧发枪配备的是定装子弹,大大节省了装填时间。

    一波接一波的闯军士兵们蜂拥上前,可是却好似被一道无形的线所阻挡一般在距离官军阵列前百步左右的地方再也无法前进!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