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六章:王孝通的震惊(妇女节快乐!)

    听到孔颖达的吼声,房遗爱一个哆嗦,差点从屋檐上掉下来。

    然后房遗爱就跟避猫鼠似的,嗖嗖几下顺着柱子爬了下来。

    看其谙熟程度,很显然在家里没少了爬房上墙。

    “房遗爱,过来!学堂是学习的地方,你在学堂进学这么久,全无半点长进,居然还敢爬房?看本夫子今天不把你的手掌心打烂!”

    看到孔颖达怒发冲冠的样子,房遗爱被吓得瑟瑟发抖,不由指着李愔说道:“夫子,学生之所以爬房,全都是因为和六皇子殿下打赌引起的。夫子只打学生自己,学生不服!”

    孔颖达大喝一声道:“好啊,居然还敢打赌,简直反了你们了!李愔,过来,和房遗爱一起打手心。”

    听到李愔也要跟着一起打手心,李泰身边的那些学童脸上不由露出幸灾乐祸之色。

    程处亮张了张嘴,想为李愔求情,不过最终还是悻悻地闭上了嘴巴。

    他根本就不受夫子待见,他求情的话,只怕是火上浇油。

    只见李愔不慌不忙地走到夫子身边,向夫子行了一礼说道:“好叫夫子得知,学生并不曾和房遗爱打赌。学生只不过说,一大一小两块石头从同样的高度同时落下,最终将会同时落地。房遗爱不信,非要爬到屋檐上做实验不可,和学生无关。”

    孔颖达不由怒道:“若不是你的问题,房遗爱会爬房吗?分明和你有关,你竟然还敢抵赖!”

    李愔从容地问道:“敢问夫子,有人手持菜刀杀人,官府会治卖菜刀的商贩的罪吗?”

    “这——”

    听到李愔的问题,孔颖达竟然没办法接口。

    很显然,是不能治卖菜刀的商贩的罪的。

    那么,同样的道理,他也不能打李愔的手掌心。

    只不过,这两件事情,是同样的道理吗?

    隐约间,孔颖达总觉得哪里不对的样子,但是一时间也难以想清楚。

    于是,孔颖达更气了。

    对着房遗爱恶狠狠地说道:“伸出手来!”

    房遗爱哆哆嗦嗦的伸出小手,一张小白脸已经蹙成了菊花。

    啪!啪!啪!

    “啊!啊!啊!”

    李愔在旁边听着都觉得疼,赶紧悄悄走开。

    两盏茶功夫之后,啪啪啪的声音才消失不见。

    孔颖达夫子都被累的不轻,气喘吁吁的走了。

    房遗爱抽抽搭搭走进学舍,一双小手已经肿成了猪蹄,看那模样,没个十天半月的,绝对消不下去肿。

    在学舍后面,气喘吁吁的孔颖达孔夫子不由停了下来。

    因为他想到一个问题,方才李愔分明在胡说。

    一大一小两块石头,从同样的高度同时下落,分明是大石头先落地嘛,怎么可能是同时落地?

    然后,孔颖达忍不住从旁边捡起两块石头,举到自己胸口的位置,同时松手。

    啪!

    嗯?

    孔颖达瞳孔微微收缩,满心满脑全都是疑惑。

    怎么可能同时落地呢?

    于是,孔颖达忍不住将两块石头从地上捡起来,然后举高高,举到自己头顶同时放手。

    啪!

    张大嘴巴满脸震惊的孔颖达,现在有些了解房遗爱为什么会爬房了。

    然后,等孔颖达抬起头来的时候,就看到教授算学的王孝通站在前面,目瞪口呆地看着自己。

    完了,刚才自己高举着两块石头的举动,肯定被王孝通看去了。

    太丢人了有没有?太羞耻了有没有?

    老夫的一世英名毁于一旦啊!

    老夫被李愔那小子给害苦了啊!

    不过,姜到底是老的辣,很快孔颖达就想到了主意。

    孔颖达若无其事地走到王孝通身边,不由问道:“王教授,老夫问你个问题,你说一大一小两块石头,在同样的高度,同时自由下落,那块石头先落地?”

    王孝通神情古怪地说道:“当然是同时落地了!”

    孔颖达不由目瞪口呆地看着王孝通问道:“你怎么知道?李愔那小子告诉你答案了?”

    王孝通感觉今天孔颖达这老头怪异的很,总是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

    王孝通还要上课,胡乱应付了孔颖达两句就往学舍方向走去。

    不过走在路上,王孝通反应过来了。

    刚才孔颖达那老头说,是李愔那小子告诉我答案?

    难道李愔也知道这个问题的正确答案吗?

    这个问题,可是自己无意中发现的,他这么可能知道答案?

    一时间,王孝通不由对李愔产生了极大的好奇心。

    不多时,王孝通就来到学舍,开始给学生们讲述算学课。

    王孝通是唐朝有名的数学家,他编纂的缉古算经,后来成为唐朝国子监的算学教科书。

    当然,现在的王孝通还没有编纂出此书,理论水平还没有达到后来的高度。

    在上完课之后,王孝通忽然想考一下李愔,就给全体学生出了一道比较复杂的算学题。

    其实难度并不大,只不过极为繁琐而已。

    题目是,一加二加三一直加到一百,答案是什么。

    在王孝通出完题目之后,除了李愔之外,其他的学童,都迅速用趣÷阁开始计算。

    只有李愔,用两只手撑地,半蹲起来。

    原来是跪坐久了,腿麻了。

    王孝通走到李愔身边,质问道:“殿下,其他人都在解题,为何殿下没有解题呢?”

    李愔不由站起身来回答道:“先生,学生已经计算出了结果。”

    王孝通惊奇地问道:“噢?那你说结果是多少?”

    李愔平静地说道:“五千零五十。”

    嗯?

    竟然真的算出来了?

    可是,这怎么可能?

    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计算出来呢?

    王孝通不由好奇地问道:“是不是你以前就计算过这道题目?”

    李愔淡淡地说道:“并没有,不过这道题目,其实有个简单的计算方法。一加一百等于一百零一,二加九十九等于一百零一,三加九十八等于一百零一,五十加五十一等于一百零一。一共有五十个一百零一,相乘之后,就可以得出最终的结果,五千零五十。”

    听到李愔的算法,王孝通不由大为吃惊。

    李愔的算法,其实是数列的算法。

    在九章算术里其实有类似算法,但是属于比较高深的知识了,王孝通还没有教到这里。

    他很奇怪,李愔到底是怎么知道这种方法的。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