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六章 闹事的青皮

    燕飞招募的基本上都是一辈子面朝黄土背朝天的农民,别说是识字了,就连左右都分不清。训练首先从站军姿分左右开始。

    除了吃饭和必要的休息时间之外,燕飞招募来的新兵们整天从早站到晚,这可是让很多来看热闹的人嘲笑不已。燕飞没有在乎外界的干扰,他采用了最简单的激励方式来加强训练。

    每天吃饭的时候都会选出一部分表现出色的新兵获得加餐,而他们获得的加餐则是现代世界之中大家都懒得看的午餐肉罐头。

    这种用各式各样下水内脏配上海量的油脂香料制作的罐头在现代世界之中很少有人去吃,但是在这里却成为了新兵们拼命训练的动力来源。

    那可是肉啊,这个时代的平民们多少人一辈子都没吃过几次的肉!

    几乎所有获得加餐的新兵们都只是自己吃一点然后就郑重的收起来,等到休假的时候带到城外的流民营地给家人尝鲜。而这在流民营地里又掀起了一阵狂澜,流民们都疯了一样想要成为燕飞的家丁。

    不过这种类似炫富般的举动也引来了窥视的目光,这天李峰正在军营里观看训练的时候却接到了紧急通知,有一群地痞们正在流民营地之中作恶。

    当燕飞带着新兵们赶到城外流民营地的时候就看到四周黑压压的一大片人聚集在这里,而内里则是一片喧嚣与叫嚷。女人与孩子的尖叫声此起彼伏。

    心急如焚的新兵们担忧自己的家人,直接撞开围拢的人群冲了进去。

    当燕飞走进去的时候就看到一群青皮们正在抢掠自己给新兵家属们的粮食和帐篷,甚至还有人在强拉年轻女眷准备拖走。

    燕飞的那些新兵们看到家人被欺辱愤怒的想要冲过去,可是他们手里拿着的只有木棍而那些青皮们却是人人手中持有利刃。

    燕飞接手火器营左营的时候这里除了花名册上那不存在的兵员之外什么都没有,就连兵器铠甲也只剩下了账目。而燕飞又准备让新兵们直接上火器也就没去准备冷兵器。结果就是现在遇上突发事故只能是拿着木棍充数。

    青皮们的人数不少,看上去至少有上百之众。哪怕是见到新兵们冲过来也是一脸的不惧,挥舞手中利刃不断叫嚣怒骂嚣张至极。

    而燕飞手下的这些新兵们虽然接受了几天训练可骨子里还是老实的农民,遇上危险的时候第一反应不是抵抗而是畏缩。这也是为什么满清铁骑每次入关都能抓走数十万人的原因所在,因为没人抵抗只能是被当做牲畜般的掳掠走做奴隶。

    青皮们看出了新兵们的畏惧,当即得意大笑起来。而四周数以万计的流民们全都只是站在远处冷漠观望,丝毫没有上前帮忙的意思。大明到了这个时候真的是民心尽失,回天乏力。

    不过百余人的青皮们却吓住了四周所有人,为首一个满脸络腮胡子的壮汉一手拿着一把锋利腰刀用刀尖挑着午餐肉大口嚼着,大摇大摆的走了出来对着新兵们大喊“你们这群泥腿子攀上高枝了就把老子给忘了是不是?有好东西居然也不知道来孝敬我,看我今天不把你们...啊呀!?”

    满脸横肉看上去很有气势的壮汉刚想继续说狠话的时候,一罐午餐肉罐头呼啸而来狠狠的砸在了他的脸上!

    牙齿伴随着鲜血在半空之中划出一道优美的弧线,而络腮胡子也是惨叫着后仰飞跃倒在了地上。

    四周的人群一阵喧哗,青皮们纷纷叫嚣谁干的快滚出来受死!

    当穿着官服的燕飞走出来的时候,那些叫嚷的青皮们瞬间安静下来。民不与官斗可是流传了千年的名言。

    “你是哪个?”燕飞迈步上前来到被午餐肉罐头砸的满口鲜血的壮汉身边,微微皱眉蹲下身子询问“你早饭吃了什么?油煎豹子胆?居然敢动我的人?”

    被砸掉了好几颗牙的壮汉说话漏风,好不容易才将事情说清楚。

    这些青皮都是京城里黑虎帮的成员,这段时间以来一直都是在流民营地里敲诈勒索甚至是拐卖妇幼,是典型的黑恶势力。

    最近他们收到消息说流民营地里有人在吃大米饭甚至是肉,还住上了非常奢华的帐篷。疑惑之下这些青皮们过来查看居然是真的,当即就开始抢掠物资。

    “我是五城兵马司南城何指挥使的人!”感受到了燕飞身上的杀气,黑虎帮的老大急忙把自己的后台说了出来。生怕燕飞结果了他。

    虽然面对流民们的时候非常凶悍,可在真正的官员面前他却根本什么都不是。

    燕飞伸出手敲了敲壮汉的额头,起身之后看着被毁坏的一片狼藉的营地皱眉出声“把所有人全都带回去!”

