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关灯

第8章 不留祸害

    第8章:不留祸害

    上官荷尖叫:“让我去死!”

    顾独大声说道:“你为什么要死?他才该死!”

    上官荷嚎啕大哭,楚琴说道:“进来。”

    顾独赶紧站起来说道:“上官师姐,快别哭了,魂主叫咱们进去。”

    上官荷抹着眼泪站起来,回到屋里,楚琴说道:“去我房间,把那柄短剑拿来。”

    上官荷上楼,片刻后双手托着短剑下来。

    楚琴说道:“杀了胡谫。”

    上官荷愣住,眼神慌乱地看着楚琴,楚琴说道:“你没有参加甄选,是因为不敢杀人吗?”

    上官荷开始哆嗦,楚琴说道:“拔剑,杀了胡谫。”

    上官荷颤抖着双手将短剑拔出鞘,然后丢下剑鞘,双手握着短剑,继续发抖。

    楚琴将胡谫转向上官荷,上官荷下意识地退了一步。

    胡谫突然痛哭流涕地说道:“师妹,我错了,你帮我求求情吧,我再也不敢了。”

    上官荷的眼泪又流了出来,顾独一步迈到上官荷身边,双手抓住上官荷的双手,将短剑刺入胡谫的胸膛。

    胡谫瞪着顾独,咬牙切齿地说道:“你够狠!”

    顾独抓着上官荷的手,将短剑拔出来,胡谫缓缓闭上了眼睛。

    顾独松了手,上官荷也松了手,短剑‘咣当’一声掉在地上,上官荷急促的呼吸,目光呆滞地看着胡谫。

    楚琴收回了手,胡谫软倒在地上。

    楚琴说道:“顾独,送上官荷回房休息,然后下来打扫。”

    顾独扶着上官荷的手臂说道:“上官师姐,上楼吧。”

    上官荷木讷地随着顾独上了楼,顾独把她送到床边坐下,说道:“上官师姐,早点休息吧。”

    上官荷没反应,顾独迟疑了一下,扇了她一嘴巴。

    “啊!”上官荷惊叫一声回过神来,眼泪再次夺眶而出,捂着脸泪眼婆娑地看着顾独。

    顾独躬身行礼,说道:“多有得罪,上官师姐,你好好休息,我出去了。”

    退出房间关上门,顾独下了楼,楚琴说道:“把尸体拖到院子里,明天叫宫卫来收。”

    “是。”顾独答应,半拖半抱地把胡谫的尸体弄到院子里,然后回来打了水,把地面擦干净。

    楚琴说道:“如果上官荷替他求情,我会放过他。”

    顾独躬身说道:“弟子知道这种人,改不了的,留着他,迟早会把上官师姐祸害了,他自己说了,他不怕死,他只想得到本不属于他的,而且不惜用无耻的手段。”

    楚琴说道:“我只说我会放过他,没说他会改。”

    顾独应道:“是,弟子多嘴了。”

    楚琴嘴角勾起笑意,说道:“你很好,不枉我选了你,胡谫的房间归你了,在上官荷房间旁边,房间内一应物品都归你处置,是丢是留随你喜好。”

    顾独应道:“多谢魂主。”

    楚琴闭上了眼睛,说道:“明早开始,你不必再打水了,去打木桩,冲拳两百。”

    顾独应道:“是。”

    楚琴又说道:“这里不用你了,去休息吧。”

    顾独应道:“弟子告退。”

    抱着自己的铺盖上了楼,进了胡谫的房间,顾独先找止疼药往脸上抹,他被打得不轻,胡谫可不是苦酒街的小混混,他没被胡谫打死,实在是万幸!

    “顾师弟。”上官荷在门外轻声唤。

    顾独赶紧过去拉开门,躬身行礼:“上官师姐。”

    上官荷也躬身行礼,说道:“多谢顾师弟舍命相救,之前我对顾师弟蛮横无理,还请顾师弟原谅。”

    顾独答道:“上官师姐言重了,你我同侍一主,情同手足,往后还要请上官师姐多多指教。”

    上官荷浅笑了一下,说道:“我脖子疼得厉害,想来涂些止疼药,魂主把这间房赐给你了是吗?”

    顾独连忙侧身让开,说道:“上官师姐请进,药在桌上,我正在敷用。”

    上官荷歪头看了看他的脸,说道:“我帮你涂药吧,你自己涂得不匀。”

    顾独说道:“上官师姐先涂药吧,我不怕疼。”

    上官荷又浅笑了一下,说道:“你真好,以后你就叫我师姐,我就叫你师弟,把姓氏免了吧,可好?”

    顾独应道:“是,师姐。”

    上官荷走到桌边坐下,说道:“师弟,你来帮我涂吧,我自己看不见。”

    “是。”顾独走过去,拿了块软布,将药膏挤在软布上,然后轻轻地涂在上官荷的脖子上。

    上官荷扬着头,轻声说道:“那次魂主掌我的嘴,我来找他涂药,他是直接用手给我涂的,当时我只是觉得有些别扭,也未多想,此时见你这般为我涂药,才知他早便对我心生歹意了。”

    顾独说道:“人死债消,师姐别多想了。”

    涂好了药,顾独说道:“师姐快回去休息吧。”

    上官荷站了起来,把药瓶拿过来,说道:“坐下,我给你涂了药再走。”

    顾独只能坐下,把软布递给她。

    上官荷接过软布,随手放在了桌上,然后将药膏挤到指肚上,轻轻地往顾独脸上涂抹,说道:“话又说回来,用软布涂药,的确是没有用手直接涂药好掌握,平处还好说,像你伤在眼睛周围,若是用软布涂抹,非但涂不好,还会弄疼你。”

    顾独说道:“师姐不必多思多虑,方才魂主对我说,如果师姐替他求情,魂主会放过他,是我杀了他,与师姐无干。”

    上官荷说道:“你不要误会,我爹是军政司首座,这般恶行,在军中也是要斩首示众的,我虽见过砍头,却从未亲手杀过人,我只是不敢下手,但我绝不会为他求情。”

    顾独不再说话,上官荷给他涂好了药,用软布擦了手,说道:“师弟休息吧,我回去了。”

    顾独站起身行礼,说道:“多谢师姐。”

    将上官荷送走,关上门,顾独把胡谫的铺盖卷起来丢到门边,再把自己的铺盖铺到床上,然后拿出小木牌盯着看,看着看着就歪倒在床上。

    梦里看到胡谫,面目狰狞地冲他吼道:“顾独!还我命来!”

    请记住本书首发域名:www.loveyuedu.com。爱阅读手机版阅读网址:m.loveyuedu.com