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5章 开门见“山”

    对于墙后面的密室,项小牡没有感到意外。

    这种情节在影视中不少见,另外从他的专业角度来说,在他在刚到19楼的时候,就目测出师父办公室的面积远远小于楼层总面积,而旁边又看不到其它门和通道,所以办公室后面八成有个密室。

    “随我来。”

    包尘显的嗓音不轻不重,这三个字却充满了莫名的诱¥惑。

    项小牡便跟随着这飘忽神秘的感觉往前走,仿佛墙后面有一个巨大的山洞,里面的龙已经被人打死了,山洞里堆满了一座山一座山似的黄金和珍宝,足以让他敞开了花十几辈子都造不完的那种。

    等等……想歪了,师父是修士,不是精灵魔法师,所以不可能有山洞,更不可能有爱攒金币无法自拔的守财龙,所以这密室中究竟会有什么?珍宝?秘籍?修炼秘境?

    门墙在他身后重新闭合,悄无声息。

    眼前是豁然开阔的室内空间,果然没有成堆成堆的黄金宝物,相反,素淡简朴得出尘脱俗,与身后的那个土豪办公室相比,完全就是两个世界。

    密室面积目测足有五六百平方,层高三米多,东、南、北三面皆是通透的落地大窗,悬挂着银丝细竹卷帘,西面则是身后的墙。

    空气中,有袅袅异香淡淡飘散,还有一道清澈水流浮于半空中潺缓流动,周而复始,却看不到是以何种方法驱动的。

    室内正中是一圈高大通顶的博古架,上面摆放着各式古玩器物,以及古式书籍。

    博古架的东侧,有一张古式的几案。

    除此之外,再看不到任何摆设,尽显空旷与幽静。

    包尘显走到几案旁边,席地盘坐下来,胖胖的身躯和双腿竟还相当柔软灵活。同时他招呼道:“徒弟,发什么呆?过来坐。”

    项小牡这才走过去,也席地坐在师父对面。

    包尘显坐着扭动了几下,又把左小腿从右大腿下面掏出来,这才终于坐舒展了,然后很随意地说:“小项啊,如今你既已入本门,为师就把情况先给你简单讲一讲。”

    “为师这一脉,是这世间修真界唯一的建筑师,为师如今已经七品高阶了,最多再忍个几十年,肯定得飞升仙界去,所以在飞升之前,必须把建筑师这一脉完整的传下去,因为这方世界的修真界不能没有建筑师。”

    “七品高阶?”项小牡半迷惑半惊讶道:“师父,这么说您很厉害了?”

    虽然他此时还不清楚,这世间修真者的境界是怎么论的,但只听师父说他最多再过几十年就能飞升仙界了,这就很强了啊。

    包尘显风轻云淡道:“马马虎虎吧,强不强的这都不算什么,重点是要后继有人,否则祖师在上,都必定饶不了我,呵呵,幸运的是,为师终于等来了你啊。”

    “师父,我能弱弱地问一句吗?”项小牡眨巴着眼。

    “哦?你问。”

    “师父,虽然还不知道您那个~~活了多久了,我就是想弱弱的问一下,在这之前,您就没想着认真收个徒弟吗,为什么非得憋到现在,才随随便便就收了我呢?”

    “你这孩子啊,首先,你不是为师随随便便收的徒弟,为师不是那么随便的人;其次,你这话,可真是一下子就戳到为师心中的痛处了啊。”

    “可不是吗,用我们老家那儿的话说,您这就是屎都要崩裤裆了才急着解裤带,早干嘛去了?”

    包尘显愕然道:“你这孩子咋说话呢?咋爷俩谁是屎,谁是裤裆?”

    项小牡挠挠后脑勺,笑道:“以前我们村里人经常这么说,说习惯了,粗鄙了些,师父别见怪。”

    “唉,实在是你不了解情况,所以才会有这样的疑问。”包尘显悠然叹了一口气:“修真界的徒弟本来就不好收,能学建筑的徒弟更不好收,能成为建筑师的,实属少之又少。说起来,为师早年间就收了两三个,都不成,后来好不容易才收了一个资质合适的徒弟,也就是你的大师兄。”

    “我大师兄?原来我还有个大师兄?”

    “只不过,一提起你那大师兄,为师就牙痒痒,就心里堵得慌。”

    “他怎么了?还是他把师父您怎么了?”

    “你大师兄天资过人,为师原本对他寄予厚望,但他那个坑货,坑师父没下限的坑货,建造方面的事情一点儿都不上心,整天就只喜欢剑术武技,到处找人切磋,到处乱跑,后来干脆跑到异界去作死,很多年都不回来了,硬是活活变成了一个武修。”

    项小牡眨眼:“0_0”

    这是个啥样的奇葩大师兄啊……

    “罢了,不说你那大师兄了……”包尘显摆摆手,换了语重心长的语气说:“所以,你是为师眼前唯一的希望了,你一定要跟着为师好好修习,承袭我的真传,过些年,待为师飞升之后,这尘世中的古建公司就是你的,还有为师在修真界的一切资源、地位、生意,全都留给你。”

    项小牡愣了三秒:握草,真的假的?这“遗产”,似乎相当可观啊……

    只听包尘显继续说:“至于这砌岸公司嘛,你就从助理干起,过几年升一次职,慢慢升到我现在的这个位子上,我便把公司转交给你,基本就这么定了,没有悬念。我们的重心则是在修真界的业务上,为师会带着你从零学起,直到你能独担重任、独挑大梁,为师就能安心飞升了。”

    “师父,我头一天才进门,你就把身后事都安排好了,你这是在给我画大饼吗?”

    “大饼?什么大饼?”

    项小牡忐忑道:“我是想说,后面是不是还有什么苛刻的条件?比如,我要是做不到就如何如何?在正常情况下,这种好事肯定都有限定条件的吧。”

    “没有条件。”包尘显笑眯眯地说:“你既然进了为师的门,就没有退路了,你必须成为这个世间修真界能够独担重任、独挑大梁的建筑师。你放心好了,为了实现这个目标,为师定会不惜灵钞,倾尽所能培养你。”

    项小牡看着师父脸上万般慈祥的眯眯笑容,心里却七上八下的。

    虽然这一切听上去相当美好,但为何隐隐有种不详的预感呢?

    弟子惶恐,弟子不安,师父你能不能给解释一下,没有退路是个啥意思?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