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3章 抓贼!??

    项小牡听到脚步声往这边来,便下意识地躲到石碑了后面,想等这人过去了再继续,要不然被人问起来,黑灯瞎火的在这儿干吗呢,说不清就尴尬了。

    但脚步声越来越近,轻软的鞋底踩在青石砖上的声音,最后在碑亭正面的功德箱前停了下来。

    项小牡心想,不会是发现自己了吧?

    但紧接着,他听到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好像……是在数钱。

    项小牡忍不住悄悄伸出半个脑袋,借着月光,用一只眼睛看到,那人正在功德箱上捣鼓着什么。

    月光下,看得不甚分明,但他知道这道观里面的人杂,有施工的,有喜欢感受氛围住在这里的游客,等等,虽说不应该随便怀疑任何人的品性,但说不准什么人就惦记着箱子里的钱了呢?

    项小牡心想,观主桑榆前辈是师父的朋友,那自己见到这事就不能不管,如果装聋作哑、视若不见,就对不起自己的良心。

    再说,对方只有一个人,力气未必比自己大,万一打起来的话,也未必能打过自己。

    于是他一个箭步跃出了碑亭,扭住此人的胳膊和肩膀,高声喝道:“你是什么人?想干什么?!”

    结果没想到,此人的力气比项小牡更大,反手轻轻一拨一转,就反扣住了项小牡的双手,枯瘦的手指像钢钳一样,死死钳住了项小牡的手腕,让他连挣扎的余地都没有。

    项小牡顿时觉得此人太可怕了!不会是为了“做事”方便,专门学过擒拿术吧!这么说,竟然是一个专业技能过硬、爱岗敬业的小偷!?

    他一下子热血冲头,不计后果地扯开喉咙高声喊道:“有人偷钱,抓贼!抓贼!”

    有时候,人在见义勇为的时候,是根本来不及多想的,全凭着当时的热血,脑门一热,就会冲上去不计生死,至于事后会不会后悔,当时哪能想到那么多?

    神秘人一凛,立即用一只手抓着项小牡的两个手腕,另外一只手则捂住了项小牡的嘴。

    当是时,神秘人一手钳着项小牡的双手,一只手捂着项小牡的嘴,然后低声在他耳边说:“你这傻孩子,瞎喊什么?是我。”

    一切都发生的太快,有些事情描述起来要用几百个字,但若拍成视频看,其实只过了几十秒。

    项小牡听到这声音耳熟,终于停止了挣扎,他愕然转过头,借着月光近距离观瞧,才发现这名鬼鬼祟祟的人,竟是桑榆真人?

    桑榆真人夜能视物,见项小牡的眼神是认出他了,便把手放开,又压低声音说了一遍:“你这傻孩子瞎喊什么?”

    项小牡说:“我以为有人想偷你们的钱,所以……想帮忙把小偷抓住。”

    这时,从东边有两个身影飞速赶过来,他们俩是桑榆真人的亲传徒弟,也都是有修为的修真者,听到有人喊抓贼,便在夜色中连飞带跑地奔了过来。

    “师父?发生什么事了?听说有人偷钱?是不是这小子?徒弟来晚了,徒弟替您揍这小子!”

    项小牡懵了:“……不是我啊!”

    别的贼都是贼喊捉贼,而他是喊捉贼的人,却被当成了贼?

    其中一个徒弟喝道:“你还狡辩!”

    项小牡委屈道:“那一声是我喊的啊,你们仔细回想一下?”

    桑榆真人也连忙摇头:“你们两个夯货!真不是他,别闹误会,是他把为师……唉,你们俩都回去吧,没你们什么事情。”

    “哦……”两个徒弟也有些懵了。

    桑榆真人继续说:“而且你们都多大的人了,别动不动就要揍人,就算真的有小偷也应该批评教育,让他抄写经文洗涤心灵,抄完一百遍再送到派出所,依法处置,对不对?我们怎么能动私刑呢?”

    “师父教育得对,去年我们抓住那两个纵火者之后,就应该盯着他俩先抄完一百遍经文再说,是我们失职,结果让他们逃了。”

    桑榆真人摆摆手:“陈年旧事,不提也罢,你们继续去修炼吧,为师这儿没事,为师和小项之间是一场误会。”

    两名徒弟很听话地离开了。

    桑榆真人拉着项小牡,说:“你这孩子啊,倒挺有胆识的,但要见义勇为,也得先看清楚情况是不是?你不也看看是谁,就冲过来大喊大叫,差点就添乱了啊。”

    项小牡默默汗颜:“前辈,这大晚上的,您在干什么?”

    桑榆真人说:“我还想问你,大晚上的为何会溜达到这儿,还躲在龟腚后面?”

    “我……那个,我还没开始修炼,太早了也睡不着,所以出来转转,正好看到一个黑影过来,我就躲起来,想看看这人要干什么,没想到竟是前辈您。”

    “也是,你们这些年轻人啊,基本上都是夜猫子,晚上不超过12点都睡不着。”桑榆真人倒也没有再怀疑项小牡的话,便说:“今天这事既然被你瞧见了,我就实话告诉你好了,但你千万别和不相干的外人说,尤其是不要让监理方以及文管的人知道了。”

    项小牡愣了一下,随即点头:“额,您放心,这一点师父也特意交待过,我肯定不会说出去的。”

    桑榆真人拉着项小牡在碑亭内坐下,才说:“其实啊,贫道不是偷钱,而是偷偷往功德箱里面放钱。”

    “放钱?大晚上的,您这是想积攒功德?可这道观不是您的吗,无论收多少钱都是您的,那您图什么呢?”

    “你是有所不知啊。”桑榆真人说:“贫道虽然没有你师父那么土豪,在总盟内也只不过是个小角色,但是与世俗凡尘相比,贫道根本就不差钱,我们这些已经窥得仙道、在总盟在册的道门,和其他普通道观不一样,我们根本就不靠门票、功德、香火钱之类的吃饭生存。”

    项小牡说:“我大概知道一点,师父提过几句,说您不缺灵钞。”

    桑榆真人点头:“灵钞和世俗流通货币的比值,现在大约是一比一万,修真界的一块钱灵钞至少能换凡尘一万块钱现金,另外,修真界随便拿一件宝物出来,在凡间几乎都是无价的。”

    项小牡听得略微有些神往,如此说来,修真界的人,随便拎一个出来放到尘世,都全是大土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