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2章 我不想拜师

    项小牡挠着头说:“不好意思,那个,我奶奶当年打了您……”

    葛观主爽朗地笑道:“哈哈,这都是小事,何足挂齿,只是可惜了你啊。”

    项小牡困惑不解:“我?可惜什么?”

    “只可惜你天生的灵根,却错过了最好的修炼时机,你到现在连第一步都没迈出去啊。”

    “道长您这说得也太玄了吧,世上还真有灵根一说?那不都是小说里面瞎编的吗?我没事也经常看无脑网文,但我能分得清虚构和现实,您都这么大的人了,居然也信这个?”

    葛观主一笑,没有再多解释,只说:“你先帮忙把应付检查的材料打出来,稍后我引荐你见一个人。至于灵根和资质的事情,稍后再说。”

    “哦,行。”项小牡心里清楚自己是来帮忙打字的,就起身坐到了电脑桌前,拿着葛观主手写的稿子照着打。

    葛观主则捧着手机,不知道在和什么人发消息,还一边聊一边乐呵呵的笑。

    项小牡时不时偷眼看着葛观主,葛观主越乐呵,他心里越发毛,心想这道长该不会是什么心怀不轨专骗小孩的怪黍叔之类的吧?

    他开始不由自主地脑补起了各种莫名怪诞的情节,诸如专吃小孩子的妖魔,用幼童炼丹的妖怪之类,可问题是自己早就不是小孩子了啊。

    或者~~这七风观还有其它手段,比如专门拐骗年青力壮的青年,吸取那什么精华?

    握草,这比吃人炼丹还可怕!

    想到这里他臀下一紧,不行,不能在这儿久呆,得赶紧弄完了走人,万一这观主真的是个笑面怪道就惨了!

    项小牡手上加快了速度,不到一个小时,就把材料打好了,还认真排了版,检查了格式,打印出十份,随手用钉书机帮忙装订好。

    这些事情一气呵成,为的就是好让观主找不出任何毛病和借口,方便自己尽早脱身。

    结果葛观主并不知道项小牡心中的想法啊,他默默看在眼里,更觉得这是个很不错的小伙子,做事细心认真又负责,于是微微颔首赞许。

    项小牡装订好了材料,正准备告辞离开。

    这时,只见竹门帘一动,被一只白白胖胖的大手从门外掀起,进来一个白胖的中年人。

    中年人穿着一身宽松的白绸衫白绸裤,脚下是一双地摊二十块钱的白底黑布鞋,左手拿着一把纸折扇,手腕上戴着一串油光发亮的大珠子,一眼看去,就像一个因为肥胖三高体重超标、不得不每天早起、在公园跟着老爷爷们一起打大极、却始终也减不下去体重的中年白胖子。

    不过这位中年胖子唯一的优势是没有秃头,一头短发甚至还像少年般乌黑亮丽,倒衬得整个人都少了几分油腻气息。

    白胖中年人见了葛观主,立即堆起满面春风的笑容,紧接着,这两人竟以古代的礼节互相作揖见礼,并像古人一样客套了几句见面话。

    只听葛观主称白胖中年人为“包总”,白胖中年人则称葛观主为“孤松道长”。

    看上去,葛观主十分敬重这位包总。

    项小牡略看了两眼,便轻手轻脚地绕到了包总身后,想趁着两人寒暄的机会悄悄溜走,却被葛观主伸手一把拽住了。

    项小牡:“……”

    葛观主贼热情地把项小牡引荐给了这位姓包的包总,并说:“这位包总,就是帮贫道新修御风顶的,今天正好也在山上,所以这就是缘分啊。”

    项小牡心说,哦,原来这位包总是位“包工头”。

    包总和葛观主一样,也是笑眯眯地看着项小牡,也把项小牡从上到下仔细打量了好几遍,同时眉开眼笑地点着头:

    “不错不错,这样的天资和灵根,却错过了最好的修炼年龄,你们这些观山和门派是与他无缘喽~~,看来也只有我,能捡这个漏了!”

    于是他一脸慈祥地看着项小牡:“你若一辈子只做个凡人,实在太可惜了,你愿不愿意拜我为师?”

    项小牡听得一愣一愣的,拒绝道:“不了吧……我马上就毕业找工作了,没有出家的打算……”

    他把“找工作”三个字咬得略重,想表明他对自己的前途和未来,充满了憧憬和信心。

    包总立即解释:“我和这帮老道们不一样的,我是入世的修士,你拜我为师不用出家。”

    项小牡摇着手退后了半步:“那也不了吧,我对拜师这事真没兴趣啊。”

    今天这都遇到的什么人什么事?哪有一见面还不认识呢就直接要收徒弟的,我知道你是谁啊?干啥的?好人还是坏人?

