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七百七十一章:大结局(下)

    楚风昂首而立,黑发散乱,双目内符文璀璨,自身外放的强大的场扭曲时空。

    在其周围,电闪雷鸣,景象可怕。

    破败的大地上,混沌气腾起,如一口又一口粗大的仙剑,刺穿云霄,贯通了天上地下。

    楚风低吼,冲关进阶,造成的景象无比惊人,宛若进化者中流传的最古神话时代重新降临大地。

    远处,异常的黑暗,什么都不可见,连周围的人都被迷雾淹没了,仿佛冰冷的古代旧景重现人间。

    唯有在楚风的近前,黑暗被撕开一角,漫天的粒子飞舞,照亮虚空,构建出一条神秘的古路。

    在他周围,荒兽嘶吼,凶怪咆哮,但是却看不到身影,像是游荡在野外,在远处徘徊。

    那些凶兽,那些不可预测的怪物,似乎不属于此世,而是最古时代的“旧灵”等。

    在有人想要强行进化,掀开花粉路的天花板时,它们才会逼近!

    一切如真又似幻,感受到奇异气氛的人都惊疑不定,深感意外,不知道为何,莫名间脊椎骨升起寒气。

    嗖!

    一只凤头狼身的怪物,呼啸着,带着浓烈的黑云,并驾驭血色闪电,极速向着楚风那里冲了过去。

    它太快了,非常疯狂与凶猛? 体形庞大? 似一座漆黑的大山横压了过去,撞碎空间。

    竟真的有凶物出现了?它要撕裂楚风。

    轰!

    楚风目光慑人? 超级火眼金睛内符文闪烁? 在这一刻竟然禁锢了虚空,定住了这头凶戾的怪物。

    砰!

    接着? 他一拳就打了过去,将这头凶物轰的爆碎? 化成血与骨? 而后又成为黑色云烟,消失不见。

    “真的有凶物吗?!”许多人震惊。

    虽然无比诡异,他们并未没有看透究竟,但是? 凭着本能直觉? 他们知道真的有生物莫名出现。

    到底从什么地方出来的生灵,居然在阻止楚风魔头晋阶。

    “啊,这是什么?!”

    远处,有人惊叫,大片的地带被黑暗覆盖? 有人居然遭受了袭击,失声高呼了起来。

    “不!”

    惨叫声响起? 在黑雾中,有人的手臂断了? 被什么东西咬掉,并在远处传来令他们头皮发麻的啃噬声? 那是骨头被咬碎与咀嚼的响音。

    “哼!”有仙王发出道音? 冷哼声震开了大片的黑雾? 还大片区域为光明。

    果然,有人失去了手臂,满脸苍白与痛苦之色,肩头那里滴血,断裂的骨茬儿露在外面,很瘆人。

    刚才出现了什么东西?众人倒吸冷气。

    可是,为什么只能听到声音,却无法用神识捕捉到那种生物。

    “楚风……他怎么模糊下去了,他……要消失了!”有人震惊。

    他像是虚无的,身体都接近透明了,在原地竟朦朦胧胧,接着被光粒子淹没,逐渐虚淡下去。

    甚至,连带着他在人们心中的形象都模糊了,再上一段时间,他仿佛会在人们的记忆中消退。

    “真是后生可畏啊!”

    有上苍的仙王第一次惊叹,这种景象他们隐约间都听闻过,这是介于真与幻之间。

    这种状态,被认为真身在现世,真灵可能已经神游世外,不知到了何地,甚至是可能都不属于这个时代了。

    “嘶!他连肉身也要彻底消失了?”有人迟疑,这与传说都不太一样。

    事实上,楚风所立身之地,变得极其诡异起来,他肉身散发的场,将空间扭曲的不成样子。

    光粒子浓郁,如同氤氲雾桥,将他托起,他在跨过无边无际的深渊,向前而去。

    可是,别人都看不到这些景象。

    甚至,连那兽吼声都渐渐不可闻了。

    只有楚风,清晰的看到,有人形的红毛怪物提着铁链,一步一步向他走来,影影绰绰,不止一头,要将他捆住,然后带走。

    什么状况?连他自己都有些发懵。

    上一次进化时,他曾见到过不少怪异,更是进入莫名时空,可是也没有见到真正的生灵来锁他啊。

    楚风想突破花粉路的天花板,这一刻他遭遇了莫名的怪异,这是出了问题的花粉路整个体系的压制吗?

