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八章 victory

    “庄子里的男丁老弱都被杀光了,只剩下这些女人。”一名百总来到燕飞身边行礼汇报“击毙逆匪一百零九人,生擒一人。缴获伤马十一匹,无损马三匹。另有银两珠宝若干。”

    “把人带上来。”燕飞扫了眼那些畏畏缩缩的女人们,轻叹口气吩咐将唯一的俘虏带过来。

    “小的王二虎,不是是王二狗拜见大人!”这唯一一个俘虏就是王二虎,也不知道是走运还是不幸让他活到了最后被燕飞留下一命来问口供。

    “到底是虎还是狗?”燕飞皱眉询问,顿时就让四周的官兵们笑了起来。

    被五花大绑着的王二虎死死的用脑袋贴着冰冷的地面颤抖回应“回大人话,小的叫王二狗,是狗。”

    “行了,别说这些废话。”燕飞摆了摆手“把你知道的都说出来,免得受皮肉之苦。”

    “小的愿意反正,愿意反正啊!”王二狗跪在地上用力的磕着头,祈求着能够活命。

    燕飞皱眉挥手,两个士兵上前扬起枪托砸在了王二狗的后背上顿时就让他安静了下来。

    “小的愿意说,敢请大人饶小的一命。”被砸的吐血的王二狗声音颤抖“若是大人不允的话小的宁愿就死也绝不多说一言。”

    王二狗很清楚自己现在的处境,一旦问完了话那真是死无葬身之地。唯一的希望只能是希冀着眼前这位大人能够看重面子饶他一条狗命。

    “你威胁我?”燕飞先是一愣,随即扫眼看了看不远处那些被解救的女人们。目光之中闪过一抹莫名的笑意“好,只要你的情报有用我不杀你。”

    “谢大人!谢大人!!”大喜过望的王二狗没想到自己居然真的能逃出生天。当即毫不犹豫的就将自己知道的所有情报全都吐露了出来。

    这次从山西出发杀入直隶,先是攻占真定府之后直扑保定府的闯军统帅是闯王李自成麾下大将刘芳亮。

    兵马核心是三万多人的老营兵马,此外还有数十万计的流民被驱使为炮灰。而刘芳亮的大军此时还在距离保定二百余里的曲阳县附近驻扎。王二狗他们是派出来侦查保定府情报的哨探。

    “我这个人说话算数。”燕飞示意士兵们将王二狗架起来“你的情报不错,我不杀你。”

    “谢大人!谢大人饶命之恩!小的愿做牛做马报答大人之恩!”狂喜的王二狗急忙扑倒在地连连磕头道谢。不过心里却是想着等逃回去之后一定要如何如何报复。

    燕飞没再搭理他,而是转身看向那些被解救出来的女人们“这个人我交给你们处置,有仇的报仇有怨的报怨,千万别手软。”

    燕飞带着人离开了牛家庄,留下了被五花大绑的王二狗一脸惊恐欲绝的看着二十多个拿着菜刀剪刀缝衣针木簪子布条围上来的女人。

    ------

    曲阳县的县衙内此刻已经没有了往日里的威严,内里摆放着十多张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抢来的桌子,上面摆满了各式菜肴与酒水。

    “那狗官还在骂?”说话的人是一个三十多胡子拉碴,穿着一身绸缎战袍的魁梧大汉。此刻正坐在上首位置上一手拿着酒壶一手拿着羊腿惬意吃喝。

    “制将军,那狗官都挂了几天了滴水未进哪里还骂的出来。”一个拿着酒壶身上裹着乱七八糟丝绸的壮汉笑着回应“吊在城门上等死呢。都怪这狗官烧了官仓,要不然的话怎么也能补充点粮饷。”

    坐在上首的人就是这支闯军的统帅,李自成麾下大将左营制将军刘芳亮。这次统帅偏师攻入直隶准备从南边包抄京师与从北边大同过来的闯王大军汇合围攻北京城。

    “他娘的,这酒跟马尿似的没点味道。”边上一个华服大汉双手抱着个酒坛咕噜咕噜的灌了一大口之后很是不满的一抹嘴“这破县城里就没点好东西!”

    “老李你也太挑了。”刘芳亮笑着打趣华服大汉“以前在老家种地的时候别说是喝酒了,能闻着酒香就能舒坦一整天。现在在这里抱怨个啥。”

    华服大汉名叫李渠,是刘芳亮麾下大将也是他的同乡。这些年一路走来那感情真是不比亲兄弟差。

    “哥哥说的是。”李渠想了想大笑起来“这么一说还真是,别说是喝酒了,以往的时候就连个婆娘都娶不起。可现在别说是富户小妾知府千金的,就连皇室贵胄的金枝玉叶咱也睡过。这辈子值了!”

