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我是一个修补匠?

    “为师穿得不是晨练服,这衣料名为水霓纱。”

    项小牡第一反应是:“水泥沙浆?”

    包尘显用‘关怀无知后辈的眼神’看着项小牡:“你还真是土木工程专业的,什么水泥砂浆?这水霓纱……算了,说了你暂时也不懂,为师也不是织造师……就这么说吧,这身看起来不怎么起眼的飘逸大褂,实际上比最好的防弹衣还结实。”

    “那用刀能划破吗?”项小牡问。

    “划不破,很结实的,就算导弹来了都打不穿。”

    说着话,包尘显把皮带从裤腰上抽下来,同时疑惑地看向项小牡:“你为何一脸惊恐?”

    项小牡说:“不是,师父你二话不说就解皮带,我当然害怕了啊。”

    “为师又不抽打你,怕什么?”包尘显觉得自己被误解了,还挺委屈的,解释道:“这皮带扣是个储物空间,能放挺多东西呢。”

    他把皮带扣里面的东西全都倒腾出来,在地上堆了很大一堆,转手收进了手表的储物空间内,随后,又从刚才那个百宝箱中拿出了三十只液化灵气罐,塞进皮带扣内,递给项小牡。

    “这三十罐灵气够用一段时间了,皮带你先凑合着用,过几天为师去天市,再给你另选一个储物空间。”说完,包尘显把皮带扣的使用方法教给了项小牡。

    项小牡接过这根带着体温的半旧皮带,心中五味杂陈。

    这就是传说中的储物空间,但是师父给自己东西的方式,也太让人一言难尽了啊!

    他看着师父的晨练服裤腰:“师父你的裤子,不用腰带可以吗?要不把我的换给你用?”

    没想到包尘显说:“你的腰带太丑了,和为师的气质不搭,再说为师裤腰上还有特制的皮筋松紧带,你放心,掉不了的。”

    项小牡满头黑线。

    包尘显把衣襟拉整齐,说:“走吧,时候不早了,为师得赶场子去和客户喝酒,你先回去休息,今天早上行政部已经给你租好了房子,司机会送你过去,如果住得不舒服不习惯,尽管告诉为师,让他们再给你换更好的地方。”

    项小牡想起来:“师父,我还没选出能看懂的书……”

    包尘显看看表,说:“算了,想来这儿暂时没有你能看懂的书,此事改天再说吧。你回去之后,先和法宝好好沟通一下,估计这就够你忙半晚上了。明天一早你来公司,为师带你去市里的一个工地。”

    “哦,好。”

    包尘显言简意赅,说走就走,项小牡便拿起自己的背包,跟着师父乘电梯下楼。

    此时员工都已经下班了,大楼内极安静,出了公司大门,已有两辆车停在门口等候,包尘显上了前一辆豪车,对项小牡摆摆手,便离开了。

    另一辆车上的司机替项小牡打开车门,微笑道:“项工您好,我姓郁,是行政司机班的,您叫我小郁就行,以后由我专门负责接送你上下班和外出哦。”

    项小牡差点栽个跟头,相相相公?还有姓什么?这哪来的老司机?

    等上了车之后,他才问明白,行业里包括公司内,除了管理层以外,大家都是以某工某工互相称呼的,所以司机称他为项工并没有问题。

    另外,司机名叫郁久旺。

    然而自己只是助理岗位,才进公司头一天,居然就能有专职司机,这待遇还真是好的超乎想像啊。

    车子缓缓启动,司机小郁在后视镜内,看着项小牡额头正中红亮红亮的大红包,时不时地瞄一眼,看了十几眼,欲言又止良久,终于憋不住问了出来:“项工,那个~你头上是不是撞了个大包?”

    项小牡此时还疼着呢,哭笑不得地说:“是啊,刚才不小心撞墙上了……”

    小郁惊道:“这得多快的加速度往墙上撞,才能撞出这么严重的包?你当时晕过去了没有?”

    项小牡:“……没晕,不过快晕了。还有,虽然我们是初次见面,你想笑就笑吧,别憋着……”

    走了没多远,项小牡看到路口有人摆夜摊,正好有卖棒球帽的,便下车买了一顶帽子,戴上之后,多少能把脑门上的大红包遮住点。

    重新上车,项小牡压低了帽檐,看着车窗外,他还是第一次来到安常市,下午的时候下了飞机就直奔公司,对这个城市并没有多少印象,此时安然坐在后座上,看着城市的夜景,渐渐惬意起来。

    新租的住处离公司不远,车很快就到了一个环境不错的小区门口,项小牡在小区门口下了车,拿着司机给他的房门钥匙,想起自己还没吃晚饭,便随意找家面馆吃了一大碗面,这才进入小区,找到了公司租给他的房子。

    打开房门,开灯,客厅内摆设的整整齐齐,一眼看过去,应有尽有,比预想中的好了太多。他本以为能有一个安身之处、一间十平米的单间小卧室就足够了,没想到师父竟让人给他租下了这么好的居所。

    这在两三天之前,是他根本负担不起的——就算打工的钱能付得起,他也舍不得。

    说起来,师父虽然在某些时候似乎不靠谱了点,但在这些基础生活方面,真是安排得无微不至,此时甚至让人有一股暖意涌上心头——人类还真是容易被物质收买啊。

    项小牡随手把背包放在门厅的衣柜内,走到客厅,打量起了这套居室,三室两厅,精装修,一应家俱和电器都有,打开冰箱,里面竟贴心地放满了食物和饮料。

    他又到其它三间居室内转了一圈,一间书房、一间卧室、还有一间空屋闲置着。

    一个人住这么大的房子,着实有些浪费。

    但既然住都住了,就先洗个澡吧。

    项小牡脱了衣服,来到卫生间,打开灯,站在镜子前面。

    下一秒,他被镜子里面的自己吓了一跳。

    妈耶,头上这包老大了!真难为司机刚才一路上憋着笑,这么大的红包顶在脑门上,论谁见了都得笑到肚子疼!

    自己除外,因为自己是脑壳疼……

    项小牡对着镜子,小心翼翼地查看脑门上的包,确定皮肤没有破损,洗头应该没有问题,便准备去开洗澡水。

    就在这时,他无意中看到,浴室墙面的一块瓷砖上,有一道细小的裂缝。他看着那道裂缝,意念中忽然腾起了一阵莫名奇妙的悸动与骚动,那种感觉根本无法言表,而他的手掌已不由自主地,贴在了那一道缝隙上。

    随后,项小牡感到一股能量从古印内传出,顺着自己的手臂,传导到了墙面的瓷砖上。

    项小牡愣了一下,这是要做什么?

    就在他迷茫之际,他看到,自己的手已经不受控制地,开始摩挲那条缝隙,自己竟开始徒手修补那块瓷砖了……

    这是什么诡异操作!

    项小牡内心凌乱且惊讶,身体像混凝土一样凝固了三秒。

    一分钟后,当他把手掌从瓷砖上移开时,发现开裂的瓷砖已经被修补一新。

    项小牡差点给自己跪了,这算什么情况?恭喜你获得修砖技能?

    问题是这技能,它有何用?!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