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79章 帝俊

    宇宙乾坤,天地八卦。

    在一位道君的眼里,其实许多事都能够看得见摸得着的,虽然未来无穷无尽,但是当一件事出现时,通往某一个未来的可能性就大了很多,在这个关键时候起关键作用的就是那些接近道君的存在。

    所以伏羲的目光看向太阳星的时候,他感受到了一些变化,那是白泽投靠了帝俊之后辅佐帝俊建立了一个神庭。

    天庭。

    在天上的是天庭,在地上的是神朝,因为帝俊的根基在太阳星,因此似乎有一个天庭的虚影从太阳星衍生而出,出现在了整个盘古大陆的上空。

    盘古大陆从此进入了天庭人朝争锋的时代。

    一切都看的清楚,一切又都是模糊的。

    “大势之下,天庭其实也无法与我抗衡。”

    伏羲的脚下,似乎是时光长河,他这尊太古尊神,盘旋在时光长河之上,看着未来一切的演变。

    大概是因为白泽这种接近于道君的存在能够看透无数生灵的弱点,所以当他代表天庭去招募各地的尊神时,事情并不难办。

    先讲道理,再武力劝说,听得下去的就进入天庭,为天庭办差,而无论道理听不进去还是武力劝说也不接受的,或者就那么突兀的消失了。

    至于在大地之上,广泛传播着的八卦之道吸引了大地上无数的修行者,万般修行者皆入伏羲门,于是人间界是伏羲的。

    那个时候,帝俊管天,伏羲管人,后土娘娘开辟地下界,于是天地人三皇出现。

    他为人皇,帝俊为天皇,后土为地皇,因为此时无数神通者都在人界居住,所以人间才是三界的核心,人皇便是天帝。

    许多事就这么很明朗的显现在时光长河上空,甚至在伏羲道君的一力传播下成了一种天数,这一刻,刚到太阳星的白泽老头掐指一算,就心中咯噔了一下,暗道一声:“不好!”

    他的脸顿时显得有些苦瓜,但是刚走进去太阳星宫的大门,若是就这么出来,怕是天数不会变,他的人数就在这个时候变了。

    “草率了,看来日后只能尽力负责天皇陛下了。”

    老头心中叹着气,心情从咯噔中反应过来,向着太阳星宫的核心走去。

    在不远处,他见到了这一次要来拜访的对象。

    帝俊。

    “道君有天皇之姿!”

    老头过去的时候,仔细打量这一个他要投奔的对象,赞美的话似乎是从心窝子里说出来的。

    帝俊者,有皇者气象,他的眼,仿佛能看穿世间一切,他的眉心处那一抹红色的纹,是永恒不灭真火的象征,栩栩如生,似乎从一出生就不会终究。

    永恒不动,又器宇轩昂。

    不是皇者气象是什么?

    “不过道君当务之急,是不能纵容凶兽之乱,要传播仁义于天下。”

    老者见着帝俊的第一眼,就开始建言。“老朽不才,能看穿世间无数生灵的破绽,但面对道君,什么都看不到。”

    “哦,那你能不能看到那一位的破绽。”

    帝俊的目光所及,眼前的太阳星宫发生了变化,如火的世界渐渐不见,显现的是大地之上的场景,可以看到一个部落的形体,部落那一处所在站着一个人,不是伏羲氏是谁?

    此时两个人的目光似乎跨越着时空而相遇了。

    “天下英雄众多,不过在此时能与我争锋者,或许就是伏羲道君,此人胸怀天下,八卦之道传遍天下,在那地上的修行者,没有几个不学八卦之道的,他若是振臂一呼,我如何能及?他又有什么破绽?”

    帝俊道君俯视人间,这人间界层出不穷的灵光都在他的眼中,那是八卦之道衍生的道意,在与外来的入侵者作斗争。

    当然,人间之上,依旧有些地方未亮起八卦道意,比如五庄观那里,一本地书垂起条条浩荡光芒,庇护主芸芸众生,又如三清道人所在的虚空,四道诛仙剑大放光芒,混沌剑气不停旋转落下,每一道垂下都带走不知道多少的凶兽性命。

    非铜非铁亦非钢,曾在须弥山下藏。

    不用阴阳颠倒炼,岂无水火淬锋芒?

    诛仙利,戮仙亡,陷仙四处起红光。

    绝仙变化无穷妙,大罗神仙血染裳。

    通天道人的诛仙剑下还未死去几个大神通者,但是在如今凶兽入侵下,诛仙四剑显现出神威来,将一个个的凶兽湮灭。

    昆仑之丘,先天阴炁若银河滚滚,那一道过往岁月不曾出现,但如今一道出现就显现于整个时光长河的银河,仿若可以洗去世间一切的污垢。

    银河漫无边际,贯穿虚空,在不知道多少距离外的虚空破空而出,将一尊尊凶兽覆灭。

    这条银河是有主人的,它的主人名叫西王母,乃是先天阴炁所生之先天神灵。

    当这些大神通者一起出手时,所谓的凶兽之劫消去了大半。道君之下诸多劫,其实都算不得劫。

    这一场战争的胜负,终究还是要看一看道君战。

    帝俊的目光看向一处虚无之地,那里似乎是神逆这个外来者的所在地。

    这是宇宙光明都无法照耀的地方,似乎蕴意着永恒的黑暗。

    “道君,我看不到那一位有什么缺点。”

    帝俊看世界的时候,白泽也在看世界,他的一双眼随着帝俊的眼值看到了伏羲道君,没有看到其他的道君,但是显然,伏羲道君站在那里让他看个够,他也没看出到底应该如何战胜伏羲道君。

    这位道君似乎包容万象,站在那里就像是宇宙星河本身,如何战胜之?

    白泽的老眼看了又看,甚至以为自己在看美景,突然醒来又是一阵后怕。

    “我只是想找个庇身之所,不能让我白泽一族无后。”

    老者心中郁郁想着,脑袋转的倒是挺快。“道君要争天下正统,或许可以向人间界垂下阴阳二气,阴阳交汇之际演化无数生机,这将大为有利于天下万物。”

    “你所言倒是有些道理,只是上一次阴阳交汇,据说还成了一种祸事。”

    帝俊道君想起上一次劫难时有人指责他们垂下太多日月星光,结果使得盘古大陆人口大爆炸,引起盘古大陆灵气消耗加快。

    “不过若是处理了那一位,一切都说不准。”

    最终,帝俊的眼看向了无尽黑暗之中的神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