    这哥俩开始互相吹嘘自己睡过的女人,这个说破洛阳的时候自己睡了王妃,那个就说前些天破太原的时候抢到了两个郡主。

    正说的兴高采烈的时候,一个大汉急匆匆的跑进了府衙大堂“制将军,出事了!有朝廷的兵马杀过来了!”

    ‘哗啦啦~~~’酒坛打碎在地,刘芳亮直接站了起来沉声询问“多少人?哪里的兵马?是保定府的官军过来了吗?”

    “人看着不少,怎么着也有个万把人吧。”报信的汉子急切出声“打的旗号是京营将军燕。”

    “万把人?京营?”刘芳亮先是一愣,随即仰头大笑起来,笑的眼泪都快出来了“奶.奶个腿的,你小子吓死老子了。万把人而已怕个鸟啊!还京营,老子又不是没和京营打过,不过是一群比兔子跑的还快的废物而已!走,去看看!”

    “不对!”刘芳亮站在曲阳县城的城墙上,手里拿着一副从明军将领手中抢来的千里镜看向数里外的那些官军。脸上的神色也逐渐从不屑转为凝重“这不是京营!”

    在刘芳亮的心中,京营不过是装备好些可战斗力比那些土兵们都不如的垃圾。可是眼前这些官军排列着整齐的队列,尘烟不起兵马不哗,单单是那份气势就绝对不是他所知道的京营能够有的。

    “奶.奶个腿的!”刘芳亮一把拉过身边一个师爷模样的人把手里的千里镜递给他“你给我看清楚,那旗帜上写的是啥!”

    刘芳亮不认识字,不过师爷倒是明白“火器营左营游击,五军都督府左都督佥事,定远将军燕。真的是京营啊。”

    “大哥,怎么办?”李渠上前询问“打还是不打?”

    “打!”刘芳亮几乎没多做考虑就下达了出战的命令。他此刻麾下包括流民在内足有数十万之众。如果被不过万余的官军吓的不敢出头迎战,那炮灰们瞬间就会瓦解。而且他相信不管对面的京营是不是精锐,他都能打的赢。

    燕飞是第一次上战场,他也没想到古典时代的战争这么拖拉。早上的时候他的部队就已经抵达曲阳县城外列阵准备作战,可一直到了中午对面那些闯军居然连排兵布阵都没有搞定。怒火中烧的燕飞决定不再等待,直接带领麾下军队杀杀过去。

    刘芳亮麾下的主力是三万多的老营兵,可他不会把这些精锐随便填入战场。首先登场的都是那些被当做炮灰的流民。

    只是哪怕是最卑微的流民在去送死之前也是要吃口饱饭的,仓促之间为数以十万计的流民准备一顿饱饭就耗费了大量的时间。之后上战场的时候这些流民压根就没接受过丝毫的训练,单纯是排列阵型就排到了日上三竿都没弄好。

    等到燕飞麾下大军直接杀过来的时候,闯军这边也顾不上别的直接强行驱使炮灰们一窝蜂的前进。

    燕飞穿着军装没有骑马,而是开着一辆越野车。在车顶上安放着一台超大功率的巨型喇叭,点开车载音箱之后燕飞选择了一首顶级战歌victory播放。

    慷慨激昂,能让送快递的感觉自己是在送核弹,让修自行车的感觉自己是在修航母,让家里的宠物犬听了想骑着主人上战场的歌声想起之后,整个官军方阵这边全都沸腾起来。

    这已经不是燕飞第一次播发这首歌曲,他麾下的官兵听过了许多遍。每一次听到都会感觉热血激昂勇气大增。当victory响彻战场的时候,众多的官兵们挺直了胸膛,端着手里的燧发枪迈着沉重的步伐怒吼着向前走去。

    直隶的土地大都平坦,而曲阳县附近都是农田现在又是冬季绝对是一望无际的上佳战场。

    随着双方距离的不断靠近,被推在前面做炮灰的流民们听着对面那撼动人心的声响,一个个的心神俱颤双股发抖的越走越慢。到了后面简直就是成了前排的不敢走甚至向后退,仿佛正面扑过来的官军是什么洪荒巨兽般恐怖。

    在曲阳县城墙上观战的刘芳亮看到这一幕心中暗叫糟糕。这些流民们打仗全都是靠着一股气势驱使,气势足够的时候什么样的军阵都能冲垮,气势不足的时候就会直接崩溃来一场倒卷珠帘的戏码摧毁自己的军阵。

    眼看着流民的气势正在快速下降,刘芳亮急忙派人给前方的李渠送话让他立刻压制。

    此刻双方之间的距离不过数百步,同样已经听到那撼动人心歌曲的李渠咬牙带着老营兵上前直接挥刀劈砍,疯狂督战驱使流民们向前。

    而燕飞这边却是在对面发狠狂叫着冲过来的时候全体停下了脚步。

    前方的军阵向着两侧散开,数十门拿破仑炮被推了出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