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二百六十五章 多余

    反冷天儿,没有什么比一顿热气腾腾的涮锅子,更让人通体舒泰了。

    柳辰、卢森两个,加上秦江带来的四个人,围着个硕大的铜锅子连吃带喝的折腾到了八点多钟,一顿饭才算结束。

    肚子饱了,酒喝好了,感情也增进了一大步。尤其是高九峰,借着酒劲也不要什么矜持了,频频向卢森也柳辰敬酒。

    不管两人喝多少,他每每都是仰脖就干,意图交好的心思毫不掩饰。

    邻近九点的时候,卢森开着车一路画着长龙,好容易开到了万泉河边儿自己的新宅子。

    柳辰劝他晚上就在这儿睡了,可人家死活不干。说什么晚上不回家,小媳妇该担心了啥啥的。

    站在大门口,目送着车灯远去,柳辰转向宅子右侧的黑暗处。

    一个戴着鸭舌帽的身影,从柳辰下车开始就半隐半露的立在那里。柳辰看向他时,也没有显得慌张。

    慢慢的转身,不紧不慢沿着小路向远处走去。

    柳辰稍微迟疑了一下,将腰间的枪移到更容易出手的位置,扳开机头迈步跟了上去。

    隐约可见的身影始终在小路中穿行,从一处小桥过到万泉河的另一边。接着,身影没入了一片民房当中。

    柳辰小心的靠近身影消失的地方,发现对方居然就站在胡同稍微进去一些的位置,似乎是在等自己。

    见柳辰跟上来后,又再次转身,继续朝胡同深处走去。很快走完不算长的小胡同,又再次消失在转角处。

    “神神叨叨~”

    柳辰叨咕一句,放开速度大步赶上。

    等身影再次出现在视线中时,对方已经站在了一处院门前,轻轻的敲了门板两下。

    门内应该有人候着,敲门声刚刚落下,半扇门便应声而开。

    鸭舌帽没有进去,而是后退让开门口,面无表情的看向正在走进的柳辰。

    柳辰看都没看鸭舌帽一眼,毫不迟疑的走进了院内。

    明明有人开门,可柳辰进门后,院子里却是空荡荡的,四下也漆黑一片。

    只有正房的东屋,有隐约的一点灯光透出窗户。

    对方如果是想对自己下手,根本就用不着这么麻烦。

    神秘兮兮的折腾了一通,目的很明显,就是为了引自己过来。

    既然不是奔着索命来的,柳辰自然就没什么好怕的。毫不迟疑的拉开了正房的房门,穿过外屋,直接撩起了东屋门框上挂着的粗布帘子。

    “柳兄弟果然生得一副好胆。”一个隐隐有些熟悉的陌生男人,端坐在点了盏油灯的木桌前。

    身上的黑白条西装,柳辰昨晚刚刚见过,就是那个在千代公园出言提醒他的男人。

    不过今晚,他的身边不再是窈窕的女伴儿,换成了个身材雄壮,一脸连毛胡子的黑脸壮汉。

    壮汉一副标准的跨立姿势,杵在靠近窗户的位置,铜铃大的两只眼睛,阴沉的盯着柳辰。

    再配合上桌前坐着的西装男,愣是给柳辰营造出一种进了审讯室的感觉。

    “给你五分钟,有什么话痛快说。”柳辰大大咧咧的在西装男对面坐下。

    “哼~”西装男还没有表现出什么,窗口杵着的那位先冷哼了一声。

    “再吭一声给我听听!”柳辰视线一扫,冷冷的打在壮汉脸上。

    壮汉明显愣了一下,脸上的横肉瞬间隆起。

    正想让眼前这个小白脸,明白一下眼前的处境,就对上柳辰危险,且信心十足的目光。

    瞬时间,又萎了下去。

    紧接着他又看到眼前小白脸的目光中,多了一些赤果果的嘲讽,不服气的用力挺了挺厚实的胸膛。

    同时在心里犯起了合计“眼前这小子显然不傻,可他的自信,到底来自于哪儿。”

    心念一起,他发现柳辰的目光,似乎不止是落在他的脸上,还有意无意的在捎着后面的窗户。

    壮汉头皮一麻,莫名的寒意瞬间投入了后背,沿着脊椎四下散开。

    他分不清这股寒意是窗口透进的冷气,还是外面有什么危险的东西,正在瞄着自己。

    再结合柳辰刚刚自信的言语,下意识的横移了一步,将身体错开窗口。

    当后背轻轻的贴上墙垛后,一颗乱跳的心,才稍稍踏实了一些。

    柳辰脸上的讥讽更加明显了,视线重新转回坐在对面的西装男。

    语气淡淡的说“你还有四分钟。”

    西装男在柳辰进院前,一直在酝酿情绪。

    试图借助各种环境因素,营造出既不咄咄逼人,又有足够压迫感的氛围。

    在彻底的压住柳辰后,才好开始后面的谈话。

    可事与愿违,柳辰来是来了,但完无视了己方费尽心机,才营造出来氛围。

    甚至,还理所当然的摆出了一副反客为主的架势。

    他没有听到外面暗桩的示警声,心里更加倾向于柳辰是一个人来到这里的。

    但此时眼中看着柳辰沉稳的气势,耳中听着他自信的言语,心里总是觉得悬忽忽的。

    难道暗桩出了岔子,被人摸到了近处都没有察觉?