    这件事很可怕,相当的令人觉得发瘆,这些人形厉鬼般的红毛生物都是从哪里来的?

    “哗啦!”

    金属撞击,铁链声响传出,那些人形生物连面孔上都是红毛,抖手间,将粗大的铁链抛出,要将楚风拿下。

    这都是些什么东西?

    楚风没有贸然去触及铁链,抽出三颗种子之一化成的雪亮长刀,直接就劈了出去。

    “当!”

    火星四溅,长刀所向,铁链被劈的铿锵作响,而后全部断裂了,迸落的四处都是。

    并且,楚风没有迟疑,身体如神虹,又像是刺目的雷霆般,极速而动,挥动手中的璀璨长刀,劈向这些厉鬼般的怪物。

    噗!噗!噗……

    刀光绚烂,照亮了整片黑暗的天地,所过之处,红毛人头滚落,周围一片怪物都被斩首。

    附近冲来更多的厉鬼,与之对抗,当真是实力强大,各个都不比所谓的上苍天才差,如风似电,与楚风对决。

    当然,它们比不过上苍道子。

    噗噗噗!

    任它们攻伐惊人,戾气滔天,但最终还是被楚风斩杀了,伏尸一地,景象慑人。

    瞬间,死去的怪物皆溃散,化成红色的雾霭,蒸腾而起,连带着那些铁链也都不见了。

    到了这一刻,楚风都有些惊疑,那是真实的生灵吗?

    上一次,他在所谓的真灵死后的世界中,见到过花粉路的奠基五老,以及那些先民,但都是灵,是光粒子所化。

    这一次,明显有些不对劲儿,他严阵以待。

    外界,人们愈发吃惊,因为,他们看到的更为不同。

    在他们的眼中,楚风模糊下去,介于虚与真之间,而在他的周围什么都没有,可他们却听到了铁链断裂的声音。

    有什么可怖的生物吗?人们觉得发瘆,他们居然感应不到其形体。

    太诡异了,看不到什么,但却有本能的直觉却告诉人们,楚风周围有东西,有可怖的怪物在攻击他。

    这实在有些慑人,如果是进攻他们,那该如此?因为,他们连看都看不到。

    一些仙王露出凝重之色,他们意识到,那些怪物其实不在现世中,楚风的真身与魂光处在两个世界的夹缝间,所以模糊了,虚淡了。

    然而,纵然是仙王也惊悚,那是什么地方?居然极大的屏蔽了他们的感知,望不穿对面。

    轰隆!

    在楚风的真实感应中,在其周围,突然爆发出了海量的黑色纹络,如同死人身上的尸斑,一片又一片。

    这些黑色的纹络,聚集而起,像是一张大网向着楚风罩去。

    哧!

    同时间,光束绽放,无数的光粒子沸腾,在楚风周围汹涌,与黑色的纹络撞击,竟有阵阵呐喊声。

    “灵,原本就存在,不过蒙尘了,熄灭了,而终有一天,你们还能复苏,再现人间!”

    楚风低语,盯着那些光粒子。

    他知道,自己要打破神话,冲开花粉路的天花板,所以遇到了这些对他亲善的灵,也看到了针对他的恐怖诅咒般的黑色纹络。

    楚风没动,但是周身的生机在不断的激荡,他将自己调整到了最强状态,不管是什么东西靠近,想要针对他的话,他都将全力以赴的镇杀。

    轰隆!

