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9章 不算

    第9章:不算

    一惊醒来,天将破晓,顾独长出了口气,缓了一会儿,让心绪平静下来,才下楼洗漱。

    打了水倒进盆里,俯身端盆的时候,小木牌从怀里掉出来,掉进了水里。

    顾独伸手去捞,却看到小木牌上显出一个字:独。

    顾独愣住,呆呆地看着小木牌,保持着要捞木牌的姿势。

    “你做什么呐?被人定身了吗?”上官荷的声音。

    顾独回神,扭头看到上官荷端着盆站在门口,连忙直起身说道:“师姐早,我看到木牌上的字了。”

    “是吗?”上官荷嘴边带笑地走过来,看了一眼盆里的木牌,眨了眨眼睛,问道:“哪有字?在背面是吗?”

    顾独又看了一眼,明明木牌上有一个独字,随即醒悟,上官荷看不见,连忙解释道:“这是魂主给我的,魂主在上面写了一个字,让我天天使劲看,这都一个月了,我也是今天刚看到。”

    “哦。”上官荷答应一声,说道:“你洗漱吧。”

    顾独又去拉井绳,说道:“我给你打水。”

    上官荷微笑,把盆放在地上,其实顾独每天都给她打水,但她从来都不感激,因为顾独扇了她二十个大嘴巴。

    但是经过了昨天晚上的事,上官荷才突然发觉,原来顾独一直这么好,任劳任怨,从不跟她计较。

    洗漱完练功,刚打了一拳,上官荷就说道:“停。”

    顾独收势,转过身看她,上官荷说道:“你这样不对,容易伤到肘,不能伸得太直,要让肘有收放的余地。”

    上官荷摆弄着顾独,手、肘、肩、腰、膝、脚,所有的位置都要摆好,说道:“练武根基很重要,虽然我的武功不高,但我的根基练得很好,你记着,一开始打桩不要太用力,你的骨头软,会伤到,要慢慢加力,懂吗?”

    顾独应道:“是,多谢师姐教导。”

    上官荷微笑着说道:“你救了我的命,我以后会像对亲弟弟一样对你的。”

    顾独应道:“多谢师姐。”

    上官荷微笑着说道:“好好练吧,你一定会成为御魂师的。”

    练完了功,楚琴也起来了,顾独兴冲冲地进了中堂,从怀里拿出小木牌,却发现木牌上没有字。

    翻过来掉过去看了两遍,就是没有字。

    楚琴看着他问道:“顾独,怎么了?”

    顾独答道:“魂主,早上弟子看到木牌上有字,是个独字,但是现在又没有了。”

    楚琴眼眸一滞,虽然顾独天生的灵觉很好,但仅仅一个月的时间就能看到木牌上的字,这是不可能的。

    但是顾独说得没错,木牌上写的就是一个独字。

    楚琴问道:“你在什么情况下看到的?”

    顾独答道:“弟子早起打水洗漱,木牌掉进了盆里,弟子伸手捞时看到的。”

    楚琴露出浅浅的笑意,原来是见了水,水为阴,通灵木本来就是至阴之木,再入了水,阴性激增,所以顾独才看见了上面的字。

    楚琴给顾独解释了一下,然后说道:“这样不能算,因为不是靠你的灵觉看到的,把木牌给我,我重新给你写一个字。”

    顾独双手将木牌捧给楚琴,楚琴又在木牌上写了一个字,然后将木牌递还给顾独,说道:“接着看吧,以你的天生灵觉,应该会在半年以内看到上面的字。”

    顾独应道:“是。”

    楚琴说道:“还有一件事,你应该知道。”

    昨晚的军机会议,除了军机大事,大祭司还说了一个提议,起因是顾独选出的那位胜者,礼夏。

    礼夏因为是被顾独选出来的,没有进行笼斗,又是个女孩子,因此所有御魂师都不看好她,把她剩给了大祭司。

    但是大祭司却发现,礼夏的天生灵觉很高,可以看到魂书上的祭文。

    这让大祭司重新考虑甄选的问题,如果进行笼斗,以礼夏的条件,肯定不会胜出,那样就失去了一个天生的好材料。

    虽然御魂师对武技也有相当高的要求,但灵觉才是最重要的,武技人人可以练,可灵觉却不是谁都能练出来的,尤其像礼夏这样天生灵觉就极高,这要是死在笼斗中,实是一大遗憾。

    实际上御魂司并不是不考虑天生灵觉的问题,只不过,大祭司认为,穷人家的孩子,不可能天生就拥有极高的灵觉。

    因为父母穷,怀胎和成长的环境恶劣,即使孩子生下来时灵觉很高,也会随着成长急速地消耗掉,用以维持生命,所以只规定官家和富豪的子女不用参加笼斗,以免失去天生的好材料。

    但礼夏的出现让大祭司极为震惊,礼夏来自榆树街,跟苦酒街一样,是贩夫走卒聚集的地方,而礼夏的父亲是车行账房,母亲是洗衣工,这样的父母能生养出灵觉这么高的孩子,是大祭司没有想到的。

    为此,大祭司决定,以后的甄选要先考评灵觉,以免再出现错漏。

    说完了这件事,楚琴看着顾独说道:“大祭司和我都想知道,你当天为何会选礼夏?是认识她?还是觉得她长得漂亮?或者有别的什么原因?”

    顾独答道:“弟子与她对视时,听到她求我选她,说不想死。”

    楚琴点了点头,说道:“去找宫卫,将胡谫的尸体收走。”

    顾独应道:“是。”

    顾独出去后,楚琴对上官荷说道:“关外暴民犯境,三日后我要随军前往镇北关,你今日便回家去吧,待我返回皇宫,再召你回来。”

    上官荷愣住,问道:“魂主为何不带弟子同去?”

    楚琴答道:“这是你父亲的意思,你父亲找了我父亲,他们两人一同去找了大祭司。”

    上官荷冷着脸说道:“弟子生是魂主的人,死是魂主的鬼,既为童侍,哪有不跟随魂主之理。”

    楚琴说道:“你做童侍的初衷也不是为国效力,又何必强说什么规矩。”

    上官荷答道:“那也要怪魂主,若是魂主应了这门亲事,弟子也就不必出此下策,更不会平白挨二十个嘴巴。”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