    还是……已经被人给……

    心头一乱,西装男觉得喉咙有些发紧。

    下意识的清了清嗓子,摆出一副自认为很有亲和力的笑容。

    沉吟着开口“柳兄弟,不用紧张,我们没有恶意的。今天晚上……”

    “跟你相反,我对一切莫名其妙蹦出来的人,都抱有极深的恶意。”柳辰打断了对方废话一般的开场白。

    “呵…”西装男干笑了一声,重新整理好情绪。

    振奋着精神说“其实冒昧的联系,是有个好消息要通知你的。你二叔,还有一溜……”

    西装男话刚说了个开头,发现柳辰表情虽然没什么变化,但眼神瞬时间变得锋锐了起来。

    同时,整个人都在散发着一股非常危险的气息。

    隐隐泛着幽光的眸子,盯的他呼吸一滞,心跳也跟着漏了一拍。

    为了不然这场谈话直接崩掉,赶紧加快了语速。

    接着之前的话说道“还…还有你们一溜鞭的亲眷们,已经在白羊坪顺利落脚了。不但占了山脚最好的地段,还开了不少地。

    现在正琢磨着,再经营点儿买卖,可以说…可以说生活的非常安定。”

    好容易把一通话说完,西装男的脑门已经浮出了一层油汗。极力控制着,才不让自己的呼吸显得急促。

    柳辰只听了个开头,就已经明白了对方的身份。

    耐着性子听西装男把话说完,一侧的嘴角微微扬起。

    声音不大,但异常冰寒的问道“威胁我?”

    “不不不!”西装男下意识的摆手。

    赶忙解释说“别误会,别误会!没有一点威胁的意思。只是告诉你一下,那面的最新情况,省的你挂念嘛……哈,哈哈~”

    “呵呵~”柳辰笑了起来。

    看着对方的眼睛说“你放心,今天晚上,这个院子里的每一个人,都会好好的活着。

    但在以后的日子里,我会盯住你们,记下你们接触过的每一个人,去过的每一个地方。

    还有,赶紧把所有能让我查到身份的信息抹掉。不要让我知道你们叫什么,家在哪里。”

    话说到这里,柳辰脸上的笑意已经完消失。

    身体稍稍前倾,语速不快,压迫感十足的说“你们一定要好好的祈祷,祈祷我二叔那面顺风顺水。

    不要有一丝一毫的不妥……”

    威胁的话说完,柳辰直接站起身来,转身就往屋门走去。

    刚要伸手去撩门口的帘子,门帘被人从外面掀起。

    同时一个沉稳的男声响起“年轻人,遇事火气不要那么大嘛。”

    声音落下时,声音的主人已经出现在柳辰面前。

    四十来岁,一身藏蓝色的中山装。个子不算高,一米七多点的样子,人微微有些发胖。

    长得倒挺精神,方脸背头浓眉大眼,就是眼袋有些大,眼睑泛青,眼白上一道道的红血丝非常明显。

    应该很长时间,都没有好好休息过了。

    男人想要进屋,但柳辰就站在门口,一点儿让开的意思都没有。

    屋里只点着一盏油灯,所以柳辰看对方还算清楚,但对方看柳辰,大半张脸都是暗的。

    “见一次面不容易,坐下好好聊几句嘛。”男人涵养不错,派头也很足。

    “你还有三分钟。”柳辰淡漠的吐出一句,丝毫没有让开的意思。

    “不要那么紧张嘛,放松,放松一些。”男人脸上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抬起手想去拍柳辰的肩膀,但动作只做到一半,便僵在半空。悬停了一瞬,又垂回了身侧。

    因为柳辰的脸上,同样露出了一丝笑容,但笑容中尽是嘲讽。

    仿佛在说“我不紧张,紧张的是你。”

    男人有些绷不住了,强行稳住心神,保持着平缓的语调缓缓开口“你要相信,我们是抱着善意而来的。昨晚,不是就多亏了……”

    “多余~”

    柳辰轻轻吐出了两个字,语气中透出了强大的自信。

    男人终于绷不住,表情变得僵硬起来。

    “你还有两分钟。”柳辰丝毫不在乎对方气息上的变化。

    男人压下胸中升腾的怒火,轻缓了口气。

    侧开一步,勉强说出一句“今夜微寒,看来不太适合谈天。”

    柳辰迈步与对方擦肩而过,推开房门走向院门时,嘴里发出了一声短促哨音。

    接着,推开院门背影一转,消失在院中人的视线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