    包总见他不答应,也不着急,沉思道:“你拜我为师,我每个月给你一万块钱生活费。”

    “喵喵?”项小牡愣了一下,虽然略有三分心动,但仍然坚定果断地拒绝了:“我在这儿打工一个月也有一万多呢,所以根本就不是钱的问题。”

    “但你在这儿只干一两个月,能干一辈子吗?”

    “这倒不能。”项小牡有话实说。

    包总心中琢磨着还想再讲点大道理,给这年青人灌点鸡汤啥的,但话到嘴边,却改成了最省事的方式:“三万,一个月给你三万。”

    项小牡愣住了,这大包子究竟是什么人?传说中的土豪?

    才刚见面,开口就要给我一个月三万,快赶上被包养了吧?什么情况?

    不对,这事肯定不对劲,事出反常必有妖,谁家师父收徒弟是这样收的?不仅不收学费,还倒贴钱?世上绝不可能有这么好的事情。

    所以这人八成是骗子,看中了自己是个穷学生,以为自己肯定见钱见开,就抛出金钱诱惑,其实说不定要怎么骗自己或者卖自己呢。

    你看这天上的馅饼,它又大又圆又香,谁信谁是傻子。

    项小牡拿定了主意,转身拔腿就要走。

    包总伸手欲拦:“哎这孩子先别急着走啊,如今这世间居然还有见钱不心热的人?你先别走,有什么想法都可以说出来商量的嘛。”

    葛观主也帮忙挽留:“是呀,别急着走。”

    然而他们两人越挽留,项小牡就越觉得这其中肯定没好事,再说就算天下真有那种狗屎运的好事情,能轮到自己吗?

    自己又不是什么废柴逆袭文的主角,能有一身光环笼罩着,奶奶的擀面杖里也不可能藏着一个千岁老爷爷啥的,人生要真有奇遇,早就该出现了吧,不可能蹉跎考验到现在,眼看着自己马上就能工作赚钱了,终于迎来曙光的时候,忽地一下子冒出来这么两个人,想用一个月三万块钱就收买自己的灵魂?没门!

    项小牡拔腿使劲走着,眼看伸手就能够着竹门帘了,包总紧追了两步,一只胖手搭上了项小牡的肩头,满脸真诚地说:“抛开钱的事情不谈,我收你为徒,是真的想教给你很多能力,让你做我的传承人啊。”

    项小牡侧过身,想甩开包总的手:“你能教我什么?”

    包总说:“用你现在能理解的话来说,就是古建筑方面的东西,还有更多你暂时理解不了的,比如法坛、聚灵阵那些……”

    项小牡一口回绝:“谢了,不用,我就是建大土木工程专业的。我上学读书很认真,不需要在外面额外补课了。”

    没想到包总听到这话,更是双眼一亮:“你是学土木工程的?那就更合适了啊!我是建筑师,你是学建筑的,这说明我们太有缘、太合适了,简直就是天赐的道缘!”

    项小牡:“……”

    你咋不说是天赐良缘呢,为啥我说什么你都能接上话?

    他满头黑线道:“大叔,你就放我走吧,我们真的不合适,真的不会有结果的,人世间很多事情都是勉强不来的,强扭的瓜它不甜啊。”

    包总却拿出了不依不饶的精神,继续厚着脸皮问:“对了,你毕业以后有什么打算?”

    项小牡随口应付道:“找个好点的工作呗,先养活自己。”

    “嗯,这想法倒很踏实,工作有眉目了吗?”

    “还没有,开学以后才有几场校园招聘。”

    “这么说还没有签公司啊,既然我们也算同行,那你有没有听说过‘砌岸古建公司’?”

    包总说着,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忽然拿出了一张名片,递给项小牡:“要不这样吧,我收你为徒弟,你顺便来我公司上班,第一年月薪三万,以后看你的表现,只多不少。”

    项小牡愣了一下,下意识地接过名片,看到名片上很简洁地印着:

    —————————————

    砌岸古建筑设计建设有限公司

    总裁包尘显

    电话13666……

    —————————————

    项小牡盯着名片上的这几行字,当场凝固了三秒,他看看名片,又看看眼前的白胖中年人,丝毫不掩饰内心的惊讶:“您是?!”

    包尘显笑眯眯道:“怎么,知道这个公司?”

    “太知道了!砌岸是全国最大的古建筑公司,话说……您就是这个公司的老板?”

    包尘显风轻云淡式的笑道:“没错,正是我。”

    包总您这十三装的……真是金灿灿亮闪闪……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