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十五章 是条汉子!

    “啪!”

    “啪~啪!”

    冬天里人迹罕至的野林子,被接二连三的枪声打破了固有的宁静。一群立在枯枝上休息的麻雀,在枪音泛起的第一时间,就扑腾着翅膀飞起。

    在它们下方,一只野兔子在雪地里玩了命的狂奔一气,一脑袋钻进了石头缝里就再也不肯露头了。

    老麦和肩膀上中了一枪的强子,合力拖着跑的快要晕厥过去的郑敏,踏着野兔子刚刚跑过的路径,向林子深处狂奔。

    在他们身后,十几个土匪在卖力的追着,时不时的有人停下脚步,用手中的老套筒照着前面搂上一枪。

    后面不远的金雁镖,这会儿已经从损失了十几个手下的愤怒中,一点点地冷静了下来。

    突然想着后面只有几个伤员看着的那车西药,心里忽然涌出了一股极度不踏实的感觉。

    心中警兆一生,金雁镖下意识地就想招呼手下停止追击。

    可就在他想抬手的时候,前面逃着的郑敏忽然一个趔趄,自己扑倒的同时,把拉着她的两个汉子也给带倒了。

    后面追着的一帮喽啰看到这景儿,顿时来了精神,狼嚎着加快了脚步。

    “枪给我,你带着郑大夫先走!”老麦大声喊了一句。

    “没子弹啦!”强子因为失血过多,脸色白的吓人。回头看了眼越来越近的追兵,扯着嗓子对郑敏喊:“跑!回遵化,找冯姐!”

    老麦和强子都是身经百战的老兵,知道现在这个情况,只有俩人留下拼命,才能给郑敏创造出一丝逃走的机会。

    “我不能扔下你们!”郑敏看出了两人眼中的死意,哭嚎着摇头。

    “滚!你留下屁用没有!”强子狠狠推了郑敏一把。

    “我不!”郑敏声嘶力竭的喊着。

    “走!这是命令!”老麦气得脑门上青筋直跳,嘴里发出了严肃的呵斥。

    “命令”这个词,让郑敏从将要崩溃的情绪中清醒了一些。

    再回头瞄着离得越来越近的土匪,一咬牙,最后看了一眼老麦和强子,带着抽泣声,拖着伤腿向林子深处挪动。

    “拼了!”

    老麦看着已经进到不足二十步的土匪们,发出了怒吼。

    “拼啦!”

    强子从地上抄起一块半拉脑袋大的石头,紧跟着老麦的脚步,发起了冲锋。

    十几个追击的土匪,愣是被两人反冲锋所发出的气势,慑的停下了脚步,纷纷抬起手中的老套筒慌乱的射击。

    膛线差不多被磨平了的老套筒根本没什么准头,十几声枪响过后,老天眷顾,子弹愣是一颗都没挨到老麦和强子……

    土匪这东西,也就能打个顺风仗,只要不是被逼到绝处哪个肯真地拼命?

    跑在头里的土匪,眼瞅着两个不要命地奔自己来了,被气势震慑住,心里一慌,乱了阵脚,掉头撒丫子就往回跑。

    连带着后面跟着的几个见状,也下意识地掉头。

    金雁镖看着自己十几个手下被两个人追着跑,肺差点没气炸了。

    当即止步举枪,看准了血染了半边身体的强子,抬手“啪”地就是一枪。

    强子双手举着石头,瞄着一个目标刚准备砸出去,身体一顿,咬牙往前撑着挪了两步,噗通一下栽到了地上。

    “杀!”

    老麦余光里瞄到强子倒下,硬是咬着牙没有去看,盯准前面正在逃跑的目标,猛地一跃把人扑倒,举起拳头就猛砸了下去。

    被扑倒的土匪惨叫着挣扎了两下,随着后脑挨了下重击,眼前一黑就趴着不动了。

    老麦伸手抄起土匪落在地上的老套筒,拉枪栓上膛刚要举枪瞄准,金雁镖又是一枪射出。

    随着一声枪响,老麦胸前飙出一团血花,人趔趄了两下,用枪支着地,才勉强没有倒下。

    “都他娘的给老子站住!”

    随着金雁镖的一声爆呵,对身后情况一无所知的土匪们才停住脚步。回头一看,才知道老大已经把那两个亡命之徒给解决了。

    “当家的威武!”

    也不知道哪个心思机敏的带头喊了一嗓子,余下的喽啰纷纷开口呼应。一时间林子被马屁声塞了个满满当当。

    金雁镖被手下们一捧,自信心空前高涨。抬手止住一帮小的们的吆喝,指着拖着一条伤腿没跑出多远的郑敏:“去俩人,把那个小娘们给我逮住。”

    “得嘞!保证完成任务!”

    “当家的,您就瞧好吧!”

    抓个受了伤的小娘们还不是手到擒来?马上有两个手下应声,生怕别人抢了活计一般,脱离队伍,撒丫子奔着郑敏跑去。

    老麦尽管拄着枪立在那里,可神志已经有有些不清醒了,隐约意识到有人要去抓郑敏,迈步就像去拦。

    刚一迈步腿就是一软,人摇晃了两下,两只手死死的拄着老套筒,才勉强立着没倒。

    耳朵里隐隐回响起临出发时政委的交代:“就算是你们都死光了,药也丢了,也必须把郑医生给我完完整整地带回来!”

    “有本事都冲爷爷来,为难个姑娘算什么男人!”

    深吸了一口气,老麦振奋起了最后的精神,老套筒枪口缓缓抬起,枪口直指金雁镖。

    铁打的汉子,到什么时候都是值得敬佩的,土匪们看着眼前血淌了一地,但依然立在那里的老麦,一个个被慑的大气都不敢喘。

    “是条汉子!刀拿来,老子要活劈了他!”

    金雁镖把手枪插回腰间,气势十足地把手一扬。

    老大要显身手,马上有喽啰把手里的大刀片子递了过去。

    “哈哈哈哈,算你小子有福,今天爷爷我亲自料理了你!”金雁镖双手握着刀柄,刀口直逼身体微微打晃着的老麦。

    “啪!”老麦手里的老套筒硝烟炸起,出膛的子弹带着啸音激射而出。

    “哇啊!”

    金雁镖吓得一声大叫,头顶的帽子瞬间飞出,头皮上一条发白的道子肉眼可见的变红,紧接着血就顺着他的脑门流了下来。

    金雁镖顿了两秒才回过神儿来,脸色苍白如纸,感觉到头皮麻痒过后变成剧痛。

    抬起微微颤抖的手,摸了一下伤处,确认了只是皮肉伤后,强烈的后怕瞬间转为极度的愤怒。

    “我日你姥姥!”大喊了一声,抡起手里的大刀就冲向了老麦。

    而此时老麦终于坚持不住,身体一软,堆到了地上。

    对手倒了金雁镖也没打算放过他,几步跑到老麦身边,手里大刀一调,双手握紧刀柄,刀尖照着老麦的胸口就刺了下去……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