    青皮们一听燕飞的话当即喧哗起来,一个个挥舞手里的利刃叫嚣着谁敢上来就砍了谁。这些青皮们胆量极大,一个个都想着法不责众而且燕飞手下的新兵们虽然人数众多可却被吓的不敢上前。

    燕飞皱起眉头迈步向着青皮们走了过去,挥拳砸在挡在面前的一个青皮胸前,巨大的力道直接将其砸飞了出去。紧接着跟上一脚踹在第二个青皮的肚子上,同样让其现场表演了空中飞人。

    单手握拳砸在青皮的后脖颈上,瞬间就让这个倒霉的青皮脖颈怪异凹陷着倒在了地上。抬腿甩出直接踢在一个青皮的小腿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让这个青皮的小腿诡异扭曲反转,青皮抱着自己的小腿发出了鬼泣般的嚎叫。

    燕飞拳打脚踢短时间内迅速放翻了十几个青皮,而终于反应过来的青皮们平日里也都是好勇斗狠不要命的性格。虽然畏惧官府可看到同伴们被打的骨断筋裂吐血飞出去生死不知,生死攸关面前也忍不住的拔刀还击。

    ‘咔!’一把腰刀砍在了燕飞是肩膀上,锐利的刀锋直接斩裂了肩膀上的衣服却发出了好似砍在石头上一样的声响。就连腰刀也被反弹飞了出去,甚至就连青皮的手腕糊口也被震裂。手腕淌血的青皮呆呆的看着燕飞,被吓的就连反应都没有。

    燕飞直接冲进了青皮们的中心地带,拳打脚踢的将青皮们一个个全都放倒。而这过程之中他也被砍中了十几刀,身上的衣服都被砍坏了可他本人却是丝毫无损。

    到了后面青皮们都被吓蒙了,任谁见到这种刀枪不入的存在都会被吓蒙。后面的青皮们几乎是浑身颤抖动都不动的被燕飞用拳头放倒,刀都砍不动的怪物谁能不害怕。

    “全部带走!”燕飞反手扯下了身上被砍的破破烂烂的衣服,转身瞪着那些之前被吓到不敢上前的新兵。

    这些人今天的表现实在是让燕飞异常失望,不过是面对一群青皮都不敢上前,这要是真正上了战场还不得直接崩溃啊。必须要进行最严格的训练。

    “我是何指挥使的人!”被拖走的黑虎帮老大拼命嚎叫,试图用自己的后台救命。只是回应他的却是燕飞扔过来的又一罐午餐肉罐头。

    “今天全员晚饭取消。”押解着上百个青皮回到营地之后,燕飞将所有人都召集起来在营地中间的空地大声宣布“明天开始三天内没有加餐!”

    “你们今天真是让我太失望了!”燕飞目光微冷的看着这些人“连一群青皮都不敢对抗,你们还想做我的家丁?真要是上了战场看到鞑子你们还不立马把我给卖了!”

    燕飞派人将刘总旗叫了过来,扔给他二百两银子让他辨认那些被抓回来的青皮们都做过什么恶行。

    这次燕飞绝对是找对人了,要说真正办什么大事情像是抓获满清在京城里的间谍什么的他们做不到。不过像是四九城里这些阴暗故事,这些青皮地痞们做过什么坏事这些锦衣卫绝对是一清二楚。

    “他们都是南城黑虎帮的人,平日里敲诈勒索,绑票抢劫,设局坑害,拐卖人口,赌档妓院,放印子钱什么样的坏事都做过。每个人的手里都有几条性命。最近他们正在南城外的流民营地里经营地盘。怎么,得罪将军了?”

    刘总旗看着那些断手断脚躺在地上哀嚎的青皮们笑着打趣“不过他们的后台是五城兵马司南城何指挥使,要是得罪你的话教训一顿扔出去就是了。”

    “嗯,我知道了。”燕飞摆了摆手,再次面对众多的新兵们“你们今天的表现真的是让我很失望。原本你们就在实习期里,如果你们达不到我的要求我会把你们全都赶走!现在我给你们一个转正直接成为正式军人的机会。”

    “这些人手上都有冤死的人命,是真正的罪该万死之人。”燕飞目光扫过已经有些惶恐的新兵们大声呵斥“现在我给你们一个机会,谁上来杀一个就能直接转正!”

    现场顿时一片哗然,新兵们面面相觑目光复杂。就在几天之前他们还只是拿着锄头的农民而已,现在突然让他们去杀人很多人的脸色都变了。

    不过燕飞紧接着的话语却将这些人逼到了悬崖边上“转正的人每个月拿五两银子的薪水还有额外的一百斤粮食和十个肉罐头。”

    打一棍子再给个甜枣,这已经成了人人都知道的标准流程。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