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覆灭斧头帮

    叶知秋先前抵消天残地缺最强一击音波功的法门是以擒龙功塑造出一片很是薄弱的真空地带。

    即便这块真空地带,只有微不足道的厚度,但是它的宽度光度,正好挡在了音波功的前边。

    再小的真空地带也是真空地带,即便这个真空地带只能持续片刻,但真空地带,声波无法传递。

    天残地缺的最大杀招便没有了作用。

    而趁着天残地缺微微愣神的功夫,叶知秋祭出了他的杀器。

    手枪。

    天残地缺的武功修行并没有到达火云邪神的地步,火云邪神可以徒手抓住子弹,天残地缺却不行。他们之所以排行杀手榜第一,是因为音波功的神秘之处:杀人于无形之中!

    但是如今音波功被挡,叶知秋又祭出了手枪,天残地缺便死了。

    “手枪本就是杀器,普通人拿着它可以杀死武者,而武者拿着它,也可以杀死更多的人,可能是普通人,也可以是其他的武者。”

    叶知秋双手持枪,看着死的不能再死,面上还带着许多不解的两位老者,摇了摇头。

    “将这两位琴师葬了吧。”

    叶知秋吩咐那些闻讯赶来的鳄鱼帮弟子道。

    说起来,这是他第一次正经意义上的杀人,但他并没有觉得各种负面的情绪,他没有呕吐,也没有晕血,有的只是分析算计。

    在不同的世界,遵循不同的价值观。

    而最为普世的价值观则是:谁要杀他,他便杀谁。

    自己的存在才是最重要的。

    “叶先生,你没有事吧?”

    闻讯赶来的鳄鱼帮帮主陈阿三一脸的关怀,似乎是生怕这位武当高人遭遇了什么不测。

    “无妨。”

    叶知秋点了点头。

    “那两位是?”

    陈阿三将目光看向了被手下帮众带下去安葬的死者。

    “杀手榜上排名第一的天残地缺,必然是斧头帮派来的,不过已经被我杀掉了。如今之计,是直接与斧头帮开战,当然在此之前,需要斩首,除去斧头帮的关键头脑!”

    “啊?好!”

    陈阿三闻言,心中震惊,随即迅速反应了过来。他也是当机立断的主,知道这个时机是一个好时机,内心里却对这位叶先生起了提防之意。

    杀手榜排名第一的天残地缺,竟然死在了叶先生手下!

    杀手榜,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创立出的,但是杀手榜之上的存在,都是个顶个的高手,尤其是杀手榜第一的天残地缺,他们一旦出手从不失手,因此他们的信誉很好,价格也很贵!

    太贵了!

    贵到他若是要请一次必须伤筋断骨,伤鳄鱼帮的元气!

    陈阿三每每想到斧头帮的人竟然舍得花大价钱找天残地缺便不由生出一股冷汗,这样的高手若是用来杀他,那他是必死无疑!

    如今,好在天残地缺死了,斧头帮也一定要灭了,免得他们这些人狗急跳墙,再请别人!

    “本帮集合,准备大干一场!”

    鳄鱼帮帮主的口令迅速传递了下去,无数的人开始了行动。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夜。

    上一次有这种感慨的是两个主职卖唱兼职杀手的琴师,如今有这种想法的,是叶知秋。

    两大帮派之间有互派卧底,如今叶知秋拿到的地图是鳄鱼帮最深层的卧底传给鳄鱼帮帮主的,可信性极高。

    叶知秋便在这张地图的引导下往斧头帮的腹地深入。

    他的速度很快。

    因此当他深入到斧头帮腹地时,还没有人发现他。

    叶知秋见到了传说中的斧头帮帮主琛哥。

    这位斧头帮的帮主正在与他手下的军师等待天残地缺的好消息。

    他们相信,他们会等到好消息!

    一个天残地缺,他们花了三百万,若是没有大用处,怎么对得起他们花的钱?

    斧头帮的钱,全都是他们辛辛苦苦打拼挣来的,如果没有达到预期的效果,琛哥是会发怒的。

    琛哥一发怒,后果会很严重。

    上一次惹得琛哥发怒的那个小弟,已经去轮回了,如果赶得上时间,现在应该是三个月的胎儿了。

    “妈的,哪里来的臭道士,害的老子心情不爽!”

    琛哥坐在自己的虎皮大椅上,心情突兀的不高兴了。

    他是斧头帮的帮主,他从来不喜欢等待。

    但是现在,他还必须等待!

    如果那个人不除去,他的宏图霸业就无法进行!

    可怜他一帮之主,竟然也要受制于人!

    不想还好,越想越生气。

    琛哥已经有了想发怒的想法。

    而这样的想法,使得整个斧头帮的气氛越发的沉闷,许多近前侍候琛哥的,唯恐自己做错什么,让琛哥发怒。

    琛哥如今一发怒,是会死人的!

    好在叶知秋来了。

    当叶知秋出现之后,琛哥便再也没有了发怒的可能。

    一发子弹入眉心,斧头帮帮主琛哥死。

    又一发子弹过,斧头帮军师死。

    叶知秋再发子弹,片刻之间打出了几十发子弹。

    便有几十人死。

    很短的时间里,他甚至都没有换弹夹。

    因为他带了很多枪。

    “下雨的时候,雨便不会停,等人的时候,人便不会来。你如果要找你等的人,那就去下边找他们。”

    叶知秋瞥了一眼一脸懵逼还没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就挂了的斧头帮帮主琛哥,内心闪过许多想法,随即,他离开了斧头帮。

    他纵横在回鳄鱼帮的路上,心里突然想起了一首诗:

    赵客缦胡缨,吴钩霜雪明。

    银鞍照白马,飒沓如流星。

    十步杀一人,千里不留行。

    事了拂衣去,深藏身与名。

    闲过信陵饮,脱剑膝前横。

    将炙啖朱亥,持觞劝侯嬴。

    三杯吐然诺,五岳倒为轻。

    眼花耳热后,意气素霓生。

    救赵挥金锤,邯郸先震惊。

    千秋二壮士,烜赫大梁城。

    纵死侠骨香,不惭世上英。

    谁能书阁下,白首太玄经。

    不错,叶知秋是想到了李太白的《侠客行》,他觉得现在的他颇有刺客的风采。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

    叶知秋突然又想起了这么几句话。

    如今斧头帮覆灭已成定局,但他万万不能松懈,免得被鳄鱼帮的人阴了。

    许多首领,向来是只可共患难,不能同富贵,必须得留一手才行。

    “我想的是如果不行,就换一个听话的鳄鱼帮帮主,不知道那陈阿三想的又是什么?”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