    灵,那些光粒子与黑色纹络都对轰,碰撞,激起可怕的漩涡,撕裂周围的空间。

    连带着楚风都受到了影响,肉身被冲击,被洗礼,被劈斩,好的与坏的物质同时席卷过来。

    “必须要打破花粉路的天花板,冲破上限,因为,整条路都出了问题!”

    楚风对抗,并坚定信念。

    他经受着冲击,也在回忆上一次进化时所见到的花粉路上最大的秘密。

    一切的可怕现象,都来自花粉路的源头,从根子上“腐烂”了,导致全面波及整条路的后世人。

    当初,楚风进化,曾看到花粉路的终极生灵,有个女子倒在路上,她死去了,但她为源头,所以整条路都被其腐烂与诅咒等纠缠!

    这也是楚风今日执意要打破花粉路天花板的原因,他想挣脱出整条有问题的路的固有的困境。

    轰!

    突然,大道震颤,像是混沌仙雷,炸响在楚风耳畔,让他的身体与魂光都剧烈摇颤,他险些倒在地上。

    天穹压落下来,直接覆盖在了他的身上,让他脊椎骨几乎要断裂了!

    怎么可能?楚风震惊,天穹大道显化了吗?化作有形之质,落在他的体魄上,要将他碾碎吗?

    “起!”他咆哮,根本不屈服,对抗这压落下来的有形天穹。

    “这……或许就是整条花粉路的天花板,我所思,它所化,真实映照出来,要镇压我?!”楚风明悟了。

    “给我破开!”他嘶吼着,周身血液沸腾,连带着他的魂光暴涨起来,冲出肉身,共同对抗那压落下来的“天穹”!

    天地在缩小,海量的黑色纹络交织,最终全部凝结成了诅咒般的物质,又化成了各种兵器。

    哧!

    一百零八口黑色的仙剑,贯穿时空,将楚风覆盖,他避无可避,根本躲避不了。

    哧!

    他催动七宝妙术,形成光轮,将自身笼罩,避免被仙剑斩杀的厄运。

    然而,这些黑色的剑体无孔不入,无处不在,有些直接在他心中显化,自他的体内诞生出来。

    噗!

    黑色的仙剑,从他身体中穿出,血淋淋,将他贯穿了。

    “有形,无形,并存,我挡住了真实的仙剑,可是,有些随我之思,随我之念,在我魂光中显照,将我刺穿?!”

    楚风凛然,他的身上血淋淋,但是他却没有皱眉,依旧在对抗。

    他知道,这是出了问题的花粉路的大道的显化,是腐烂与朽坏的某些东西的再现,他想打破神话,必然要经历这些劫难。

    这不仅是诡异的能量,不祥的物质的体现,更多的是花粉路源头那个倒下去的女子带来的天花板的压制。

    说到底,他要破镜,其实是需要面对源头那个生物,要破开她在同层次时显照与留下的力量。

    显然,那种力量,那些显照等,都带着腐烂的气息,诅咒的符文。

    “因起果灭,给我退散!”

    楚风喝道,他的心中,涌动的是无敌的信念,哪怕面对的是源头那个生物的腐烂气息,以及当年同领域显照的力量等,他也无惧。

    一时间,他身体光芒万丈,开始磨灭体内的黑色仙剑!

    外界,人们看到模糊的楚风,其躯腾起惊人的光束,以及汪洋般的血气,撕裂了那片诡异的时空。

    然而,他依旧朦胧,并未出来。

    人们并不能看到楚风所经历的一切,只能看到他虚淡的身影。

    此时,在楚风的身上,密密麻麻,到处都是黑色纹络,诡异而慑人,甚至还有可怖的伤口在淌血。

    整条花粉路都有大问题,路的大道源头朽溃了,花粉路其实是断裂的,是一条被污染的路!

    外界不知道,后人不知!

    只有走到这里,想要冲开天花板,像楚风这样的人才能有极大的感触,内心剧震不已。

    当年,黎龘也看出了问题,但是,他有第一山的体系,有法可借,有路可续,另辟道路可前行。

    而楚风并未得到过第一山的法,现在,他唯有开拓,日后真正踏出花粉进化路的至高道途才行。

    “与其说是花粉路的压制,不如说是有问题的路的压制!”

