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776章 神逆

    三线,或虚或实,却能显现出许多的玄机,这就是八卦。

    乾是三阳爻,为纯阳之卦。

    巽是二阳爻在上,一阴爻在下。

    震是二阴爻在上,一阳爻在下。

    ……

    坤是三阴爻,为纯阴之卦。

    天地定位,山泽通气,雷风相薄,水火不相射。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

    乾为天,坤为地,巽(xùn)为风,震为雷,坎为水,离为火,艮(gèn)为山,兑为泽。

    当叶知秋望着这八卦循环之理,便能感觉这一幅画无限蔓延而去,如同八只无限无形的大口袋,把宇宙中万事万物囊括,互相搭配又变成六十四卦,用来象征各宇宙之力。

    八卦相错,数往者顺,知来者逆,是故易逆数也。

    雷以动之,风以散之,雨以润之,日以烜之。

    艮以止之,兑以悦之,乾以君之,坤以藏之,帝出乎震。

    每一个见着八卦的人,都有一些感受,而他们的种种感受又凝结在这八卦周遭,不断扩散而去,渐渐围绕着八卦之道形成无数的分支。

    这便是无限的开始。

    传道解惑,不仅会让学习者领悟颇深,而且会让那传道者受益匪浅。

    因此叶知秋看着那许许多多的修士领悟伏羲父神八卦之理时,就知道父神的修为又上了一层楼。

    而在那某一处虚无之境,这是与盘古大陆最外层相通的地方,无边的混沌靠近世界的边缘,形成了相对于世界的外混沌,这里已经到了从无而生有的阶段。

    某一刻,一个人影显现虚空之中,他的身躯高大挺拔,周遭环绕着许多劫运的气息,又有蛮荒之道,吞噬之理包裹其身,远远看去,数道光环的包裹仿佛给他涂抹上了浓郁的烟熏妆。

    这是一个一眼看上去就是反派的家伙。

    奇怪的是,他似乎还有一些堂堂皇道的气象,一双眼似乎带给人极大的压迫。

    皇道与劫运同时容纳一身,这一个高大的男子看着自己秀美的皮肤,厌恶地皱了皱眉头,于是这光滑可以让无数少女为之追捧的皮肤变成了粗糙可怖的触手。

    那密密麻麻的触手,沾惹着无数阴影,看上去就让人作呕,只是他不仅没有讨厌,反而更为欢喜。

    “我,神逆,蛮兽一族的皇者,再一次降临洪荒界了!”

    无边的混沌气息弥漫,由混沌之气打造的无数蛮兽显现虚空之中,它们一经出现就开始互相撕咬。

    破坏,血腥,无数的负面气息盘旋在盘古大陆的上空。

    名叫神逆的男子皱了皱眉头,打开无数的空间虫洞:“我的孩儿们,去吞噬吧,去毁灭这个肮脏的世界吧!”

    于是在盘古大陆的许多地方,这个新大陆的各处虚空,都出现了蛮兽。

    “年轻人不讲武德。”

    叶知秋正在自家部落看父神的八卦之道,伏羲部落的头顶上空,就出现了蛮兽。

    为首的,有几千丈高,浑身的鳞甲密密麻麻,在它的头部,更是有无数的肉球,让人一眼看过去就觉得恶心。

    在这头为首的凶兽身后,还有些其他较小的凶兽,锋利的爪牙似乎能够划破虚空,而腹部之中的黑洞,似乎可以吞噬一切东西。

    这是一种任何生物看过去都觉得丑陋的生物,而它们的血腥破坏,更是径直显现在各个部落面前。

    “我们这个世界还真是多灾多难。”

    叶知秋的哥哥少典皱了皱眉头,他已经看出了这些凶兽的麻烦,最为主要的还是这些凶兽似乎精通好几种道则,这就有些烦人。

    显然,凶兽似乎有主人。

    “叶,你保护妹妹,这里的事情交给我们!”

    部落的那些长老早已经警醒,一件件道器纷纷出现,更是在少典的周遭,出现了一尊鼎。

    鼎非青铜,也非钢铁,而是一种极为奇特的材质,甚至说材质也不准确,这一尊鼎虚中透着许多实,完全是无上的道威。

    当这一尊鼎祭出来之后,整个伏羲部落周遭的虚空变得严严实实,甚至有一道灵光直接笼罩了伏羲部落的地盘,无论是哪一尊蛮兽,它们都撕裂不开伏羲部落的结界。

    吼!

    嗷!

    嚄!

    狂怒之声响起,那是蛮兽见到食物却无法吞噬的愤怒,在这一刻,为首的蛮兽开始狂躁,许多的触手铮然而立,似乎要划破虚空,破灭一切,而它的腹部空虚处,无尽的吸引力散发出。

    这一刻,他的腹部仿佛成了一个黑洞,要吞噬掉所有的东西。

    “无极生太极,太极生两仪。”

    少典面色凝重,心意动间一道巨大无比的阴阳太极图横亘虚空,定住这里的地火水风,定住这里的虚空波动。

    任凭你吞噬万物,依旧无法吞噬这里的一切。

    而他的心意再动时,手中旋转而出一道阴阳旋转的鞭子。

    一鞭,两鞭。

    这鞭子划破虚空,刹那之间就笼罩了蛮兽外遭的许多蛮兽,有几只蛮兽似乎感受到了威胁,嘶吼着要过去吞噬了,却一动也动不了。

    阴阳交缠,如附骨之疽,即便凶兽无比坚硬的鳞甲,也在这一刻破开了一个口子。

    那阴阳如同磨盘一样,将凶兽的鳞甲磨灭,将凶兽的一切都磨灭掉。

    “受死吧。”

    叶知秋发现自己这位兄长不愧是父神的头号帮手,居然在此时又祭出一尊宝塔。

    塔分二十六层,宝光闪闪,却又巍峨大观,一眼看过去仿佛不是一尊塔,而是许多的世界。

    叶知秋随后就发现,这的确是一尊世界,当这尊塔被祭出之后,无边的虚空直接被这尊塔吞噬,那虚空之中囊括的凶兽首领也被包裹其中。

    强大的世界之力如同滚滚天河蔓延而下,充塞天地之间,这一刻,即便凶兽周遭的肉球不断生长,即便他不断吞噬这些世界之力,依旧陷入了危机之中。

    “哥哥好厉害。”

    叶知秋的妹妹朱看着少典大发神威,满眼都是星星。

    “他这一个塔,似乎是二十六重世界。”

    叶知秋眨了眨眼睛,难怪当年老哥送他一个石界,眼睛都不眨一下。

    这一个哥哥,真是财大气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