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一章 装叉

    临时性的诊所开在了城内,对于那些祈求神药救命的人来说这些挂着一个白布中间是个奇怪红色十字招牌的诊所就是救命的地方。

    城内的瘟疫很严重,每天都是成车成车的向外拉死人。人心惶惶之下得知有了能救命的神药都跟疯了似的。

    进行治疗的都是燕飞手下的官兵,打抗生素这种事情简单培训一下很快就能熟悉不需要多么精巧的技能。这些官兵们做的很熟练。

    而城内的那么多瘟疫感染者里面,真正是没钱治病救命的燕飞也不会去逼着人家家破人亡的出医药费。他的这些东西成本简直低的令人发指,救一条命的价格甚至不过几块钱而已。

    真正治不起病的全都免费,而那些看着就是身价不菲甚至还派仆人来索要神医神药的那就要开天价了。

    有钱人家的富户基本上都是百两起步。而朝廷大臣则是按照品级收费,品级低的收便宜点,品级高的收贵一点。反正明末的官场上基本上就没有什么清官可言。

    如果燕飞一开始对所有人都收钱的话,那事情也很简单。花钱治病在这个时代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只要能活下来给多少钱都好说。

    可燕飞一开始就对所有的平民免费,然后对那些富户和大臣们收取高额医疗费用,这种明显的区别待遇自然而然的引起了众怒。

    不患寡而患不均,这句千古名言绝对没有说错。大户人家的仆役看到那些泥腿子们都是免费而自己居然要收钱,当即对着燕飞手下的官兵们大吼大叫起来,充分发扬自己家老爷的威风。

    这边说自己是城内赵大户家的管家,那边就跟上说自己是钱翰林的仆役。那边说自己是孙将军的家丁,这边就说自己是李侍郎的亲随。一大帮子豪们富户人家的仆役们围在一个个诊所外面喧嚣鼓噪。不但让燕飞给他们一个说法,还堵住路不让任何人去接受治疗。

    接到消息之后的燕飞明显是一愣,他还真没想过会遇上这么明目张胆不遵守商业道德的行为。这个时代又没有医保,花钱治病天经地义的事情。我愿意免费做慈善那是我的事情,你们凭什么想用霸王药?

    对于这些严重扰乱治病救人秩序的豪门奴仆们,燕飞当然不会给他们什么面子可言。负责警戒的士兵们一拥而上将他们全都抓了起来每人都以扰乱的罪名来上二十军棍。

    在经历了一系列的事情与严格的训练,尤其是前几日处决逃兵看到逃兵家眷们失去供给那凄惨下场之后。燕飞麾下的士兵们已经对他的命令形成了直觉反应,没有人会去违背他的命令因为他们承受不起。

    高门豪仆们被打了,那就是打的那些高门的脸。这些很多已经内囊上来却依旧死撑着门楣的高门当然不愿意被打脸,各种反击迅速到来。

    有派遣家仆成群结队来闹事的,有动员资助黑恶势力来下黑手的,有动员趣÷阁杆子力量发动生员们诋毁燕飞的,当然还有各种各样奏折弹劾燕飞的。

    除了为了脸面之外还有相关的利益之心在内。瘟疫横行人人畏惧的同时也是赚钱的机会,尤其是在燕飞拥有能够治愈感染瘟疫的神药的情况下更是如此。这些神药不知道多少人都看的眼热想要据为己有,不少人抓住了这次的机会想要将燕飞吃干抹净。

    本地土著遇上这种事情估计得落个家破人亡的下场,毕竟他们没办法和这么多的朝廷大员们对抗。可燕飞哪里会在乎这些,现在手下的军队已经逐渐成型,而且他对看似威严的大明内部实际已然彻底虚弱非常了解,当然不会给这些人面子。

    那些鲜衣怒马的豪仆们全都被打翻在地每人先来几十军棍作为开胃菜,没被打死的全都剥光衣服大冷天的仍在军营里面挨冻抗一夜作为主菜。谁要是第二天早上还活着那就是命大可以被放走。不过很明显就算是有一两个幸运儿扛着活到了第二天早上也已经是被冻的伤寒感冒。

    这个时代的感冒那是要命的存在,没有特效药的情况下唯一能做的就是等死。

    而那些黑恶势力也就是城内的大小帮派们下场更惨。这些冲击诊所的家伙全都被抓起来送去了城外的军营,然后以冲击军队的罪名直接判处死刑。交给那些还没有见过血的新兵们行刑。