    当年,那个女人败了,倒在了路上,大道崩溃,腐朽,所有走这条路的人,从某种意义上来说,都将被牵涉,这已经成为绝路。

    楚风不知,如果按照上苍的划分,这是一条崩溃的路,无法再走通了,再也不可能诞生出至高无敌的生灵!

    不过,他像是有所感应,冥冥中产生至关重要的觉悟。

    “打破极限,得见真我,我要走出适合我的路,我自身就是拓路人!”

    此时,冰冷与黑暗以及腐烂等负面的符文能量在全面侵蚀楚风,并显化为有形的物质,对他进攻。

    楚风遭遇了不可想象的危机,他的双目被生锈的箭羽刺中,竟是从魂光内部显照出来的铁箭!

    当!

    身体外面,更有天戈、大戟、仙剑等,密密麻麻各种恐怖兵器浮现,向着他的身体冲击过去。

    楚风双目淌血,镇守内心世界,以大毅力保持冷静,镇定,对抗这一切。

    此时,在他的眼中,四野鲜红,整片天地一片凄艳,宛若血染的世界,连诸天都浮现出来,在沉坠。

    这是花粉路的绝境吗,真正的本质吗?!

    “给我全部磨灭,接续断路!”

    楚风大吼,黑发飞舞,他在心中斩灭那些显照的兵器,自眼中化掉生锈的箭羽,在肉身中磨灭那些刺穿而过的符文等。

    T突然,他像是看到有人在走来,从那最古神话时代要走到现世中!

    那是一个女人,身姿很美,很模糊与朦胧,但却给人以风华绝代之感,只是她披散着头发,遮住了容颜。

    当一阵可怕的风冲过时,那些发丝掀开一角,从她那模糊的面容上落下大片的污血。

    “是她吗?从那朽溃的花粉路大道源头走来?!”楚风震撼,严阵以待。

    不过,那个女子一声轻叹,并未继续显照,留下的只是年轻时代的她的朦胧轮廓,虚影渐散去,她转身消失了。

    真实的那个女子不可能走到这里,不然的话,天塌地陷,花粉路崩,世界都要更迭与大乱。

    纵然她早已死去,可是到了那种境界,其残留以及昔日显照的东西也不能过于波动剧烈,不然的话会出大事儿。

    她似乎在当年就贯穿了时空,得见了今日的事,留下残影。

    最终,这里刀剑齐鸣,大道纹络蔓延,将楚风锁住,要将他炼化,磨灭!

    这不是有意针对他,既然他自己要突破有问题的花粉路的天花板,那必要的劫难与考验自然会随之而来。

    不知道是那女子所留,还是有问题的花粉路的自行体现。

    咚!

    天地剧震,楚风挥拳,在这里全力以赴的对抗,骨头演绎平生所学,要打破这里的一切。

    “打破天地,得见真我,如果没有了路,我就自己踏出一条来,我会一直走下去!”

    时光流转,岁月更迭,楚风在这里体会到了时光的混乱感,他像是度过了一个纪元那么久远。

    但他知道其实才是片刻间。

    轰!

    在楚风不断挥拳,运转妙术,将自身所学推演到极致后,他的肉身与魂光都在升华,在蜕变,他在迅速变强,他在晋阶。

    喀嚓!

    他轰碎了所有针对他得黑色纹络兵器,以及带着腐朽气息的大道压制,更是击穿了天穹。

    他回归到现世中,全身真血发光,沸腾,他冲破天花板,完成了最强蜕变,回来了。

    轰隆!

    两界战场,以楚风为中心,扭曲时光,塌陷虚空,他强大的肉身带给人以极大的压迫感,魂光更是如烈阳普照十方,极致强横。

    “最强姿态的我回归了,谁与我一战?一位道子,还是五人一齐上?!”他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