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五章 君影草(1/2)

下载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终生免费,永无视频广告!

    次日一早,天还没亮朱高煦就起来了。府邸中十分安静,笼罩着白雾,未灭的灯笼忽明忽暗,显得十分幽冷。

    他在一间厢房外碰见了杜千蕊。她手里拧着个碎花布包裹,慌忙走上前半蹲作礼,“没想王爷这么早就起来了,奴家问王爷安好。”

    “王贵呢?”朱高煦回顾左右。

    杜千蕊道:“王公公住外面倒罩房,叫奴家今早拾掇好、便过去找他,奴家准备这就去哩。”

    于是二人沿走廊往外走,出得一道门厅,走到了倒罩房排头。这时,忽然从马厩后面传来窃窃私语。朱高煦不禁转身,不动声色走到墙角处,站在那里待了一会儿。

    离得近了,便听到一个声音低声道:“你知道湘王的事儿了罢?举家自焚死啦!”

    “何至于?”另一个声音道。

    “有人说是朝廷削藩逼的,俺看未必,藩王们心气儿高,一下子受屈于刀趣÷阁吏,哪受得了?”

    “说得不错,看这边高阳郡王跋扈的劲儿,一言不合便将朝廷命官活活打死!”

    “不仗着燕王,这高阳郡王还能嚣张几日?嘿嘿……”

    朱高煦不动声色走了出去。那俩人转头一看,脸色顿时如同死灰,愣在那里如木鸡一般,只有双腿在剧烈地颤动。

    其中一个率先“扑通”跪倒在地:“王爷饶命!”

    另一个也赶紧伏在地上,一边磕头一边不住讨饶。

    朱高煦冷道:“造谣是非,离间君臣,你们是不是活够了?”

    “不敢了,小的不敢……”二人脸色已是纸白。

    朱高煦挥手道:“滚!”

    一旁的杜千蕊看得,面露意外之色……大概在她看来,这个动不动就把人打死的王爷,怎就轻易放过了那俩奴仆?

    他们继续向前走,朱高煦回头看了杜千蕊一眼,“这宅子属于燕王府的产业,不过平常宅子里没什么人。咱们兄弟来京师后,朝廷好心派了些人过来照料,此时府上大多并不是咱们的人。”

    他顿了顿又道,“与他们计较,没任何用处。”

    杜千蕊忙道:“王爷宽宏大量,叫人敬佩。”

    朱高煦摇头不语。

    他这时看到了几束白花,开在墙角的芭蕉树下。定睛细看,原来是铃兰……在后世是很常见的观赏植物,但在眼下却着实非常稀罕。古代似乎叫君影草,北方深山里的植物。燕王府的人大多是北方人,也不知谁弄到这院子里栽种的。

    他忽生灵感,用煞有深意的语气道:“杜姑娘看到那角落里的小花了么?君影草,花开得小,难被人注意,又喜在阴暗之处,却全身都有毒!”

    杜千蕊果然听得若有所思。

    没一会儿,便见着了王贵,朱高煦嘱咐两句,目送他们出门。他们在这个时辰走,等城门一开,就能马上出城了。

    朱高煦猜测,若黄子澄对那事儿不愿善罢甘休,最好的办法是告御状。

    能惩罚藩王的人,在京师大概也只有皇帝了。王子犯法,是不会和庶民同罪的;惩罚王子的法子之一,是拿他身边的人开刀。

    ……两个时辰后,朱高煦便确认了自己的猜测。四舅徐增寿上门,骂完朱高煦已近午饭时辰,饭桌上徐增寿透露了这个消息。

    徐增寿是朱高煦等的长辈,不过年纪也就二十几岁。他穿着花花绿绿的团花锦袍,不仅显年轻,更显轻浮。

    离开饭桌后,徐增寿便一屁股坐到一把太师椅上。

    三个丫鬟躬身走到他面前,一个捧着木盘,一个端着碗白水,另外一个端着茶。徐增寿娴熟地端起白瓷碗,喝了一口白水,仰起头“咕咕”从喉咙里发出一阵十分夸张的声音,然后吐进铜盆里;再接过茶盏,揭开盖子抚弄着水面。

    朱高煦顿时看向对面,与世子等人面面相觑。

    世子挥了挥手,将丫鬟们赶出厅堂。

    徐增寿大模大样做完琐碎之事,语气也缓和了,并不再骂骂咧咧,开口说道:“高煦,俺听闻这件事,大抵是因一个富乐院的伎女而生事?俺听了来龙去脉,你是不占理的。那许大使为筹备宴会,到富乐院挑选乐伎,与你争执,便被打伤;接着在路上遇见,又与你理论,竟被活活打死……当然那只是别人的说法,舅舅想听你怎么说。”

    这时世子和高燧也侧目看着朱高煦。

    朱高煦沉吟片刻,找到了矛盾的重点,并不是为了争一个歌妓,要说的地方当然也不是在富乐院。于是他便把许大使如何勾结地方官草芥人命,如何害得杜氏沦为歌妓,大致说了一遍。

    徐增寿吃饭的时候,举止是比较粗俗的。但是徐增寿很快又展现了他的优点,愿意耐心听人说话。

    听罢,徐增寿沉吟不已,或在思考这件事的黑白对错。

    朱高煦又道:“我去过富乐院两三次,没干别的,只请那杜姑娘唱曲。她说话也好听,抑扬顿挫、高低婉转,可谁又知道,她是饱经冤屈之人?”

    徐增寿看了朱高煦一眼,语重心长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不想错过《大明春色》更新?安装爱阅读专用APP,作者更新立即推送!终生免费,永无广告!

放弃 立即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