    乱世之中平民百姓朝不保夕,可这些大小帮派们却一个个都吃的满嘴流油。他们不敢招惹高门大户却死命的盘剥早已经活不下去的平民,对于这些人燕飞绝对不会有丝毫的留情。

    至于朝堂上的攻击燕飞的应对方式更加简单,直接找到方千户询问多少钱能平事。

    大把的银子撒下去,有的是人愿意为燕飞说话。而且朝堂上还有一些像是户部尚书倪元璐这样罕见的正直人士存在,他们也是在为燕飞说话。

    最终的结果燕飞不但没有被那些攻击自己的奏章打垮,反倒是落下了个仗义疏财圣手救世的名声。

    燕飞不但没有受到处罚,反倒是得到了崇祯皇帝的嘉奖。

    在抗生素的强大作用下,北京城内的瘟疫得到了有效抑制。这场原本会造成数十万人死亡的瘟疫在很短的时间内就被平息。而燕飞也没有只拯救一个北京城,他派出了很多分队带着抗生素去往直隶各地去平息各地爆发的瘟疫。

    瘟疫平息之后,燕飞给自己全身上下消毒之后回到了现代世界,去医院做了个检查发现没被感染瘟疫之后就给自己放了两天的假好好放松一下。

    正巧燕飞的中学同学给他打电话说是要举行同学聚会邀请他参加,燕飞想了想之后就同意下来。

    同学聚会原本是增进感情回忆曾经的青涩学生生涯,不过现下的同学会却已经成为了炫耀和约X的场所。原本以往燕飞是不会去参加这种聚会的,因为他实在是不想看到那些大声炫耀的同学们的嘴脸。同样也不愿意见到那两个人。

    不过这次不同,因为燕飞已经有了充足的底气。

    聚会是在一家中档餐厅的包厢里,燕飞来到的时候这里已经是人声鼎沸酒气四溢。两个大桌子都已经坐满了人。

    “燕飞来了?”

    “飞哥!”

    “快快快,坐这边。”

    “就等你呢。”

    燕飞上学的时候喜好体育,身强力壮的又喜欢讲义气。曾经帮过不少同学解决麻烦,学校附近不少专门敲诈学生的小混混都和他打过架,所以燕飞的人缘很好。

    “来来来,燕飞你坐这里。”说话的是人祁伟,其貌不扬身材矮胖。一双眯缝眼之中满是坏水。

    祁伟这个人嚣张跋扈,学生时代让很多同学都不满。不过人家有一个有钱的老爸,学校照顾老师关怀,谁也拿他没有办法。成绩虽然很烂却依旧是被保送去了国内著名大学。听说现在接手了家族公司,妥妥的富二代。每一次的中学聚会都是他来进行组织。

    学生时代的祁伟很坏,欺负同学那是常有的事。而整个学生时代里唯一揍过祁伟的只有燕飞。后来祁伟找了小混混在放学的时候堵住燕飞要教训他,却被燕飞抓住一个领头的往死里打甚至就连半边耳朵都被咬掉。

    这件事情当时闹的很大甚至警察都出现了,燕飞虽然被揍的很惨住了一段时间的医院,不过那个领头的混混比他还要惨。

    从那之后祁伟就不再去招惹燕飞,因为他当燕飞是个疯子。而祁伟就是燕飞不愿意见到的两个人之一。

    “好久不见,最近还好吗?”燕飞坐下之后,坐在他身边一个穿着高档羊毛衫,容貌精致的漂亮女人手中端着酒杯目光含笑的看向燕飞。

    陈雪,燕飞的前女友,学生时代公认的班花。也是燕飞不愿意见到的第二个人。

    中学时代的燕飞因为体育好无论篮球足球玩的都非常出色,加上为人仗义很是受同学们欢迎。自然而然的会吸引女生的注意,而陈雪就是那个时候主动追求的燕飞,然后两人就很顺利的好上了。

    祁伟在陈雪的另外一边坐下,抬起自己短粗的手臂搭在陈雪的香肩上笑着看向燕飞“小雪最近老是提起你,还好你今天来了要不然今晚回家的时候小雪又不高兴了。对了,我还记得当时上学的时候你们两个可是公认的一对。”

    中学的时候燕飞不鸟祁伟,打不过不说找人也不行,所以祁伟就用了另外一个办法来打击燕飞,那就是撬走了陈雪。

    燕飞和祁伟摆一块的时候正常人都会选择无论身高相貌气质能力都远超祁伟的燕飞,可是祁伟家有钱啊。最终的结果是陈雪被祁伟给撬走,给燕飞的心中留下了极为深刻的伤痕。

    “听说你们要结婚了?”燕飞拿起酒杯抿了一口,嘴角微翘带着一抹淡淡的笑意“恭喜你们。”

    陈雪娇笑一声靠在了祁伟满是肥肉的怀中,完全一副幸福小女人的模样。

    而祁伟则是目露精光的看着燕飞“谢了啊,到时候你可一定要来!送不送礼都无所谓,但是人一定要来。没办法啊,谁让你是小雪的初恋呢。到时候前男友那一座只能是你一个人坐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