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7章 又一个跑偏的徒弟?

    “前~前辈。”项小牡的舌头差点打了一个结:“是什么样的事情,您竟然要给我这么多灵钞当做报酬?”

    桑榆真人脸上露出纳闷的表情:“一千块灵钞很多吗?”

    项小牡说:“太多了啊,就在一个星期之前,我觉得我一辈子也赚不到一千万啊!”

    窝糙难道在这真实的修真界中,修士们的日常就是不缺钱,个个都是大土豪,是属于人傻钱多的存在吗?

    桑榆真人拈须而笑:“你不要用世俗的流通纸币来衡量修真界的灵秒,它们之间虽然能够兑换,但并不等值。这一千块灵钞啊,连个像样的法宝都买不到,也就只能买些基础丹药,以及最普通的符箓、小铁剑之类。”

    “原来是这样?”项小牡一听这话顿时不飘了。桑榆前辈说得有道理,自己已经是修士了,怎能再用世俗的金钱来衡量这个世界呢?

    而且话说回来,在尘世中就算有一千万,又能干什么?在一线城市买套房都不够!那些坐拥着几十个亿上百亿的人都没嘚瑟呢,自己飘个啥劲?真是一看就没见过大世面!

    想到这里,项小牡瞬间又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个一穷二白还爱瞎姬儿飘的小白。

    不行不行,以后再不能这么憨傻+飘浮了,要对比也得和修真界的那些大仙大神们对比,要用仙宝来衡量其它东西的价值,这样才有可比性嘛。

    在摆正了心态之后,项小牡静静地听桑榆真人给他交待任务。

    原来,桑榆真人原本就有个打算,想把后面西北角那个园子翻修一下,弄成一个小型博物展览馆,现在很多景点都有这样的小型展馆,也是为了能让游客们多看到一些东西,但是出于无为的精神,其实也就是拖延症,桑榆真人一直没有启动此事。

    另外,在虚榆观内还藏着一批古物,随便拿出任何一件都挺值钱的,具体值多少不知道,也没有拿出去估过价,反正现在名义上都是国家的。这些古物在好几十年前,因为人为的原因都被捣毁损毁了,当时具体的事情就不提了,总之修复起来挺麻烦,桑榆真人也无为,就把那些东西一直收在库里,没有动过。

    昨天晚上,桑榆真人看到项小牡修补碑亭的能力之后,便想请他帮忙把后院翻修一下,再把那些古物古董也修复了,这样就能办起一个小规模高质量的展览。

    “当然了,如果能修旧如旧,还能保持岁月的沧桑感就更好了,如果做不到的话,修成全新的也没有关系。”桑榆真人完全没有私心,说起来,他还是掏着自己的私人腰包在替道观做事。

    项小牡一听,就开始在心中偷着乐,心想这是好事啊,以后再也不用在晚上偷偷摸摸去给古印升级了!可以光明正大的一边拿着报酬、一边帮古印恢复法力,顺便还能提升自己的修为,这简直是双重的好处有木有!

    如今他已经知道,给古印升级的确能让自己也增长修为,所以这两天,他已经比刚开始那时积极踊跃多了。

    桑榆真人拍拍项小牡的肩:“就这么说定了,白天外面人太多,等道观下班之后,贫道就把东西搬过去,晚上我们在那个小园子见。”

    项小牡美美地睡了一下午,晚饭后,他一路慢慢欣赏着黄昏景色,走到了西北角的小园子里。

    桑榆真人已经在等着他了。

    只见原本还算宽敞的园子里面,多出来好几十个真人等高的石雕,其中十二个是栓马桩、另外还有各种石人石像;几间旧房屋的门也已被打开,摆上了十几张木桌,桌子上摆放着二百多件大大小小的古董器物。

    项小牡看得眉开眼笑,于是他一头扎进了这个偏僻的小园子里,开始了修修补补的修行生活。

    夜里睡觉前,项小牡在心中把古印的每一面,都划分为10*10的100个小方格子,古印上原本没有格子,但并不妨碍他心中有格子,这样一来,就方便他更直观地了解古印升级的进度。

    在古印的其中一面上,总共已有七个格子变成了青色。

    于是项小牡除了吃饭睡觉,就在不停地修古董,这样埋头修补了两天之后,项小牡忽然觉得……他好像也快要跑偏了。

    师父收自己为徒弟是要干什么来着?是要培养自己成为修真界的建筑师!但自己眼下在做什么?在修文物!

    要是这样一直发展下去,自己会不会也步了那位传说中的大师兄的后尘,也会变成一个让师父头疼的徒弟?

    这样一想,他忽然觉得,师父收的徒弟,好像没有一个能让他老人家省心的啊。

    如果一直这样发展下去的话,只怕真的要违背师父的心愿,会莫名其妙地变成,修真版的“我在景点修文物”。

    不,这一点都不修真!

    师父,这事不能怪我,要怪只能怪您的体质太特殊了,您大概可能是中了那种十分罕见的,徒弟百分百被养歪BUFF……

    怎么办?是等半个月后师父回来之后,就回到正轨,继续跟着师父,立志成为一名修真建筑师呢,还是干脆就在修修补补的这条路上放飞自我,从此成为一个修补工匠,可以去各大博物馆帮忙修文物,还可以去各个景点帮忙修文物……话说,这条职业发展道路,好像也挺有前途的?

    人生忽然面临了重大的抉择,怎么办?在线等,挺急的!

    ……

    项小牡来到虚榆观的第七天,一个陌生的电话打了进来。

    他接起电话,只听那头传来超甜超嗲的声音,开口就喊他相公:“项工~,你的包裹到了,包总说,让我给你打电话说一声。”

    哦,原来是师父的秘书。项小牡说:“原来是小娇姐姐啊,你好你好。”

    女秘书的确比项小牡大了好几岁,工作时间也比他长,所以叫姐姐没问题。

    然而只听电话那头嗔道:“小什么娇?!我姓乔,名叫乔皎影!包总说话经常念字不清,才把乔念成了娇。在包总面前,人家也不好意思当面纠正这事……但你不一样,你得给姐把发音咬对了,姐容易吗?上个班把姓都卖了是几个意思嘛?”

    项小牡汗道:“呃……对不起,小乔姐姐。”

    小乔也没再过多纠结姓名的事情,说:“你那包裹超级小,还没我拳头大呢,司机过会儿就给你送过去,你就不用回公司来取了。”

    小乔说完就挂了电话。

    过了一个多小时,项小牡果然又接到了司机郁久旺的电话,他便独自来到虚榆观外面的停车场,郁久旺已经在停车场的出口处等着他了。

    看到项小牡,司机郁久旺倒挺高兴:“项工,你的包裹。”

    说着,他从副驾驶座位上,拿起了一个不足巴掌大小的,真的超级小的袖珍包裹。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