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10章 身份特殊

    第10章:身份特殊

    楚琴皱起了眉头,说道:“你可知随军出征,吉凶难测,那些暴民不仅组建了军队,也有御灵师。”

    上官荷看着楚琴问道:“魂主是在疼惜弟子吗?若如此,为何不应亲事?”

    楚琴说道:“不必多言,你回家去吧。”

    上官荷说道:“弟子是御魂司的童侍,不论是军政司还是文政司,都无权干涉弟子行止,若魂主因私情而废规矩,那弟子也不必再敬畏魂主,弟子自行前往镇北关,浴血杀敌,以报皇恩。”

    楚琴突然怒道:“就是因为你娇生惯养,任性跋扈,我才不应这门亲事!我哪有闲心天天哄着你?我打你也是为了让你知难而退!”

    上官荷扁了嘴,眼泪在眼圈里打转,楚琴叹了口气,说道:“回家去吧,你父亲和我父亲一同找了大祭司,大祭司也跟我说了,你再这么宁着,岂不是让长辈们难堪吗?况且我是去打仗,岂能分心照顾你,万一你有什么闪失,我如何向你父亲交代?”

    停了一下,楚琴又说道:“昨晚就险些出事,幸亏有顾独,否则就算将胡谫千刀万剐,挫骨扬灰,又能如何?”

    上官荷委屈地说道:“我一宿都没睡,一闭上眼就看见他的样子,我好怕。”

    楚琴说道:“那就回家好好歇上半年,灵觉不高,武技不精,你跟着我去,除了做个累赘,还能做什么。”

    上官荷突然嚷道:“我照顾你起居呀!半年!你说得这般容易,我这一生有几个半年呐?我今年十六,转瞬便会红颜老去,芳华不再,你耗得起,我耗得起吗?你不娶我便罢了,我自降身份做你的童侍,你还要赶我走!你怎么这么狠心呐!”

    楚琴皱眉,上官荷又嚷道:“你还有脸说?胡谫不是你亲自挑选的吗?你教了他五年,竟是个人面兽心的畜生!你说得真对,幸亏有顾独,否则就是你污了我的名节,害了我的性命!”

    顾独蹲在院子门口听着,难怪上官荷一上来就牛哄哄的,原来不仅仅因为她是军政司首座的独女。

    楚琴皱紧了眉头,上官荷又嚷道:“你若非要赶我回家,我就跟我爹说,你看了我的身子!”

    ‘啪’的一声脆响,上官荷被楚琴扇倒在地。

    上官荷伏在地上,捂着半边脸,忍着泪水一声不吭。

    楚琴闭上眼睛平复了片刻,说道:“快起来吧,顾独顷刻便会回来。”

    上官荷站起来,掸了掸黄袍,表情倔强的站着。

    楚琴叹了口气,迈步往外走,上官荷跟着动步,楚琴停步说道:“你不要跟着,我去找大祭司,让他去知会你父亲,就说你要随我出征。”

    上官荷扁了嘴,抬起手捂着脸。

    楚琴又叹了口气,说道:“上楼去敷药。”

    顾独赶紧猫着腰,轻手轻脚地出了院,然后转回身,挺直腰板往回走,刚进院门,就迎上楚琴。

    顾独侧身让开路,然后躬身说道:“魂主,已经知会宫卫了,他们过会儿就来收尸。”

    “好。”楚琴答应一声,径直走了。

    顾独没有进屋,而是跪在了胡谫尸体旁边。

    过了一会儿,上官荷推开窗子,看到顾独跪在那里,问道:“师弟,你在做什么?”

    顾独回头答道:“我在等宫卫来收尸。”

    上官荷问道:“你跪他作甚?”

    顾独答道:“人死为大,昨晚上我梦见他了,找我讨命,我到现在心里还慌呐。”

    上官荷露出笑意,说道:“这般胆小,宫里各处皆画有禁咒,鬼魂是不能生事的。”

    顾独咧嘴笑了笑,说道:“跪都跪了,图个心安吧。”

    上官荷关了窗子,片刻后下来,走到顾独身边说道:“快起来,不许跪他。”

    顾独站了起来,看着上官荷问道:“师姐,你又挨打了?”

    上官荷眼色一慌,答道:“啊,说错了话,被魂主打了一巴掌。”

    “哦。”顾独答应,也不再问。

    上官荷略有些尴尬,没话找话地说道:“师弟,晚上我跟你一起去练兵吧?”

    顾独说道:“师姐,你这话可说错了,我平常都是跟着他去练兵,我什么都不懂,他也没教过我,现在他死了,那你是师姐,我是师弟,是我跟着你去才对。”

    “啊?”上官荷犯难了,说道:“我也不懂啊。”

    顾独说道:“那你问魂主嘛,你是师姐,咱俩人,肯定是你说了算对不对。”

    上官荷抿着嘴叹了口气,说道:“好,我问。”

    宫卫先来收走了胡谫的尸体,大半个时辰后,楚琴回来了,对两人说道:“三日后启程,随军前往镇北关,你二人尽早打点行装,随我一同军中效命。”

    上官荷难掩喜色,躬身应道:“是,多谢魂主,弟子这就去收拾。”

    说完转身上楼,也没问晚上练兵的事。

    顾独问道:“魂主,胡谫已死,不知操练魂军之事如何应对。”

    楚琴问道:“他没有教你吗?”

    顾独愣了一下,答道:“弟子每晚跟着他去,就是站在他身边,他不曾教过弟子什么,只是偶尔回答一些弟子的问题,但弟子并未问过操练魂军的问题。”

    楚琴说道:“晚上我带你们去,我来教你们。”

    顾独应道:“是,多谢魂主,另有一事,弟子昨夜梦到了胡谫,说与师姐听,师姐责弟子胆小,说皇宫之内皆有禁咒,鬼魂不敢闹事,但弟子在笼斗中也杀死一人,却不曾梦到过,弟子心有疑惑,不敢不告知魂主。”

    楚琴说道:“知道了,你去吧。”

    “是。”顾独答应一声,转身上楼,侧目看到楚琴脱掉了鞋子,盘起双腿,闭上了眼睛。

    顾独走到上官荷门前,轻轻敲了两下门,片刻后上官荷拉开门,问道:“怎么了?”

    顾独压低了声音说道:“师姐,我刚才把梦见胡谫的事告诉了魂主,魂主正在打坐,我告诉你一声,免得你不知情,扰了魂主,还有,我已经问过魂主练兵之事,魂主说晚上带咱们去。”

    上官荷微笑着说道:“你的心可真细,像个女孩子。”

    顾独说道:“师姐取笑了,我回房收拾去了。”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